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奥利弗打完电话,又给刘雯打了个电话,确定已经给彭雪晴找好了歌剧老师,并且明天就会过来之后,陈大河才算是消停下来。

艺术品发货的事,京剧团出国演出的事,班上元旦节目指导的事都安排妥当,剩下的就让他们自己接洽就好,自己这边就算告一段落了,现在总算是无事一身轻,陈大河又骑着车晃悠悠地回了住处。

吃过午饭,陈大河躺到炕上想睡个午觉,可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只感觉脑袋昏昏沉沉,鼻子好像被东西给堵住喘不过气来,嘴里干得像离开水的鱼,嗓子也像火烧一样,最关键的是,躺在温暖的炕上,裹了两层被子竟然还觉得冷。

得,连医生都不用看,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这是感冒发烧了,而且烧得还不轻。

也难怪,这几天从早到晚地骑着侉子四处奔波,晨风里来夜风里去,天气又干又冷,他这个打南边儿来的小青年现在才感冒,已经是身体素质不错了。

想起床去叫人吧,刚掀开被子就浑身颤抖,立刻又缩了回去,张开嘴试着叫外面的房东赵大爷,可刚一开声就吓了一跳,那嗓子就跟渴了三天的人似的,声音低得连狗都听不见。

算了,还是先喝点白开水吧。

夹着被子撑着坐起来,从墙上的炕头柜里拿起热水瓶倒了杯开水,小口小口地抿着喝完,这才感觉舒服了些,鼻子也通了不少。

可紧接着一股细流从鼻孔里流了出来,陈大河不禁发出一声哀嚎,怎么又流鼻水了呢。

扯过毛巾擦干净鼻子,就这样裹着被子靠在墙上,一时间陈大河觉得特孤单,这时候要是有个人能说说话该多好。

还有那个侉子,骑着是拉风,可现在都拉出感冒来了,得想办法弄辆汽车才行啊,老这样会死人的!

不过这时候可没有私人买车的,虽说也没明文禁止,可最好还是不要出这个风头,还是找个单位挂靠为好。

或许可以让奥利弗发个文件过来,在北金设立一家分公司,就是不知道现在能设立外资公司了不。

应该可以吧,今年年底的时候有些商店里都有可笑可乐在卖了,再过两年什么咖啡洋快餐也要进来,现在只是设立一家外资公司的分公司,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好歹跟国内还有业务合作的呢。

改天去找人问问看,嗯,不行的话,大不了就设办事处,到时候把自己升职为分公司或办事处总经理,再配一辆小汽车,那感觉绝对杠杠的!

要买辆什么样的车呢,国内的还是算了,那样子太丑不说,开到半路抛锚怎么办,红旗倒是漂亮,可给他他也不敢坐啊,进口的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能把人丑哭,干脆让奥利弗在美国买一辆发过来,对,就这么办!

就在陈大河天马行空地歪歪的时候,突然感觉一墙之隔的车库里有点动静,怎么回事?难道是谁进了车库?房东大爷不可能,莫非是小偷?

顺手撩开边上的窗帘,灯光透过玻璃,能隐约看到有个黑黑的人影在侉子旁边折腾着什么,那鬼鬼祟祟的样子,一般人还真做不出来,也就只有小偷才能表现出其中的精髓。

陈大河撇着嘴,这么大一辆车,没车钥匙还能把车弄走?就算懂点电路知识又能怎么样,发动机一启动,半条街都能听到,就不怕惊动了自己出去抓人?

陈大河身体往前挪,脑袋挨着玻璃上,立刻感觉到一阵清凉,连精神都好了许多,不禁敲了敲窗户玻璃笑着叫道,“哎,哥们儿,干啥呢这是?”

那黑影顿时僵住,脖子像机器人似的一下一下地扭了过来,一条宽大的围巾裹着脸,只露出两只眼睛,一看到陈大河笑呵呵的脸,随即撒腿就跑。

看着他一阵风似的消失在视线范围以内,陈大河摇着头啧啧称奇,“这速度,做小偷真是可惜了,就该去练短跑,说不定还能跑出块金牌回来。”

看到车库敞开的大门,陈大河又感觉一阵头疼,这小子尽不干人事儿,这么冷的天,自己还发着高烧,可怎么去关门啊。

也许是那杯开水起了作用,也许是冰冷的窗户玻璃有降温的效果,此时陈大河终于感觉没刚才那么严重了,便套上大棉袄挣扎着下了床,落到地上又是一阵头晕。

看来有好转只是错觉,还是得去医院看看,于是穿好衣服带上钱包就准备出门。

等他拉开外间的房门,关三正好拎着一个年轻人进了院子,顺便还冲着房东赵大爷打了个招呼。

“怎么了这是?”赵大爷有点摸不着头脑,细细地看了下那个年轻人,“这不是老曾家的小子吗,老关,你逮他干嘛啊?”

关三刚要说话,却发现陈大河正好拉门出来,便冲着陈大河笑道,“我刚过来,看见他从您车库里鬼鬼祟祟的跑出来,就追上去把他逮住了,您看要怎么处置。”

陈大河把棉帽子戴在头上,这时他也发现了,这个年轻人可不就是刚才那个黑影吗,虽然刚才没看清脸,但那轮廓就是一模一样的,错不了。

吸溜着鼻水,陈大河并没有马上做决定,而是扭头看向房东赵大爷,“您老认识他?”

此时赵大爷也是连连摇头,感慨地说道,“他们家也是住这一片儿的,都是几十年的老街坊了,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不过他们家情况不好,前些年的时候大的老的都不在了,就剩下他和他姐姐两个人,也都是刚回城的知青,都没安排工作,他姐姐就在街道办的火柴厂里靠帮别人糊火柴盒赚点口粮,这小子没能安排工作,就在外面瞎混,听说是沾染了小偷小摸的毛病,没想到这次他竟然偷到你头上来了,还是偷车。”

“我没偷车,”

那人被关三反扭着手臂,一直挣扎不开,可也一直没放弃,直到赵大爷说他偷车才停下来,挺着脖子说道,“我没偷车,就是想看看有没有点不要的小东西。”

“哦,没偷车,只是想拿点小东西,”陈大河点点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偷车是偷,难道偷小东西就不是偷?”

这副教训人的样子确实有几分威严,可鼻子里流下的鼻水就减分不少,起码这人就对他的话不以为然,只是冷哼一声扭过头不说话。

拿着手绢擦了擦鼻子,陈大河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等了一会儿没回应,陈大河便点点头,“既然不配合,那就送派出所吧。”

“我不去,”那人又开始挣扎起来,可关三那两只干枯的老手就跟铁锁似的,怎么都挣不开。

赵大爷刚想说话,陈大河便抬手阻止,“让他自己说,不说就送派出所。”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