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从一开始,陈大河招进来这批人之后,就一直在暗中观察,经过这几个月的考察,心里也有了结论。

这些人虽然知识底子都薄弱了些,可胜在努力肯干,知识和管理能力弱点也不怕,这些都是可以培养的,态度好就可取,而且他们的家庭都挨着一起,算是知根知底,如果以后公司发展起来,这些人就会是最好的储备管理人才。

到家后,陈大河刚一进门,关三就上前说道,“大河,马老师过来了,还带了两个人。”

“嗯,”陈大河点点头,算算时间马安国也差不多该从家里回来了,这次他会乘坐北金到旧金山的直航飞机,到那边后再转机去美国东部,就是不知道带来的两个是什么人。

进到里屋,陈大河就看到三个人正坐在沙发上,马安国依然是老样子,旁边坐着的两人腰杆挺得笔直,那样子一看就是从部队里出来的,而且身材魁梧像两座铁塔一样,丝毫不输给马安国。

见到陈大河回来,马安国立刻站了起来,身边的两人也随之站起身。

陈大河笑着和马安国打了个招呼,看着他身边的两人问道,“这两位是?”

马安国回头看了看,指着两人说道,“这是董建磊,他是饶山,都是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的。”

简简单单一句话,也没说是来干什么的,陈大河心里憋着疑问,面上却是笑脸相迎,伸出手说道,“欢迎两位。”

“你好。”

“你好。”

同样简单的一句问候,和马安国如出一辙,虽然眼神有些茫然,不过握着的手倒是很有力量,陈大河不由得暗暗点头。

握手有力一般代表执着坚定,这种人一旦认定目标,便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具有很高的执行力,眼神茫然可能是有什么难处吧,要不然马安国也不会带他们来见自己。

现在已经是傍晚,几人坐着聊了几句之后,便去餐厅吃晚饭,正好今天茜茜也跟着徐闻平老爷子去了电视台,就只有他们四个男的。

按马安国的意思,也没上什么好酒,就一人一瓶牛栏山二锅头,端着酒碗就开喝,除了吃饭喝酒之外,陈大河和他们也只是闲聊,没有谈任何正事,酒足饭饱之后,便让人带着客人去客房休息,陈大河则到书房里等着。

果然没等多久,马安国就敲门走了进来。

陈大河转到沙发上坐下,马安国就坐在他对面,不等陈大河说话,老马就摸了摸口袋,接着问道,“没烟了,有烟没有?”

“有,不过你不是不抽烟的么?”一边说着,陈大河又转到书桌后面的书柜那里,从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一条中华出来,然后递给马安国,“这还是过年的时候买了送礼用的,还剩下几条。”

然后又叫图安拿来一只烟灰缸。

陈大河上辈子也是个老烟民,不过这一世还没抽过,这东西能不抽最好。

马安国接过去拆了一包,笑着说道,“以前就抽,后来回学校就戒了,现在老毛病又犯咯,正好,还没抽过带过滤嘴的,我也开个洋荤。”

陈大河坐在沙发上,指着后面的书柜笑道,“还要不,剩下的七八条全给你带走。”

“算了吧,”马安国从那条开封的盒子里抽出几包塞进口袋,“这些就够了,过两天上飞机可带不走。”

陈大河笑笑没有说话。

一根烟抽完,马安国将烟屁股摁进烟灰缸里,才看着陈大河说道,“你这里还缺不缺人?”

陈大河挑挑眉头问道,“他们两个?”

又是一根烟点燃,从嘴里吐出一口浓雾,老马脸上带着一丝落寞轻声说道,“十一个,都是我原来手下的兵,现在刚从部队上退下来,”

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半年前执行任务时出了问题,虽然任务是完成了,可也出了点岔子,二十个人死了近一半,回去后等了小半年,最后判决全部摘帽,连复员都算不上,转业自然无从谈起。”

陈大河心里一惊,可是看着马安国的表情,便不再多问,只是点头说道,“没问题,再多我都能要的起,可我也看得出来,他们都是好强的人,如果要想不伤他们的自尊心,最好是安排他们能做的工作。”

马安国抬抬眼睛皮瞟了他一眼,“他们只会杀人!”

陈大河苦笑地看着他,“别吓我,想必你也能看出来,图安他们几个虽然算不上专业,可动起手来也不弱,我现在也只是拿来看家而已,这么惊险刺激的事情可不适合我,你还是跟我说说他们会什么吧。”

“我可没吓你,”马安国又一根烟抽完,声音低沉地说道,“搏击,枪械,刺杀,爆破,驾驶,收发电报,就这些,哦,还懂些俄语和朝鲜语。”

陈大河惊讶地看着他,“嚯,特种兵啊?”

“什么特种兵,那是外国人的叫法,”马安国又点燃一支烟,“我们叫侦察兵,怎么,想好他们的位置了吗。”

“当然,”陈大河呵呵笑道,“先在北金这边的公司跟着马佳彤他们学两个月的业务,然后我正准备去香江那边开拓市场,他们到时候就跟我安排的人一起过去,再在那边历练个一年半载的,再然后,就是他们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你怎么用我不管,反正烂心烂肺的事你也做不出来,但是有一条,”马安国两指夹着烟指着他,“别让他们的老婆见不到丈夫,儿女见不到父亲!”

陈大河呲着牙摸摸脑袋,“其他地方我都能保证,可那个地方,不好说。”

马安国脸色顿时沉下来,“你不会让他们去非洲吧?”

“不是,”陈大河指着北边,“他们不是都懂俄语吗,我打算过两年让他们去北边。”

没错,陈大河刚才一听这些人都懂俄语,就打上了苏联的主意,虽然距那个时候还有十来年,但也不妨早作安排不是,尤其是等通过香江投资深阵的工厂投产之后,便可以直接将物资源源不断地输送过去,还省了倒手的麻烦,这就叫放长线钓大鱼。

“北边?”马安国愕然地看着他,“那里有什么乱的?难道让他们去抢地盘?”

“抢什么地盘啊,”陈大河撇着嘴,“我做的可是正经生意,就是让他们去做贸易,正常情况下来说当然是没有什么危险的,可那边帮派不少,你不去惹事,防不住别人来招惹你啊。”

“那就没问题了,”马安国冷笑着摆摆手,“要是连那些帮派都防不住,他们也没脸回来见人,死了更干脆。”

陈大河满头黑线,刚才还那么关心,现在就死了更干脆,跟这种人交朋友真危险!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