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量好名字,几位老爷子又开始讨论当前的局势和未来的发展,陈大河在一旁听着也不觉得闷,不时从他们嘴里听到一些远古明星的名字,很有种时间错乱感。

这时天色已经比较晚,外面也开始有宾客到场,吴念平忙着过去门口接待。

陈大河是今天的主宾,每过来一拨人,吴念平都会带过来介绍给他认识。

似乎陈大河这次过来香江让他们得到某种信号,不少宾客都另外带了人过来,不一会儿就有三四十人到场,加上吴念平带来的工作人员和陈大河这拨人,人数已经超过这间宴会厅的正常容纳数量,酒会上的气氛也变得热烈起来。

而吴念平也赶紧安排人找酒店,将隔壁一间小宴会厅的隔墙打开,才让现场显得不那么拥挤。

今天过来的人基本上都是亲内地的演艺圈人士,除了刚才那几家电影公司之外,还有一些戏院的老板和负责人,以及粤剧团的负责人,粤剧名角,这些人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围着陈大河,不时问着国内的政策动向,还有文化部对香江方面的安排。

陈大河来之前哪做过这些方面的准备,只能是凭感觉尽量周旋,但始终秉持一个原则,那就是内地不会放弃香江,并会增加与香江之间的联系,促进包括经济文化在内的民间交流,而文化部也会启动香江民间文化交流项目,不仅让内地的过来,香江的也可以过去,让两地人民更多的互相了解。

反正这么说肯定没错,以后不就是这么发展的么。

虽然只是些虚话套话,但对这些人也是一个心理安慰,不管怎么说,两地都是血脉相连,语言文化一脉相承,这点是任谁都无法改变的。

酒会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大家也都聊得差不多了,在王社长有事提前离开之后,就也有其他人陆续离开,朱世林几位老爷子来得最早,走得却最晚。

临走时,朱老拉着陈大河的手说道,“小同志,既然来了这边,就多留几天,刚好我们公司有一部新电影就要准备上映,到时候过来看看我们的午夜场。”

“好啊,”陈大河笑道,“我还没看过香江的电影呢,正好开开眼界。”

这时候还没有去搞什么首映礼的,午夜场就相当于首映了。

吴念平在一旁也笑着说道,“陈生,本来这部电影朱老是安排在十二号,在凤凰影业旗下最大的戏院上映的,就是为了这次给广栋粤剧院的演出腾地方,特地往后挪了几天。”

陈大河立刻带着歉意说道,“朱老,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朱世林哈哈笑道,“这种麻烦我倒愿意越多越好!”

“那就如您所愿,”陈大河笑道,“我向您保证,无论这次广栋粤剧团演出反响如何,我都会立刻再安排三个戏剧团过来这边演出,如果戏院方面有损失,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既然现在他们这么希望看到两地能有实际的交流,翟国新那边也有意以此打造一份政绩,陈大河自然是不吝于一点小利,索性投其所好加快这个项目,再说也不一定会赔本不是。

“好,有气魄!”朱世林竖起大拇指,“我们也不让你吃亏,如果赚钱了,包场费按最低标准收,如果不赚钱,包场费我们也不收了,就当是给他们的车马费!”

相对于戏剧团过来演出体现的政治影响,那点包场费真是算不得什么,他们自然也不会在意这点小钱。

几人又聊了几句,陈大河才送他们离开。

等宾客们都走了之后,陈大河才笑着对吴念平说道,“吴总,今天辛苦你了。”

“陈生说哪里话,”吴念平笑道,“以后我们两家合作,不就是一家人了吗,客气就见外了。”

“哈哈,是我不对,那我也不客气了,”陈大河笑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明天再去贵公司,商量合资的事情。”

“好,”吴念平自然满口答应,然后伸出右手,“那我就不打扰陈生休息了。”

“明天见。”陈大河握过手,随后便带着闲了一个晚上的马佳彤三人离开。

此时从酒店车库开出的一辆轿车中,朱世林突然笑着说道,“这小子有点意思。”

坐在他旁边的袁阳安瞟了他一眼,“怎么说?”

“这还用说吗,”前面副驾驶上的廖一全回头笑道,“你看他那副穿着打扮,哪有点从内地来的样子,再听听走的时候他说的话,一切损失由他承担,年纪不大,担当却不小,别说是内地,就算在香江,这样的年轻人你见过几个?”

朱世林也点着头说道,“没错,别看他刚才废话说了一大堆,可哪怕是废话,也能看出点东西来的,至少这种话前几年就没几个人敢说,他能说出来,多半是有人告诉他的。”

袁阳安眼神一动,“他背后有人?”

“你这更是废话,”廖一全抿着嘴说道,“背后没人的话,翟国新能亲自发电报让我们照顾,王社长又会紧巴巴地跑过来凑热闹?这小子不仅背后有人,而且显然来头不小。”

“这么说来,他的话还是有些可信的,”袁阳安想了想,随后一拍大腿,“管他背后是谁,只要他说的话可信就行。”

“这话没错,”朱世安闭上眼睛点了两下头,“只要上头确定了方向,我们这些人就有用武之地,至于他背后的人,与我们何干。”

“还是有点关系的,”廖一全声音不觉放低,“我们的公司合并报告要赶紧弄出来,到时候可以让这个陈大河来推一推,既然是文化交流,那就得有来有往,我们这次帮了他,他不来个投桃报李可说不过去。”

袁阳安也哈哈一笑,“到时候他背后的关系就派上用场了啊。”

朱世安嘴角上翘,呼出一口长气不再说话,车厢里也安静下来,只有从头到尾都默不作声的司机继续沉默地开着车。

陈大河可不管别人背后怎么议论他,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就和马佳彤几人一起去到位于中环的美信公司总部。

这一次不出意外的见到了他们公司的董事长,同时也是创始人的吴老先生。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