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李家老宅,这里已经成了陈大河电话办公的地方,每次都是需要打电话才过来这边,还好每个周末茜茜都会拉着陈大河过来清理卫生,要不然还不知道得脏成什么样子。

电话接通,陈大河刚报了个名字,话筒里就传来奥利弗兴奋的声音,“陈,你发来的样品太受欢迎了,我们又签了六家分销公司,如果不是考虑到要先试探市场反应,他们的要货量可能会再增加十倍。”

陈大河愣了愣,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再增加十倍是多少,一千套?还是两千套?

我去,要不要这么夸张?

“不是,奥利弗,”陈大河连忙问道,“价格是怎么定的,不会是低价倾销吧?”

“怎么可能,”奥利弗高声叫道,“我可是波士顿大学的高材生,怎么会搞低价倾销这么没技术含量的事!”

“告诉你,”说到这里,奥利弗突然压低了声音,“我发给他们的报价单,全部在你的采购价的基础上乘以二十,而且没有任何折扣!”

奸商!黑心的奸商!绝顶黑心的奸商!

这就是陈大河的第一反应,资本论里那些为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干尽坏事的资本家算什么,跟这个相比简直就是纯洁得像婴儿一样。

呃,貌似这个生意自己才是大头?!

“呐个,”陈大河违心地说道,“这个价格会不会定得高了点?”

“不会,”奥利弗坚定地说道,“这些货品经过好几家艺术品公司的高级鉴定师的鉴定,无论是制作品质、艺术性还是稀有性,全部都高于市场同类产品,我现在只是参照同类产品定价而已,还没有比他们更高,如果放到市场上能广受欢迎,那个时候再考虑提价更合适些。”

对此,陈大河只能一边在心里狂笑,一边暗暗地念叨着,这就是市场,价格不是我定的,跟我没关系,我不是奸商!

想想前段时间卖的电子表,八块钱的进价卖出一百八的高价来,超过二十倍的利润,可跟这个还是没法相比,因为那种买卖具有偶然性,不可能一直卖这么高的价格,后期肯定会降价,而且是一泄到底,而外贸却是长久生意,变化不可能有这么快,具有很高的稳定性。

还有前世,那么多的外贸公司都赚得盆满钵满,专做外贸加工的也好,只做进出口业务的也好,那利润也比做内贸的高很多,再加上从近几年开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走低影响,做外贸的不赚钱才怪。

而且艺术品这东西和普通商品不一样,只要是精品,一般都具有保值性,跌价的可能性很小,尤其是大师作品,每年价格翻着个的长也是正常,完全不用担心会越卖越低。

由此可见,自己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

不过自己能赚这么多的利润,也跟掌握了销售有关,如果只做艺术品制作的话,那就只能吃小头了,干最辛苦的活,拿的却是边缘利润,就跟后世给水果手机做加工的某厂差不多,用最大的成本赚最小的零头,跟委托方完全没法比,果然渠道才是王道。

“对了,”陈大河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奥利弗,我寄过去的是两套样品,你只说按百倍数量追加,那到底是一百套还是两百套?”

“噢,上帝,这是我的疏忽,”奥利弗懊恼地说道,“陈,是两百套,我已经向他们收取了百分之三十的定金,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会赔钱,事实上我们已经赚钱了。”

“已经收了三成的定金?”陈大河算了算,“这么说来,单单只是定金,我们就足以全额支付货款,并且还有盈利?”

“是的,”电话里的奥利弗也很兴奋,“只是定金就已经有五倍的利润了,我从未见过利润率这么高的生意。”

陈大河想了想,用最短的时间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奥利弗,敢玩把大的吗?”

“陈,你的意思是?”

“追加订单,”陈大河斩钉截铁地说道,“将收到的所有定金全部作为采购定金,一次性追加足够数量的货品!”

“等等,等等,”奥利弗感觉脑子有点乱,理了理头绪说道,“陈,是这样的,我们本来是要定两百套,也就是约三十三万美元的货,这批货我给他们的价格是六百六十万美元,没错,是这样,然后我收了他们两百万美元的定金,现在,你是想把这两百万美元全部作为采购定金,一次性采购两千万美元的货?”

“那么按照我们的定价,”奥利弗心里一算,顿时感觉就要窒息,“那就是要卖出四亿美元?!”

“我的上帝啊!”奥利弗喃喃地说道,“这只是我的第一个项目而已,就要做得这么大了吗,简直是太疯狂了,陈,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如果失败了怎么办?”

“如果失败了,那么你会赔掉你的一千五百美元,我也会赔掉我全部的三千五百美元,”陈大河笑道,“可是如果成功了,哪怕这批货需要一年甚至两年的时间去卖掉,那么你就会立刻成为亿万富翁!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

“干了!”奥利弗一拍桌子,从电话听筒里传来一声巨响。

“陈,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

“你说。”

“你能采购到足够的货量吗?”

“啊?”陈大河顿时愣住,貌似他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刚才尽做着发财的美梦了。

电话那头奥利弗还在继续说着,“必须是有品质保证的,一旦品质下降,哪怕只是稍低一些,价值就会大打折扣,可能就只有三倍乃至一到两倍的利润,完全无法和现在相比,所以必须要保证品质!”

此时的陈大河只有满脸苦笑,不需要经过任何调查,只要用脚趾头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采购到这么多的高品质作品,那可是完全靠手工一个个做出来的,不是什么流水线上生产的伪艺术品,现在就看杨勇那边最后能筹集多少货了。

“奥利弗,”陈大河声音低落地说道,“可能我们的亿万富翁梦要缓一缓了,还是先努力成为千万富翁吧,我会尽可能地采购足量的艺术品,和那批样品同一品质的,希望千万富翁的梦想不会破灭。”

奥利弗那边也顿住,好半天才说道,“见鬼,陈,你才勾起了我发财的胃口,现在又这么说,我会疯掉的!”

“我也要疯了,”陈大河从嘴里挤出几个声音,“我感觉钞票正在从我眼前飞走!”

“别再幻想了,”奥利弗用自认为最严肃的语气说道,“我觉得你应该先去确定一下,能不能保证两百套的货物供应,否则我们会构成违约,到时候差额部分我们是要双倍赔付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