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两手摊开,笑呵呵地看着奥利弗说道,“确实这边会有限制,但只是限制,而不是完全禁止,我们可以选择一些纯文学类的作品来运作,还有一些学术性的书籍也可以发行,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

如果连这个都搞不定,别说他背后的那些关系网,也枉费他在文化部混这么久。

“除了书籍版权之外,另外一块也很重要,”陈大河继续说道,“那就是学习资料授权,我希望你能去找美国教育测验服务社,拿到全部的托福考试题库资料授权。”

如果说书籍还走个过场审查一下的话,这个就更加没有任何问题,甚至还有可能得到支持,现在国家的外语人才可是极度稀缺,上面也乐于见到外语人才的培养。

“托福题库?”奥利弗诧异地看着他,“要那个干什么?你打算进入教育行业?”

“不,”陈大河微笑地摇着头,“我只出版试题资料,单这个就够我们大赚一笔的。”

奥利弗迅速抓住重点,“你们国家会出现出国潮?”

“显而易见,”陈大河撇撇嘴,“可不是所有人都会有我这样的远见,当国门大开的时候,他们只会看到外面的纸醉金迷,受到诱惑的人还会安心留在国内吗?他们只会疯了似的跑出去,而无论他们出去的理由是什么,语言能力测试都是绕不过去的门槛,”

陈大河说到这里,张开双手蛊惑地看着她,“想想我们印刷出来的试题资料被上亿人购买,那将是多么令人激动的场面。”

可奥利弗明显没有被鼓动起来,而是鄙视地看着他,“你不自夸会死吗!而且上亿人出国,亏你想得出来!而且现在你们国家根本就没有引进托福考试。”

“啊?我有自夸吗?”陈大河两眼茫然,随后摇摇头,“我只是说有上亿人购买,又不是一次就能卖出这么多,这个周期当然会跨越很长,买的人也不可能都能出去,能有百分之一的人出去就不错了,至于托福考试,很快就会有的。”

等过两年出国潮兴起的时候,这些资料不要太好卖,虽然肯定有盗版出现,但只卖正版也能大赚特赚,再说他也不会坐视不管,到时候少不得来一场正反之争,尽管现在还没有版权保护立法,但也有相关的行政规章制度,而且就在今年刚加入了世界知识产权保护组织,从法理上还是能站住脚的。

果然跟自恋的人是无法沟通的,奥利弗耷拉着眼皮,有气无力地说道,“陈,如果你能多想点这类的主意,而不是去乱搞什么投资该多好!”

这个生意就比他刚才说的那些投资靠谱多了,不仅能赚钱,还没什么风险。

陈大河撇撇嘴,都是赚钱的生意,有什么区别吗?就算有,也是那些投资更重要。

奥利弗看看外面的天色,“一个下午都过去了,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没有的话就去吃饭吧,我饿了。”

“就知道吃,看你就是个吃货,”陈大河鄙视地看着她,然后抬起头看看手表,“哦,都五点了,今天先简单吃点,晚上我带你去看演出。”

“看什么演出?”奥利弗的视线落到他的手腕上,“咦,这不是江诗丹顿古董表吗,你还有这个好东西!等等,我差点忘了。”

说着就往里面的卧室跑去。

陈大河看看手腕上戴着的手表,又看看敞开的房门,搞什么鬼?

很快奥利弗就抱着两个盒子走了出来,将其中一个放到陈大河面前,笑嘻嘻地说道,“这是送你的礼物,打开看看。”

“还有礼物?”陈大河有些意外,他可没给奥利弗准备什么礼物。

不需要打开盒盖,盒子正上方印着的图标和一串字母,就已经表明了里面的东西是什么。

翻开盒盖,果然是一块深蓝色制作精美的男式手表,品牌和陈大河手上戴着的一样,江诗丹顿。

看着陈大河解开手上的腕表,再将新表戴好,奥利弗笑着说道,“这是江诗丹顿上个月推出的新品,就给你带了一块,另一块是同样款式的女表,本来是要送给马的,不过现在他们有三个人,我再重新给他们选礼物吧,这块正好送给你的未婚妻。”

说着已经将手里的盒子打开,果然是一只同样款式,体积稍小些的女士腕表。

陈大河好笑地看了她一眼,要是其他人肯定会直接说这是送给茜茜的了,也只有她才傻乎乎地将实话说出来。

亮了亮戴着新表的手腕,陈大河笑道,“谢谢,它很漂亮,也替我未婚妻谢谢你,她一定会很喜欢的。”

他虽然有两块高档手表,但都是男式的,不适合给茜茜,自己平时也很少带,这次来香江才带了一块李老爷子送的过来,本来还想在香江给茜茜再买一块,奥利弗却送了这个做礼物,正好。

奥利弗没有提这块两块表的价格,陈大河也没问,两个都是聪明人,知道心意到了就行。

将女士手表重新盖好递给陈大河,奥利弗突然问道,“对了,你还没说要去看什么演出呢?”

陈大河将旧表放到盒子里装好,拿着两个盒子站起来,“和运作到美国演出的戏剧一样,我推了一个戏剧团到香江演出,今天晚上就是首演,等下我们一起去看看。”

他没有解释粤剧和京剧的区别,反正在她看来都差不多。

“行,”奥利弗眼珠转了转,笑着说道,“没问题,你们的戏剧真的很好看,虽然看不太懂,但他们的衣服和唱腔都很迷人。”

陈大河笑了笑,拿起沙发上放着的画筒递给她,“既然你也要去内地,那干脆这个你就继续带着吧,”

说着还故作惊恐状,“一千万美元呢,弄丢了我可赔不起。”

奥利弗笑着接过来,认同地点点头,“那是,起码也要把你卖了才行。”

两人各自回房放好东西,然后叫上在房间窝了一下午的马佳彤三人,草草吃过晚饭之后,就坐上吴念平调换过的七座商务车向位于九龙区的戏院出发。

车子还没到戏院门口,远远的就能看见戏院的大门被几百个花篮包围,大门口人声鼎沸,密密麻麻的人群看得陈大河有些眼晕。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