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陈大河撇着嘴,随后一愣,若有所思地抬头望天,“好像还真有办法啊。”

夏萍和彭雪晴相视一笑,看着陈大河说道,“快说,是什么办法?”

“这样,”陈大河指着外面说道,“你们两个就在这里歇歇,我出去办点事就回来。”

“不行,”彭雪晴连忙两手一抓把他拉住,“你又想跑?”

“我跑什么啊,真是去办事,”陈大河挣了挣没挣掉,顿时哭笑不得,“就和王亚东一样,也去找个专家给你们做做指导,不过现在还没头绪,我得先去看看情况。”

这年头的女汉子都这么大力吗,还是自己真的该锻炼了?

彭雪晴狐疑地看着他,“那我们和你一起去。”

夏萍也凑过来猛地点头,“你最不靠谱了,我们得看着。”

“嘿,我还没脾气了我,”陈大河两手叉腰瞪着她们,又看了看彭雪晴抓着自己的手,“放开先,不知道我跑不过你啊。”

彭雪晴哈哈一笑,不过手倒是松开了,“谁让你不爱锻炼的,班上哪个男生不是坚持锻炼身体,谁像你一样天天跟个懒虫似的,你就该多练练。”

夏萍抿着嘴偷笑,“他不是像懒虫,就是个大懒虫。”

陈大河翻了个白眼,“本来不想让你们两个吹冷风,既然你们自己想遭罪,那就来吧。”

说完头一摆就出了屋子,彭雪晴和夏萍赶紧跟上。

陈大河戴上头盔护目镜,又反穿着棉大衣当挡风板,两女一起挤在侉斗里,再用一床大棉被挡在前面,侉子发出一阵轰鸣,向着文化部的方向开去。

到了文化部,陈大河直接找到刘雯,“雯姐,艺术团的资料弄好了吗?”

“早就弄好了,”刘雯抬头一看是他,便笑着抽出一叠资料递给他,“资料都是现成的,只需要挑出几家放到名单里就行,哟,还带着人来的,你朋友啊?”

“啊,”陈大河回头给她介绍道,“这两人都是我同学,这个彭雪晴,这个夏萍,她们想在学校的元旦联欢会上表演个节目,我就想帮她们找个专业老师教教她们。”

又回头看着两女,“这是刘雯,你们叫雯姐就行。”

“雯姐,”这是夏萍,

“雯姐好,”这是彭雪晴,打完招呼还笑眯眯地说道,“不好意思啊雯姐,给您添麻烦了。”

陈大河诧异地看了她两眼,真看不出来这位同学还有客气的时候啊,可惜又被彭雪晴发现,隐蔽地瞪了他一眼。

嗯,没毛病,还是那个疯丫头。

“不麻烦,”刘雯笑着站起来,“你们说说是想表演什么节目,我给你们看看找个对口的。”

两女尴尬地笑了笑,彭雪晴说道,“我们的节目还没定,就是想请老师帮我们想个简单点的,毕竟我们都没有这方面的基础。”

“这样啊,”刘雯有些为难,扭头看向陈大河,却发现他正看着手里的资料,注意力完全不在这边,顿时没好气地说道,“哎,陈大河同志,你把你朋友带来就不管了啊?”

“啊?”陈大河茫然地抬起头看着她,“怎么啦?”

“节目形式啊,”刘雯无奈地说道,“是话剧歌剧还是戏剧?戏剧的话是京剧还是地方戏?你就没点主意?”

“都行,”陈大河点点头,随即看见三人喷火的眼睛,立刻口风一转,“我觉得吧,哪个老师好请,教得好,她们也学得快,那就请哪个。”

“废话,”刘雯瞪了他一眼,低头想着该选哪个节目比较好。

“要不就选个样板戏选段吧,”周小芳在一旁出着主意,“简单好学,大家都还熟悉。”

“现在谁还看那个啊,都看了几十年也不累得慌,”刘军笑着说道,“我看不如唱歌剧,我认识国家歌剧院的人,请他们安排个老师过来,专门教你们几天,保证能上台。”

夏萍和彭雪晴相视一眼,颇有些心动,歌剧啊,听上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而且她们学的是法语,法国的歌剧也是很出名的,可以哦。

“小军你少出馊主意,”王建国坐在五米开外的座位上叫道,“唱歌剧的哪个不是十几年的功底,这短短一个月能学到什么东西,还不如唱戏呢,谁都能上去嚎几嗓子。”

你一言我一嘴的,吵得彭雪晴和夏萍彻底没了主意,最后眼巴巴地看着陈大河。

而陈大河却不负责任地大手一挥,“干脆全上,来个串烧。”

“串烧?你还火锅呢!”刘雯瞪着他,“就不能正经点,你这两朋友还等着米下锅呢。”

“火锅也行,”陈大河嘿嘿笑道,“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几样东西都搁里头,表演形式不拘形式,几个人一人唱一段,也别管他是京戏还是豫剧,歌剧还是话剧的,上去唱完算完。”

“这样也行?”众人一起呆滞地看着他,一个个连连摇头,“这不是瞎胡闹吗!”

“怎么是瞎胡闹呢,”陈大河越想越觉得可行,后世的串烧节目不要太多,也没见哪个说不好的,“咱们就演最精彩的那一段,比如说,到时候让王亚东上去唱段铡美案,夏萍就唱段红灯记选段,嗯,就唱奶奶你听我说那段,雪晴你唱过二人转,嗓门高,就唱个歌剧选段,就卡门那个经典选段,什么什么……”

刘军在一旁好心提醒,“爱情是只自由鸟?”

“对,就这个,”陈大河打了个响指,“这段唱法语,雪晴你肯定没问题,三段凑一块,古今中外都有,谁比得上!”

“呃,”夏萍怎么看怎么不靠谱,还想再挽救一下,“小班长你不是说演折子戏的吗?”

陈大河眼睛瞟向她,“一个只要唱就行,一个又要唱又要演,三人还得打配合,你选哪个?”

毫无疑问,本来就是赶鸭子上架的两女果断选了串烧,反正各唱各的,唱好了一起出彩,唱差了也就自己丢人,总不会三个人都唱不好吧。

其他人看得一齐摇头苦笑,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陈大河就是想一出是一出,就没个准的,以后找他做事可得小心了,要不然指不定他给整成什么样子来。

三两句话定好节目形式和内容,又拜托刘雯帮忙联系专业老师,陈大河把艺术团的资料揣到怀里,拉着两女就往回赶,他还想着今天去找趟蒂埃里,商量出国商演的事,总不能等文化中心设立好再行动吧。

陈大河突然感觉自己好忙,完全不符合自己设想中的逗鸟遛狗的悠闲生活,是不是要找个助理了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