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陈大河没想到的是,这些人又看向他,一起叫了一声,“小师兄好!”

陈大河立刻客气地冲着他们连连点头,“不敢不敢,你们好,你们好。”

孙云东指着七人说道,“都是我这两年带的优秀学生,人品和底子都还不错,等下吃完饭你给他们讲堂课,我那里地方太小,安排在教室也不方便,索性就在这里了,正好边吃边说。”

陈大河顿时瞪圆眼睛,“开什么玩笑,我给他们讲什么课?”

孙云东理也没理陈大河,看着七人指着陈大河说道,“这就是我最得意的学生,陈大河,等下就让他亲自给你们讲讲我说的那两个案例。”

陈大河茫然地看着他,“什么案例?”

“还能是什么”孙云东没好气地说道,“就是一年前你搞出来的那个农产品交流会,还有前两个月文化商演的这两个案例。”

“这有什么好讲的啊,”陈大河看看一脸期待的七人,再凑到孙云东旁边小声说道,“老头子,想看我丢人也不用这么玩吧。”

“丢人?”孙云东瞟了他一眼,摇着头说道,“这可不丢人,别说是一般的科班生,就算我这个老家伙在这种条件下,也就做到差不多这个程度了,你也别客气,这几个都是信得过的,你就跟他们讲讲。”

陈大河还想推辞,坐在对面的一个女的笑着说道,“小师兄,我们经常听老师说起你,他每次提到你都是眉开眼笑赞誉有加的,说你的悟性是他见过最好的,你就跟我们讲讲吧。”

“是啊,小师兄,”旁边一个女的也敲着边鼓,“虽然老师也给我们做了案例分析,可我们还是有些疑问想向你请教。”

看着他们期待的眼神,陈大河知道是推辞不过了,便笑着说道,“也别说什么讲解了,我们互相交流一下吧,如果有什么疑问的可以提出来,我们一起探讨。”

众人顿时大喜,正准备说话,这时包房的门被敲开,一位厨师模样的人探进半边身子,看着孙云东说道,“孙老,可以上菜了么?”

孙云东大手一挥,“上菜。”

等菜都上完,先吃了几口,年纪最大的那个男的才笑着说道,“小师兄,关于文化输出这个想法你是怎么想到的?”

“这也是个偶然才有的想法,”陈大河笑着胡扯,“我在学校图书馆里看书的时候,发现一条很有趣的消息,我们国家的戏曲大师梅兰方先生曾经多次到美国演出,每次都引起极大的轰动,受欢迎的程度似乎不下于他们的那些电影明星,我就想到最好的戏曲就在北金,那么能不能再将我们优秀的国粹推出去呢,如果能获得成功的话,不仅能增进外国人民对我们的了解,也能创收一些外汇,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文化商演。”

“可是我听孙老师说,你最早提出来的是文化中心方案?”一个大眼睛圆脸的女生问道,“这个应该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吧,而且将文化进行市场运作,这似乎也是一个新举措。”

“其实关于文化中心,是我受到了清华一位哲学教授的启发,”陈大河毫不犹豫地甩锅给罗东升,似乎完全没看到旁边孙云东的白眼,“这个是我和他一起提出来的,只是从中掺杂了一点经济运作,而且文化产业在国外已经有几十年的发展,早在四七年就有国外专家提出文化产业的概念,更是算不得新举措。”

“这样啊,”又有一个人问道,“那么在文化输出的时候,有什么讲究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陈大河先是点了个赞,才继续说道,“我和京剧院的领导一起选择剧目的时候,考虑到观众接受度的问题,所有建国后新创的,尤其是最近十几年创作的剧目一概不选,选的都是表演了几十年的老式传统剧目,这些剧目很多海外华人都耳熟能详,他们也更容易接受。”

“那么你有考虑过他们有可能不接受吗?”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陈大河笑道,“但是市场本来就是有风险,我们找了国外的公司合作,一方面是为了便于推广,另一方面就是为了分担这种风险,就算不成功,我们也只是浪费一些人力,并没有太大的损失,另外根据我的推测,如果当年看过梅兰方大师表演的是年轻人,那么现在应该还有不少健在,而且我们在海外还有庞大的华侨基础,这些都是我们的潜在观众,只要第一场打出了口碑,市场反应就应该不会太差。”

众人一起若有所思地点头,年纪最小的那位女同学扭头看着孙云东,皱着眉头问道,“老师,外国公司愿意承担这种风险,是不是就是您讲过的,以投资风险取得收益回报的经济行为?”

孙云东赞赏地点点头,“没错,这就是一种市场经济行为。”

陈大河咧着嘴无声地笑了笑,这种观念放在后世,可能连小学生都能说出个一二三,可现在都还在小心谨慎地探索之中,改革开放几十年,改变的不只是经济环境,更是一种思想的变化。

这顿饭倒是很快就吃完了,可陈大河的案例分析一直持续到傍晚,尽管他们问了很多有的幼稚,有的异想天开,有的想当然的问题,他还是耐心地一一回答,并从中延伸开来,谈到不少其他的经济热点问题。

这些人毕业后,都会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经济建设者,而且很有可能,后世的某一项经济政策就是出自他们手中,所以陈大河也没怎么藏着掖着,除了敏感话题,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若是能通过帮助他们,让以后发展的过程少走一些弯路,也是非常乐见其成的。

孙云东一直都在旁边听着没有说话,脸色也没有任何变化,直到最后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他们的话题已经扯到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上来,便敲敲桌子说到,“今天就到这儿,现在吃饭。”

说着便叫了一个学生出去让厨房上菜,然后扭头看着陈大河笑道,“小子,午饭是因为要讲课,所以没怎么安排,现在请你和茜茜吃顿好的,上好的黄鹤楼敞开了喝。”

“嘿嘿,”陈大河瞟了他一眼,算了,看在有其他人在的份上,给他点面子,“谢谢啊!改天你来北金,我请你喝三十年陈的茅台。”

孙云东一听,眼睛都直了,“还去什么北金,春节过后立马给我寄过来,不行,我这馋的呀,让老罗去你那取了给我寄来,真是的,来看我老头子也不带两瓶酒,几张破纸就打发了,有你这样的吗?”

陈大河微笑不语,茜茜笑着凑过来说道,“师爷爷,大河哥前天就已经寄啦,这两天应该就要到了,其他几位老爷子都有,一人一箱,就连李爷爷也托了外交部的人带过去。”

孙云东立刻喜笑颜开,“好好好,算你小子有点良心。”

心里却在暗暗吃惊,这小子从哪儿弄来这么多陈年好酒,难道文化产业真这么好赚?

随即酒菜上桌,一顿饭吃得众人皆欢,在这边休息了一晚之后,陈大河和茜茜又坐上孙云东安排的车子,径直往家而去,只是在走之前,孙云东扔给他一张纸条,说是他的论文题目,写好了有奖。

陈大河看也没看就丢到挎包最里面,现在是放假时间,工作学习一概不管!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