搓了搓有些冻僵的脸,陈大河看着走来走去的老大爷说道,“大爷,您还是先坐会儿吧,都已经到医院了,不会有事的。”

“嗯嗯,”老大爷嘴里应着声,可还是在急救室门口打着转,显然没把话听进去。

陈大河一看也没办法,便把自己身上的棉袄又裹了裹,刚准备靠在椅背上打个盹儿,这时一个戴着口罩,却依然看得出很年轻的女护士走到跟前,看着两人说道,“家属跟我过去把押金交一下。”

老大爷闻言一愣,忐忑地看着护士说道,“同志,要交多少钱?”

“先交两百块吧,”护士一边登记资料,一边说着,“病人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两百?”老大爷失声叫道,“怎么要这么多?”

小护士抬头看了老大爷一眼,“病人是急性病,要做急救处理,如果是体内急性炎症之类的还可能要动手术,两百只是押金,回头再看具体需要多少费用。”

“这,这,”老大爷急得满头大汗,满脸哀求地说道,“护士同志,能不能宽限几天,天一亮我就去筹钱。”

“大爷,”护士看着老大爷着急的样子,眼里也露出难色,“这是医院规定的,我也没办法啊。”

“我,”老大爷牙根一咬,“我给您跪下来。”

“哎哎,您别这样,”护士连忙伸出双手拦着。

可老大爷看上去精瘦,力气却不小,那护士根本就拦不住,眼看双腿就要挨着地上。

陈大河连忙冲上去把他拉住,“等等,这钱我替您先出了。”

“啊?”老大爷还曲着身子,诧异地看着陈大河,“这,这,老头子给您磕头了!”

“别啊,”陈大河连忙双手用力往上拉,这时才发现老大爷力气还真大,连他都拉不住,也真难为这位柔柔弱弱的小护士。

“您先起来,”陈大河两手叉着老大爷的腰,好歹没真让他跪下去,“您再这样我不管了啊。”

老大爷身体一僵,只得顺势站起来,老泪纵横地冲着陈大河打拱鞠躬,“谢谢,谢谢。”

将老大爷扶到椅子上坐下,陈大河喘着气抹了把汗,“您这老爷子力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弄得我这满头大汗的,您说您一大把年纪了,还给我这年轻人下跪,那不是折我的寿吗。”

老大爷拘谨地笑了笑,又站起来准备鞠躬道歉。

“别别别,”陈大河连忙拉住,这次老大爷也不敢拧着来了,顺势又坐到椅子上。

“您老啊,就在这等着,”陈大河站起来说道,然后转头看着那小护士,拍拍身上的棉袄,“护士同志,您看我们出来得急,也没带钱过来,这样,我现在回去取钱,二十分钟后就回来,可以吧。”

“行,”小护士笑着点点头,“我还以为你们是一家人呢,看样子也不是啊。”

“不是不是,”老大爷连连摆手,“我这糟老头子哪有这么好的福气啊,这位同志和我不认识,就是住在一个胡同里边儿,我是看他经常骑着个三轮车进进出出的,今天孙女犯了病,才冒冒失失地跑上门求助,结果他二话不说就帮我送了过来,现在又帮我垫药费,真是菩萨心肠啊!”

小护士诧异地看着陈大河,“行啊同志,都说学习**好榜样,我看你也是活**了。”

“嗨,哪能和**同志相比,不给他丢人就不错了,”陈大河摇头笑了笑,“我先去取钱了啊,很快就回来。”

“好嘞,”小护士点点头,“外面风大,路上慢点开,不着急。”

陈大河头也不回地摆摆手,小跑着出了医院,骑着侉子就往回赶。

医院距离住的地方不算太远,十来分钟就到了,陈大河把车停在门口,推开大门就要进房,却发现正房客厅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听到陈大河推门的动静,正房的大门被拉开,房东大爷举着盏马灯走了出来,看见是陈大河才舒了口气。

“刚才是怎么回事啊?”

“哦,”陈大河撇撇嘴,“刚才有个老大爷,她孙女得了急病,知道我有车就跑过来让我帮他送去医院,这不刚送过去,他身上也没带钱,我就回来取点钱给他垫上。”

“你倒是好心,”房东大爷愣了愣,脸上还带着些许犹豫,“那个老头儿长什么样子?”

陈大河以为房东大爷知道是谁,便将那老大爷的模样说了下,“头发花白,脸上很多皱纹,身上穿着一件有些发黑的破棉袄,声音有点嘶哑,哦,对了,他额头角上还有道圆疤,啊,我想起来了,他好像就是这条街上的清洁工,难怪看着眼熟,您老认识?”

“是他?”房东大爷瞪着眼睛,嘴里喃喃念叨,“难道传言是真的?”

陈大河奇怪地看着他,“什么传言?”

结果房东大爷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低着头想了想,随后摆摆手,“回头再跟你说,你不是要去送药费吗,还是先去医院吧,别耽搁了,那个小丫头倒是可怜。”

话一说完,又转身进了房。

“神神秘秘的,”陈大河嘟囔了一句,回到房间取了钱之后,又急匆匆地赶去医院。

回到医院之后,发现急救室的灯还亮着,老大爷依然在门口转着圈,一刻都停不下来。

陈大河摇摇头也懒得去劝,跑到就诊台找到那个小护士,“你好同志,我来交费了。”

说着就把钱递了过去。

小护士抬起头看见是陈大河,立刻露出微笑,“这么快就回来了,一共两百。”

接过钱数了数,又抬头诧异地看着他,“你这是五百啊。”

“先交五百吧,”陈大河摆摆手,“反正多退少补,省得不够又要交。”

“呵,看不出你还是个小财主,”小护士打量了他两眼,然后趴着开收据。

陈大河靠在柜台上,正好看见小护士旁边的一张资料单,只有这一张单子,应该就是那个小姑娘的,便随手拿起来看了看。

姓名:金贝儿,性别:女,年龄:十一岁,症状:高烧40.1度,四肢可见抽搐,恶心腹痛,诊断:……。

等等,十一岁?

陈大河诧异地看着小护士问道,“那个小姑娘有十一岁?”

小护士把写好的收据递过来,脸上带着一丝心疼,“可不是,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要不是老大爷一口咬定有十一岁,我还不敢相信,刚才我进去急救室,正在给她治疗的杜医生就说她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发育比同龄人晚许多,真不知道她父母怎么带的。”

陈大河看着手里的资料单,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