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也考完了,公司也开业了,反正事情都有人做,陈大河一下子又闲了下来,于是便整天忙着准备回家的事。

先是把要带回去的东西都分出来,包括洗衣机一台,录音机一台,自己和茜茜的衣服一堆,纪念品加礼物加磁带等杂物若干。

原来想的是把所有的家用电器都给家里准备一份,可上次请同学吃饭的时候,马安国给他提了个醒,陈大河也觉得如果真带了全套的家电回去,未免也太张扬了,便只准备带一台洗衣机回家,算是给老妈减负,省得大冬天的还要搓衣服,另外再带一台录音机,算是补上次的缺。

衣服杂物收拾了一大箱子,这个好说,路上带着走就行,可那台洗衣机却犯了愁,带着吧,太重,邮寄吧,又不放心,这可怎么弄回去呢?

如果是后世倒也简单,一千多公里开着车往家走高速,差不多十五六个小时就到家了,现在嘛,没个三天想也别想,而且路上还没那么多的加油站,可别半路抛锚那就搞笑了。

办法还没想到,神神秘秘消失了两三天的图全和关鹏不约而同地都回来了,正好陈大河在书房发呆,关三立刻便带着他们过来见他。

陈大河从书桌后面走出来,转到摆放着沙发茶几的会客区,一屁股坐到单人沙发人,然后指了指旁边,“都别站着,坐。”

三人依次坐下,陈大河这才笑着问道,“事情都办得怎么样了?”

关三知道陈大河更关心帮茜茜的那伙是什么人,便示意图全先说。

图全转着身子正对着陈大河,言简意赅地说道,“那帮人的来历查到了,他们都是些二道贩子,从东城区过来的,来这边是为了散货,领头的有三个,那天帮茜茜的人正是其中一伙,我和我爹他们蒙了面装着是挨打的那伙人来复仇,绑了其中一个人,故意问他为什么多管闲事,据他交代,好像是他们的大老板吩咐下来的,在这边闯荡的时候要注意两个人,但凡有点什么麻烦都要帮忙解决,如果解决不了的也要及时上报,据他的描述,这两个人很像你和茜茜,但他也不知道那个大老板是谁,只有那三个领头的知道,我怕打草惊蛇,就没也再往上查,如果要追查的话,我今天就可以去拿人。”

陈大河听了,不禁哑然失笑,手指头在沙发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这个大老板是谁他已经心里有数了,便挥挥手笑着说道,“不用查了,这个大老板我知道是谁,辛苦你了。”

亏他还以为是哪个茜茜的追求者呢,闹了半天原来是王亚东他那兄弟,这家伙还真是,陈大河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别人也是好心,算了,回头跟王亚东说一下,让他还是别老惦记着自己了吧。

然后便把视线转向关鹏。

关鹏立刻坐正身子说道,“我这两天收集了那伙人的犯罪证据,这些人真的是太嚣张太猖獗,一点掩饰都没有,证据收集起来非常容易,昨天晚上我用匿名举报信的方式投递到了派出所,今天上午这些人就全被抓了,我混在看热闹的人群里,听那些警察说这些人多半得挨枪子儿。”

“呵,”陈大河冷冷一笑,“他们都犯了些什么事?”

“可多了,”关鹏眼里闪过一丝愤怒,“有盗窃的抢劫的打人致残的,哦,还有耍流氓的,不过这部分没有受害人出面作证,我也只写了几个目击者的名字,其他的都是有人证物证,可以说是铁证如山,绝对翻不了身。”

陈大河有些不能理解,“这么猖狂他们还能逍遥这么久?”

关鹏苦笑着摇头,“现在外面的混子太多了,警察根本管不过来,只能是有人举报之后他们再去抓人,可大部分的受害人都没有报警的意识,吃了亏大多都忍气吞声了。”

陈大河不禁摇头哑然,后世虽然对公职人员颇多非议,可一旦遇到侵害,首先想到的肯定是报警,看来这个时代哪怕是天子脚下法制意识也强不到哪里去。

听完两人的回报,这件事便算是了结了,陈大河又看着关三说道,“关老,麻烦你准备一些礼物,给帮了忙的那些叔叔伯伯送过去,替我表达一些谢意。”

图全和关鹏涨红着脸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爸他们就是跑了点腿,用不着这个。”

陈大河眼睛一瞪,“什么不用不用的,又不是给你们的,废个什么话。”

关三笑了笑说道,“大河,你定个数,我来安排吧。”

陈大河点点头,“嗯,就一人二十吧。”

说完便起身回到书桌那里,图全和关鹏还想说什么,却被关三瞪了一眼,然后乖乖地跟着出去。

这才刚坐下没多久,桌上的电话就响了,陈大河拿起来一听,打来电话的吴天华。

吴天华的第一句就是骂人的话,“他粮的,工业部那帮人节外生枝,想把咱们甩开了单干。”

陈大河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说的应该是五小工业的事,连忙问道,“他们想自己出口五小工业?”

“没错,”吴天华气愤难平,“他们说什么资料是他们的,设备材料是他们的,技术工人还是他们的,出口的对象也是非洲兄弟,没什么难打交道的,所有的东西他们自己就能做了,不需要麻烦我们,还不是想吃独食。”

陈大河摸摸脑袋,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了句话,“那么五哥,等下你去问问他们,要是非洲兄弟要求赠送,他们是免费送呢?还是免费送呢?还是免费送呢?”

话筒里面顿时没了声音,陈大河又继续说道,“他们要是能免费送的话,那我们都是自己人,既不要他的工人,也不要他的设备,免费送一套资料过来总没问题吧,至于其他的设备和材料就不用他们费心了,让三哥通过商务部直接下任务订单,技术师傅也简单,全国那么多五小工厂,随便拉几个人还拉不到?没了他张屠户,还能吃带毛的猪!”

“呸,他们送个屁,”吴天华依然吐了句脏话,可声音里再没有半点郁闷的样子,哈哈大笑着说道,“我们国家的对外援助都是有计划有目的的,他们敢送一分钱试试!要是外方真提了这个要求,唯一的结果就是他们骑虎难下,里外不是人。”

陈大河呵呵笑着,“五哥,现在不觉得蒂埃里那公司白赚钱了吧,有这么一层关系隔着,谁能凭白过来提要求,更何况你们自己去谈的话,直接出口的价格说不定还不如我们采购的价格,这就是蒂埃里公司的价值所在。其实真要有想吃免费午餐的人也而行啊,那更是个好事,就看外交部那边能不能谈出个东西来。”

“哈哈,”吴天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河,五哥也不骗你,我还真这么想过,不过回头想想也是,如果做生意真那么简单的话,还要那些个公司干嘛,直接政府全部安排好不就完了吗,行,我不跟你说了,我现在得赶紧给那边打电话,看我笑不死他们!”

说着就把电话给挂了,陈大河拿着话筒摇头失笑,谁不是这么天真走过来的呢,上辈子自己刚毕业的时候,不也是这么懵懵懂懂的么,还不是在职场上跌跌撞撞十几年,才混成油盐不进的老油条。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