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蒂埃里的话,陈大河先是一愣,接着勃然大怒,拍着桌子站起来,满面红光地怒斥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是那种只看钱的人吗,我是追求事业的好不好,”

一边说着一边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指着挂在墙上的世界地图说道,“老狄,我们来谈一下公司未来的发展!”

蒂埃里一手捂脸颓然地摇着头,“我怎么有你这样的合伙人啊,我看你比资本家还资本家!”

“这个不是关键,”陈大河拿起地图旁挂着的木棍,若无其事地点着地图说道,“关键是要能赚钱!”

“说的没错,”蒂埃里侧着身子靠在椅背上,看着木棍下的地图两手一摊,“那么老陈同志,请问要怎么样才能赚钱呢?”

“要说赚钱,就不能不说市场,”陈大河挥舞着手里的小木棍,怎么看怎么有种神棍的感觉,“那么蒂埃里,你知道什么是市场吗?”

“当然,”蒂埃里又换了个姿势,转而靠着办公桌,一手撑着脑袋,歪着头说道,“市场就是买卖,就是做生意,就是成交。”

“这些都是,”陈大河赞许地用小木棍点了点他,“可是你知道要卖什么,做什么生意,怎么才能愉快地成交?”

“嗯哼,”反正有大把的时间,蒂埃里就看着他表演,“你说。”

“其实所有的市场行为,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陈大河微笑地看着他,“这可是我的独门秘籍,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看见蒂埃里翻了个白眼,陈大河撇撇嘴,“真是没耐心,好吧,直接点告诉你,这个字就是儒!”

“儒家的儒?”蒂埃里茫然地摇着头表示不明白。

“没错,”陈大河继续循循善诱,“把儒字拆开,是什么?”

“人,需,”蒂埃里立刻就明白了,不禁两手一拍,“没错,就是人需,只有需要才会有供给,有了交易才会形成市场,所以需求最重要。”

“说的没错,”陈大河手里的小木棍点着非洲大陆,“既然你要做非洲的生意,那么就先要摸清楚非洲人民的需求是什么,知道了他们的需求,还有什么生意是做不成做不大的呢。”

蒂埃里顿时两眼放光,满脸兴奋地指着陈大河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卖军火!他们最需要军火!老陈,你能搞到军火?!”

陈大河这下真的是被五雷轰顶,劈得是外焦里嫩,满头黑线地盯着蒂埃里,“老兄,难道非洲除了军火就不需要别的!”

“可是军火最好卖啊,”蒂埃里缩了缩脑袋,似乎还有点可惜,“老陈,你真搞不到军火啊?”

陈大河作势扬起手里的小木棍,恶狠狠地凶他,“还说我抽你!”

这个暴力份子,难道就不能提点建设性的建议?还卖军火,亏他想得出来,不知道这个国家的人都是和平份子吗!

“好吧好吧,”蒂埃里立刻举手投降,“除了军火,其实非洲什么都缺,缺工业品,缺工厂,缺商店,缺基础设施,缺粮食,缺钱,对,最重要的是缺钱!所以那些欧洲国家的公司和我们做生意,一般也就是找我们买点矿产原材料什么的,很少把我们作为市场对待,因为无钱可赚!”

“屁,”陈大河撇着嘴,“还无钱可赚,我们这次赚的是什么,纸吗!”

“再说了,”陈大河继续说道,“并不是只有钱才能用来买东西,非洲的矿产可是非常丰富的,最典型的就是黄金钻石,还有铜铁铝,还有石油,这些都可以用来当硬通货。”

蒂埃里挑挑眉头,“老陈,你似乎对非洲有些了解,可了解得还不够透彻,这些矿产能被政府掌控的国家都富得流油,不能被掌控的都在部落手里,那些都是穷鬼,如何开发出来就是个大问题,就算能开发,运输也许就要经过好几个交战区,几乎不可能用来交易,所以才会大家一起挨穷。”

陈大河贼兮兮地看着他,“这就是我们的机会,还是低价买入的机会,要是真有那么好弄,还轮得到我们?”

“等等等等,”蒂埃里突然站了起来,愕然地说道,“老陈,难道你的下一步计划目标是非洲的矿产生意?我跟你说,这不可能,这不是我们能玩得转的,就算是大国都不一定能玩得转,你最好别有这个想法!”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陈大河看到蒂埃里抗拒的样子笑了笑,“好吧,我是说以后,以后我们也许会介入,但不是现在。”

“好吧,”蒂埃里舒了口气,“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

“现在当然是市场调查,”陈大河指着地图上的非洲大陆,“让你的人去调查,现在非洲最想要的是什么,然后我们再满足他们!”

“老陈,我算是看出来了,”蒂埃里鄙视地看着他,“你根本就没想好下一步的计划,我还是先把艺术团的生意做好吧。”

“谁说我没想好的,”被戳穿的陈大河挺着脖子,直愣愣地说道,“我当然想好了,只不过现在暂时还没条件实施而已,还需要多做一些准备。”

“是吗,”蒂埃里两手叉腰,面带微笑地摇头晃脑,“那你说说看,计划是什么?不卖军火卖柴火?哦,也许是火柴!”

火柴?陈大河愣了愣,想了片刻之后眼睛一亮,“对,就卖火柴!”

还不等两眼呆滞的蒂埃里说话,陈大河又连连摇头,“啊不是,我是说卖火柴厂,不仅火柴厂,还有其他的小工厂,都可以卖。”

“卖工厂?”蒂埃里抓着脑袋,不太明白陈大河的话。

“没错,就是卖工厂,”陈大河越想越觉得可行,兴奋地举着小木棍,再次点到地图上,“你刚才也说了,非洲什么都缺,缺基础设施,缺工业品,缺工厂,这些就是需求,而我们国家有什么?我们国家有完备的工业体系,当然,那些航天电子之类上层的工厂的不可能卖,他们买不起,我们也玩不转,但是我们可以卖基础工业体系!”

“基础工业体系?”蒂埃里似乎也有些明白了,皱着眉头疑惑地看着陈大河,“这个也能卖?”

“当然能卖,”陈大河很肯定地点头,“我们国家这些年就在全国各地建设五小工业,知道什么是五小工业吗?”

蒂埃里茫然地摇摇头,“不知道。”

“五小工业就是小煤矿、小钢铁厂、小化肥厂、小水泥厂和小机械厂,”陈大河解释道,“这类小企业能更好的利用当地资源,不仅可以增强地方经济实力,还能改善产业结构,从单一的农业经济转向农业生产为主,兼顾工业,适度提高农业外收入水平,这是构建最基本工业体系的基础,只要有了这些,那些一穷二白的地方就可以起步了,这些完全就是为他们度身定做的!”

陈大河的老家平安公社就有完备的五小工业,当然,那个小煤矿没有,毕竟这个地方又不产煤,换成了小发电厂,此外还有一些其他小工厂,当年孙老头在上剅的时候,没少拿这些当教材给他讲课,所以虽然不是混工科的,对这些他也依然门清,此时非洲的基础就和十几年前的内地差不多,这边能发展得红红火火,那边没理由不适用,直接移植过去完全没毛病。

蒂埃里眨着眼睛,“好像真的可以哦。”

“当然可以,”陈大河拿着小木棍一阵乱舞,犹如在耍乱披风剑法一般,“除了这五类工厂,其他的什么小发电厂、小纺织厂、小印刷厂、小造纸厂、小食品厂、小服装厂之类满足生活需要的都可以卖,穷点的就少买点,有钱的就多买点,比他们老是进口成品工业品不是强多了!”

“听起来是有点搞头,”蒂埃里总算相信了陈大河确实是有计划,不过还是谨慎地说道,“这样,你先准备一些这方面的资料,我也让那边的人做个市场调查,如果确实有政府需要这类东西的话,我们再启动,毕竟这个不比文化产业,那个不需要多大的成本,而这个明显是高成本行业,”

说到这里,蒂埃里迷糊地摸了摸额头,“一下子从文化产业跳到工业,总感觉怪怪的,这行业跨得也太大太突然了吧。”

陈大河大手一挥,“你管他什么行业,只要能赚钱就行,身为商人千万不要给自己贴上标签,如果非要贴就只贴赚钱两个字。”

蒂埃里服气地竖起两个大拇指,“果然你比我更像商人!”

陈大河微笑地扶着蒂埃里的肩膀,将他扳转身,然后推出办公室门口,“咱们都是商人,你赶紧调查去,赶紧的啊。”

“哦,”蒂埃里迷迷糊糊地挥挥手,“走了,有结果了再来找你。”

一边说着还一边琢磨着离开了公司。

陈大河抹了把冷汗,好家伙,终于糊弄过去了,嗯,赶紧跑,省得他又回来,再来一次自己可想不出第二个办法了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