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还没有想起来,眼前的这位舍友,貌似在自己国内也是位背景深厚的人物,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可看他随随便便就从大使馆给自己弄来一张工作证明,过来上学时也是大使亲自相送,足见背后的人位高权重,如果能把他拉上自己的贼船,说不定就能打通非洲市场。

要是蒂埃里能说动他背后的人,甚至于还可以再进一步,推动文化中心落户马国,这样也能极快地加速文化中心建设进度。就算不行,也能一起合作做点艺术品出口的生意,枉费自己耗尽心思想着通过奥斯打通美国市场,却没想过身边的蒂埃里,这不是舍近求远吗,当然前提是要能搞定这位舍友。

听了陈大河的话,蒂埃里诧异地问道,“怎么可能,不需要负担成本,反而能赚钱,你以为是在做生意吗,”

“等等,”蒂埃里凑近身体看着他,“你想做艺术品生意?”

“不仅仅这样,”陈大河小声说道,“也可以有商业演出。”

蒂埃里顿时两眼放光,“这是个好主意,要是能办成这件事,我老爹一定对我另眼相看,”

“可是,”蒂埃里有些迟疑地说道,“老陈,这并不容易吧,你们似乎现在还没有商业演出团体,而且产品出口都是有配额专卖的。”

“的确,如果只是我们来做,肯定是非常困难的,”陈大河笑道,“可如果是国家来做呢?”

蒂埃里意外地瞄了他一眼,“难不成你还能影响到国家,看不出我还跟一个大人物是舍友。”

“去死,”陈大河翻了个白眼,看看左右人渐渐多起来,便拉着蒂埃里往回走。

“我前几天去了文化部实习,”一边走着,陈大河一边小声说道,

可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就被蒂埃里打断,“见鬼,你不是我们大使馆的临时翻译吗,怎么又跑到文化部去了?你们的部级单位有这么好进吗?”

“呃,这不是重点好吗,”陈大河摆摆手,“你应该关注我下面说的,在进去之后,就得知部里前不久新设立了一个项目,叫做海外文化中心,专门用于在海外推广中国文化,与之前不同的是,除了原有的友好表演访问之外,还新增了商业文化交流的内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蒂埃里挑挑眉头,“生意,而且是无本生意,这我明白,我们国家就有英法两国的文化中心,只是他们没有商业内容,因为他们有专业的运作公司,可单凭语言考级就已经可以养活一帮蛀虫,不过你确定我们可以在里面参和一脚?”

“这就要看你了,老狄,”陈大河意味深长地笑道,“如果你的背景够硬,能推动毛里求斯主动要求落户这个项目,那么我们就可以吃肉,如果不行,这个项目落到了其他国家,那我们就只能喝汤,明白?”

蒂埃里不置可否,“那么你呢?负责什么?”

“所有国内的运作,”陈大河左顾右盼地说道,“艺术品生产单位还可以用外汇打动,可那些艺术团体只有上级领导的批准才能行动,有文化中心,我就可以争取到,没有,那就随便卖点小东西吧。”

这小子,还以为就是个普通人呢,没想到关系也这么广。

蒂埃里一声不吭,只是打了个响指,扭着屁股向前走去。

陈大河咧嘴一笑,搞定了老狄,就看他能不能搞定背后的人了。

“哎,老狄,”陈大河突然想到一件事,连忙追了上去,“你不是还不知道我住的地方吗,跟我来。”

在巷子里左拐右拐,陈大河带着蒂埃里回到租的房子里,“以后你找我可以来这边,如果我不在就告诉房东大爷,他会转告我的。”

蒂埃里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只骄傲的大公鸡,一人一鸡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认输。

陈大河回头看了看,猛地一跺脚,大公鸡立刻落荒而逃。

“上次我来租房子的时候,大爷就说要宰了吃肉,现在看来是要留着过年了。”

陈大河打开房门,蒂埃里立刻闪了进去,等陈大河进来之后,又马上把门关上,隔着玻璃窗外说道,“好漂亮的公鸡,而且攻击性很强,我也要养一只。”

“其实你可以养一只鹅,”陈大河从炕头柜里翻出那张艺术品名单,揣到怀里就拉着蒂埃里往外走,又一脚将大公鸡踢飞,“最好是广冬绕平的狮头鹅,一只打这种公鸡一群,连狗都敢追着咬,你要是牵一只带出去肯定帅呆了。”

蒂埃里愣了愣,“真的吗?狮头鹅,是不是头像狮子头一样?”

“是是,上车吧,”把蒂埃里塞进侉斗里,陈大河一踩油门,侉子又飚了出去。

“呃,好冷”蒂埃里这时才反应过来,捂紧双臂说道,“老陈,你要带我去哪里?”

“艺术品商店,”陈大河从挎斗后面拉出一条棉被塞给他,“裹上就不冷了。”

蒂埃里立刻裹在身上,抬头看着陈大河,“学校后面不是就有吗,干嘛还去外面的?”

“我们去潮阳那边的艺术品商店,”陈大河说道,“那是是专做出口的,只接待外宾,我拉你过去买点样品。”

前两天过去竟然进不了门,今天他要扯虎皮当大旗,就不信有蒂埃里带着还进不去。

“啊?”蒂埃里愕然地看着他,刚刚才谈要做这个,现在就去买样品,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陈大河不再理他,只是将车开得飞快,反正马路上空得很,也不怕出车祸,没过多久就到了前几天来过的那家店。

有蒂埃里带路,这次站岗的同志没有拦着,只是多看了陈大河两眼,这人有点眼熟啊。

艺术品商店既然是对外的,服务态度和普通的国营商店自然有天壤之别,而且营业员也都会说一口流利的外语,可当蒂埃里操着一口毛里求斯口音的法语发出一连串长长稀奇古怪的音节的时候,那位专门负责接待法语客人的营业员大姐也傻了眼,最后只能由陈大河全权负责沟通。

陈大河瞄了一眼她的胸牌,笑着说道,“姚大姐,这位是从毛里求斯过来的蒂埃里普里亚格先生,他想采购一批我国的艺术品回国,如果能在当地受到欢迎的话,以后可以进行长期的大批量采购合作。”

营业员姚红欣同志立刻眼睛一亮,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这可是大生意,必须请领导出面才行。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