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刚开始表达自己的想法,就被奥利弗直接态度鲜明地顶了回来,陈大河实在是感觉有些郁闷。

两人各有各的理念,而且都坚信自己是正确的,奥利弗的自信来源于她对自己专业的认识,而陈大河的自信则是来自作弊式的后世记忆,两个人都不愿意退步,房间里顿时陷入一阵沉默。

陈大河躺在沙发靠背上,眼神没有焦点的四处瞟着,一会儿落在天花板上,一会儿落在桌面的设计图纸堆里,一会儿对上奥利弗一直盯着他的眼神,顺便不小心看到被双臂挤起的高耸雪峰,呃,非礼勿视,视线赶紧转移。

咦,腿好白,再转。

歪着脑袋,正好看到身边放着的画筒,陈大河的眼神微凝,突然想到一个主意。

“咳,”轻轻干咳一声,他身体前倾两肘撑在大腿上,看着奥利弗笑道,“奥利弗,好像今年是美国的大选年吧?”

奥利弗微微一愣,点着头说道,“没错,你怎么问起这个。”

陈大河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道,“那你知道有哪些人参选了吗?”

“当然,”虽然不明白陈大河想干什么,奥利弗还是说道,“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最有可能的是现任总统卡特先生,共和党候选人里根先生,以及共和党人士,却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的安德森先生。”

“OK,”陈大河打了个响指,微笑地看着她,“那么奥利弗,你认为谁最有可能赢得总统大选?”

奥利弗低着头想了想,然后说道,“首先安德森先生可以排除,到目前为止美国还没有独立候选人赢得大选的先例,至于卡特和里根之间,我认为是卡特先生将获胜,他毕竟是现任总统,有天然的优势,虽然现在国内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但只要他能提出合适的解决方案,并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应该就能赢得大选。”

听到她的话,陈大河露出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奥利弗,不如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奥利弗眉头微挑,“你说。”

“是这样,”陈大河笑容也收敛起来,满脸认真地看着她,“由于我已经与香江一家公司达成了初步协议,所以这次合作是必须进行的,我可以听从你的意见,只投资一千万美元,并保证在三年内不再另行追加投资。”

奥利弗嘴角上翘,却没有说话,等着陈大河在继续说下去。

“至于我们之间的分歧,”陈大河两手打着手势,看着她接着说道,“或许我们可以打个赌,谁赢了听谁的。”

奥利弗眼神微动,探询地看着他,“你的意思是,用美国大选的结果来打赌?”

“没错,”陈大河抿着嘴说道,“你不是不相信我的分析吗,那么我们就可以用我们都不能控制的这一次大事件来打赌,你知道我从没有去过美国,只能凭借公众媒体信息进行分析,如果最后的结果能被我推测中,那么我对中国市场的判断就是可以值得相信的,你认为呢?”

如果连大洋彼岸的美国都能通过一些公众信息准确推测,那么身在本国完全可以进行更加准确有效的分析,陈大河这么说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奥利弗皱着眉头半天没有说话,但最后还是轻轻点点头,“这个我可以接受,好吧,你说说看,要压谁?”

“里根,”陈大河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我选择里根,他将会是美国的下一任总统!”

虽然对八十年代没什么了解,但对提出星球大战计划,直接拖垮苏联的里根总统还是知道的,这位传奇演员总统对美国的影响绝不只是在任的八年时间,而是彻底奠定了后世美国在全世界信息化领域的领导地位,后来的那位克林顿总统就为此受益匪浅。

“那个二流演员?”奥利弗眉头微皱,表情严肃地看着他,“说出你的依据,不要跟我说你只是猜测,我从不相信无理由的猜测,就和刚才一样,如果你能说出你的依据,并得到我的认可,我也会赞同你的想法,否则,这个赌约将不成立!”

陈大河此时的表情也同样变得严肃起来,直视着奥利弗的双眼,轻声说道,“我的依据来源于两点,第一,我不认为卡特能扭转美国日益颓败的经济形势,因为他找不到新的经济增长点,如果他有这个能力,那么不需要等到连任的时候,而是在首任的这四年中就会解决,现在选民已经对他感到失望,如果再发生一点其他的意外,完全就可以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许,这个意外就是共和党制造的也说不定!”

奥利弗轻轻点着头,“虽然不完全认同,但这点我接受,第二点呢?”

“第二点则是里根,”陈大河说道,“里根他将拯救美国人的信心!”

一听这话,奥利弗不禁哑然失笑,“你这个话未免太夸张了吧,一个二流演员出身的政客,来拯救美国人的信心?荒谬!”

“不,一点也不夸张,”陈大河摇摇头,视线毫不退缩地直视奥利弗,“你知道里根的过往经历吧,他只是普通家庭出身,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辉煌的学历,自幼贫寒的他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敲开了好莱坞的星光大门,他以广播员、二流演员的经历投身政界,历尽艰辛,在美国最大的加州担任了两届州长,并且成绩斐然,奥利弗,有什么比这个更励志的美国梦吗?尤其是在这个经济衰退,需要重振信心的时候!”

稍微顿了顿,陈大河又意味深长地说道,“哪怕就是林肯,也不过如此吧!”

在陈大河话音落下的这一刻,奥利弗的脸色终于变得凝重起来,也不再双臂怀抱,而是两手紧握站起来不停地走动。

关于卡特的判断也就罢了,陈大河对里根的分析提醒了奥利佛,出身新闻世家的她当然明白,如果里根的竞选团队抓住这点进行宣传,是非常有可能打动选民的。

片刻之后,奥利佛突然坐下来拿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

陈大河愕然地看着她的动作,怎么啦这是?傻啦?

香江这边都是程控电话,自然不会像内地一样需要人工接线,速度也快许多,没等多久电话就被接通。

奥利弗赶紧说道,“喂,是爹地吗,我是奥利弗。”

话筒里立刻传来一阵咆哮声,“见鬼的奥利弗,你是被陈大河那小子传染了吗,非得在半夜打电话,还是特么的下半夜!”

陈大河满头黑线,这是老爸跟女儿讲话的方式吗?还是说他们平时就是这么相处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