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方和卖方从来就是市场对立的两极,谁占有优势谁就更有话语权,对于分销商和终端消费者来说,陈大河和蒂埃里都是卖方,可对于两人的合作模式来说,负责市场的蒂埃里就是买方,而负责采购货源的陈大河才是真正的卖方,现在卖方掌握了优质货源,买方自然就会吃亏。

只是与普通的买方卖方不同的是,作为舍友兼朋友的两人关系又更近一些,自然也会有其他的变数。

似乎没有看见蒂埃里阴沉的脸色,陈大河继续说道,“老狄,本来这件事情是我提出来的,合作的方式也是我们共同确定的,可是我也没想到,美国那边请的专业鉴定师会将价格定得这么高,而且市场反应还不错,最关键的就是,这种由老艺术家制作的精品产量实在是太少了,可能每个月只有一百多套,这些还不够美国消化的,另外,老狄,你确定如此高昂的价格,在毛里求斯会有市场?”

听完陈大河的解释,蒂埃里的脸色稍缓,可还是带着些许不悦说道,“不要低估毛里求斯的市场容量,那些有钱人可不会管这些东西是卖几百美金还是几千美金,只要他们喜欢,他们从不会去看价格,更何况这些东西数量太少,也许还不够卖的。”

“这样吧老狄,按照国内现在的模式,从其他渠道也不可能找到货,只能是由北金艺术品商店供货,”陈大河想了想说道,“美国那边的公司刚和北金艺术品商店签了订货合同,现在美国已经下了两百套的订单,这部分会优先供应那边,之后收上来的货,我会调一百套给毛里求斯,”

陈大河看着蒂埃里,“无论最后定的是什么价格,这点都不会变,但是最终价格无法与美国方面持平的话,我就不能再调这一品质的货给你了,否则我无法向美国方面交代。”

这样一来等于陈大河做出了巨大的让步,如果蒂埃里那边还只是按三倍订货价来出货的话,那可就是十几万美元的差额,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小数字。

可蒂埃里歪着头看着陈大河,对他的话不置可否,而是问道,“美国的那家公司和你是什么关系?”

陈大河愣了愣,摊着手说道,“雇佣关系,我是他们在中国的采购代理。”

“仅此而已?”蒂埃里显然有些不太相信。

“好吧,”陈大河耸耸肩,苦笑着说,“我在这个项目里面有一点点的股份,不过这点没人知道,也没人能查出来。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在一年级时就住进留学生宿舍吗,那是因为之前我在广洲帮助过一个美国记者,并得到了那边政府的表扬,因此学校对我进行了奖励,而美国的那家公司的负责人,正是那位美国记者的女儿。”

“这么一来就能说得通了,”蒂埃里一拍桌子,“老陈,那一百套艺术品我都不要了,你全部发往美国吧。”

“啊?”陈大河愕然地看着他,“蒂埃里,你……?”

“不用紧张,我并没有生气,”蒂埃里笑着说道,“从小我的父亲就教育我,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我还不至于为了这点事生气,而且这件事确实是我没有办好,既然你有更好的出货渠道,我自然会支持你获得更高的利润,而不是为了维护我们的友谊而损害自己的利益。”

听了这话,陈大河愈发确定蒂埃里出身不凡,只有那些老牌家族才会这样教育后人,而不是眼睛只盯着钱看。

蒂埃里继续说道,“老陈,我的想法是放弃艺术品这块的生意,把精力专注在艺术团体的商业演出方面,而且不局限于毛里求斯,而是辐射整个非洲,这也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不过在此之前我们需要解决一个问题。”

厉害,陈大河心里暗赞,放弃艺术品生意,看上去有些吃亏,可蒂埃里立刻扭转了不利局面,转而主攻演艺事业方面,这样在两人的合作中又重新占据优势地位。

陈大河抬手示意,“你说。”

“之前由于没有想到这个生意的回报率这么高,而且这么快,我也就没有和你确定我们的合作利润分配方式,现在我们需要确定我们两人的分配方式,你有什么意见吗?”

“呃,”陈大河一愣,“我以为我们是各一半的,或者我拿三成也可以。”

蒂埃里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那就各占百分之五十吧,就参照美国那家公司的模式,我会安排人在毛里求斯注册一家公司,持有人是我,上面不会有你的任何信息,然后给你一份采购授权文件,另外我们再签一份股份代持协议。”

“不用了老狄,”陈大河笑着摇摇头,“我不需要股份,只要我参与项目的分红就行了,另外老狄,现在我们说这个还有点过早,文化中心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呢。”

“生意归生意,你的股份是必须要有的,”蒂埃里站起来,满脸严肃地拍拍陈大河的肩膀,“不过我也明白你的顾虑,这样老陈,你相信我,我也一定讲义气,放心吧,你的那一份一分钱都少不了,还有文化中心的事情就交给我吧,这次我会亲自推动,一定不会再搞砸了!”

陈大河无语地瞪着他,“这可是国家层面的项目,你还是少出点风头,只要在背后使把劲就行。”

“这事你别管,”蒂埃里甩甩手,“你还是去找找有哪些好的艺术团,这次可别又先给了美国那边。”

“艺术团我自然会去联系,不过艺术品也未必要放弃,刚才我也说了,美国那边定价高的只是针对优等品,至于那些普通工艺品利润率也高不到哪里去,这些我们还是可以继续操作的。”

蒂埃里无所谓地耸耸肩,“这些你决定就好,反正我只负责非洲那边的事情,你给我什么我就卖什么,给东西就卖东西,给人就卖,呃,卖门票,对,卖表演门票,只要能保证我们共同的利益就行。”

陈大河看着他那样子,顿时摇头失笑。

又闲扯了一顿,陈大河就起身离开。

迎着凛冽的北风,陈大河裹紧身上的棉袄,脸上却笑得很开心,虽然今天没有卖出一套货,可解决了和蒂埃里的合作问题,还没有让两人的关系出现裂痕,这点才是他高兴的地方,要不然为了一些利益就弄得朋友之间心生嫌隙,那可不是做生意的正道,还是趁早散伙的为好,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他就捅破价格问题的原因,现在这个结果还是让人满意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