陈大河收起最后一根手指,“第三点自然是要提前通知英方,最好是提前十到十五年达成回归协议。”

查先生听完之后,满脸赞同地点着头,“陈生这三点切中实际,可以称得上是金玉良言,确实是深得我心啊。”

陈大河淡淡一笑,能不深得他心吗,这些话基本上就是照搬他在半年之后在一篇政论里提出来的建议,这份政论首先发表在明报上,在当时引起极大的轰动,中央也是因为看到这份建议,才向他发出访问邀请,就连首长也在邀请查先生访问的报告上批示,愿意见见查先生,也让他在政论发表半年之后成为首长接见的第一位香江同胞。

虽说对八十年代的事情知道的不多,但前世身为金迷的陈大河在查金大侠资料的时候刚好看到过,对这些还是有所了解的,现在正好被他拿来忽悠原主。

对陈大河观点非常认同的查先生也很高兴,拉着他又是一顿长篇阔论,从政体聊到民生,从经济谈到小说,就差从天文地理谈到诗词歌赋了,幸好陈大河饱受互联网时代信息爆炸的摧残,每项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也让查先生对他越来越满意。

这一聊就足足聊了两个多小时,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查先生又邀请他共进午餐,吃过午饭,查先生才终于想起还没问陈大河来找他干嘛的。

“陈生,”查先生问道,“不知你今天过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陈大河一听,顿时泪流满面,我的那个天啊,终于能谈到正事了,这位金大侠也忒能聊了吧,下次再有事找他得多拉两个帮手过来才行。

“是这样,”陈大河端正身体,看着查先生说道,“我想取得您的授权,将您的武侠小说在大陆地区进行出版发行。”

“你是为这个?”查先生有些意外,“据我所知,你不是只做戏剧演出和艺术品出口生意的吗,还涉及出版业?”

陈大河笑道,“主要是我比较喜欢您的作品,就想把这个引入到内地去,让更多的人能看到您的作品。”

查先生嘴角含笑,“陈生,你们在内地也能看到我的书?”

“还是有的,只是不多而已,也不知道是谁从哪里买来的繁体版,大家都是传着看,”陈大河说道,“毕竟看繁体排版不太适合内地人的阅读习惯,就想着最好能出版一套简体版的。”

查先生也来了兴趣,“没想到你们那边还真有人在看,那你说说,都看过哪些?”

陈大河很想说全套的小说集都看过,不仅看过这一版,后来的巨坑修订版也看过,改来改去还是觉得第一版的要好。

现在当然不能这么说,查先生自己才刚刚把所有的小说全部修订完呢,可没地方买整个的作品集去,便笑着说道,“看过您的射雕三部曲,还有天龙八部和鹿鼎记,有的都看了好几遍。”

“是吗,”查先生笑道,“那你认为书里的哪个人物写的最好?”

平时都是别人问他自己的这个问题,今天倒是头一回拿来问别人。

陈大河微微一笑,“查先生,在回答您的问题之前,我想先请教您一个问题,一罐佛跳墙和一盘花生米,您觉得哪一个更好?”

查先生一愣,没想到陈大河会说这个,刚想说话,却又顿了顿,迟疑地说道,“你这个问题倒有点佛性,正常情况下一般人都会选择佛跳墙,可它们一个是大餐,一个是佐酒小菜,两者完全不具备可比性,如何让人选择。”

“那就是了,”陈大河两手一摊,笑呵呵地说道,“您笔下的人物都是个性鲜明栩栩如生,在读者眼里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可能会因为他们的性格有所偏好,但要说哪个最好,却谁都说不上来,所以如果您要是问我最喜欢哪个,我或许有自己的答案,可您要问哪个人物写得最好,我可就实在答不出来了。”

查先生顿时指着陈大河哈哈大笑,“陈生,你这个马屁可是好比段誉的六脉神剑,有质无形啊。”

“这样吧,”查先生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你们内地出版是有审查的,你想出版我的书,就要先拿到批准才行。”

陈大河咧嘴咬牙看着他,想了想说道,“查先生,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只要我能保证您的书能出版,您就可以授权给我?”

“没错,我就只有这一个要求,”查先生点点头,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不想跟你那家美国公司签,要签就签给你个人,或者是你们的单位也行。”

跟美国公司签能不能顺利发行也没有保障,还是陈大河更可靠些,如果能跟他的单位签自然更好。

陈大河打了个响指,“没问题,”

然后指着他办公桌上的电话说道,“我能借用一下您的电话吗?”

查先生伸手一指,“请便。”

陈大河拿起电话,熟练地拨了出去,片刻之后电话接通,直接对着电话说道,“主任吗,我是陈大河。”

翟国新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弄得一愣,大声说道,“你小子不是在香江吗,给我打电话干嘛,怎么,想测试一下我这新装的程控电话好不好用?”

“咳咳,”陈大河尴尬地看了一眼在一旁暗笑的查先生,捂着话筒小声说道,“我在用别人电话给你打呢。”

翟国新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声音也小了下来,“啊,是小陈啊,有什么事吗?”

“嗯,”陈大河憋着笑,“有个事想找您审批一下。”

严肃起来的翟国新言简意赅,“说。”

“我想从香江这边引进几本书在内地出版发行,这个事要怎么弄?”

翟国新一愣,“什么样的书?”

“武侠小说,”陈大河举了个栗子,“就是您上次也看过的射雕英雄传那种。”

“那种啊,”翟国新有些迟疑,“我们国内还没有发行过这一类的书啊。”

“主任,以前还没有戏剧团商演呢,”陈大河说道,“一句话,能不能办?”

“你小子着个什么急啊,”严肃不到两分钟的翟国新被陈大河逼得直挠脑袋,随即又问道,“你打算还是用美国公司的名义来发行?”

“不,”陈大河笑道,“钱不能都让他们赚啊,这个我想直接用我们单位的名义来签协议,然后用下属出版局的名义来发行,这样发行出版的书卖得好的话,单位里也能捞点实惠不是。”

“不对吧,”翟国新有些不敢相信,“按你这个说法,那好处不都让公家给赚了,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大公无私啦,就没顺手拔根毛之类的?”

“看您说的,”陈大河义正言辞地反驳,“我这完全是出于两地文化交流的考虑,武侠小说是香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让内地的同志们阅读武侠小说,有助于了解香江文化,增进两地人民的认同感!”

“信你才有鬼,”翟国新轻哼一声,“只有这一次机会,错过莫提!”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