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绣是针线在织物上绣制的各种装饰图案的总称,主要分为丝线刺绣和羽毛刺绣两种,也是中国民间最著名的传统手工艺之一,距今至少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可以说在中国文化中极具代表性,如果要列出一份工艺品出口名单,刺绣是必不可少的。

我国的刺绣类别主要有苏绣、湘绣、蜀绣和粤绣四大种,另外也有苏、粤、陇、湘、蜀五大名绣的说法,此外还有顾绣,京绣、瓯绣、鲁绣、闽绣、汴绣、汉绣、麻绣和苗绣等,不仅品种繁多,风格用途也各有不同,涉及到的刺绣技法也有十几种之多,根据图案设计和用途采用不同的技法,甚至同时使用多种技法,可以说是既实用价值又有艺术收藏价值。

陈大河翻着手里的资料,不觉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等把手头上的资料整理完,又看着罗静说道,“罗姐,还有其他资料需要整理的吗?”

“这么快?”罗静猛地抬起头来,接过陈大河手里的资料翻了翻,诧异地看着他,“准确无误,你可以啊。”

随后又指着另一堆资料说道,“那就麻烦你把木雕和竹雕的再整理一下吧。”

“行,”陈大河笑了笑,抱着一大堆资料回了办公桌,一边整理一边翻看着。

上辈子整理项目申报文件的时候可比这麻烦多了,现在只是整理资料,又不用审核修改,完全是小意思。

等把所有的资料整理完,陈大河又找罗静要了她之前已经整理过的看了看,再根据后世的一些判断,心里基本上有了点谱。

中国的手工艺术品种类繁多,单单是作画一项,按载体和创作形式的不同就有木版画、铁画、彩蛋画等等等等,如果自己想做艺术品出口,肯定不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列进去,那是文化中心干的事,可不是自己这点实力能吃得消的。

扯了一张纸,陈大河一边翻看一边记录,选了一些具有东方特色,体量小价值高的东西列在上面,他这是要做自己的产品名录。

大型画作和雕刻是不可能的,否则单单是运费就让人受不了,像彩蛋画剪纸、泥塑面塑、牙雕贝雕骨雕果核雕这类的就不错,还有文房四宝之类的摆件,上有书法或画作的折扇,戏剧的脸谱面具,中国结之类的编织饰物,再加上必不可少的刺绣,第一批产品就差不多了。

这些东西一般都不大,一只箱子就能装几百上千件,而且极具文化代表性,艺术价值高,这就意味着产品价格要稍高,偏偏这一类产品的采购成本还真不一定比那些大件贵,用更小的成本换取更高的利益,这才符合陈大河的价值观。

一份名单不仅仅只是品类名称,还有这些工艺品最好的生产单位和联系方式,算是一份资料检录。

将手里的名单折好收起来,接下来就是采购样品。

他没打算通过文化部的渠道去找样品,虽然这样可能连样品钱都不用出,不过这样做也太明显了些,别人照顾自己那是看两位老爷子的面子,可不能蹬鼻子上脸地给别人找麻烦,哪怕这种麻烦只是一种可能性,能花钱解决的事就不要去消耗人情,这是陈大河的性格,也是他上辈子三十几年的人生经验。

尽管奥利弗那边还没有消息传过来,可这并不影响样品的采购,反正都是迟早的事。

第二天陈大河没去上班,而是去了潮阳大使馆区附近的北金艺术品商店。

将车停在门口,陈大河甩着两手就要进去,却在大门口被人拦住。

“同志,这里只接待外宾。”在门口站岗的同志说道,“如果要买艺术品,您可以去其他商店。”

陈大河张大个嘴看看他,又看看里面,“不是外宾,是给外国公司做采购的可以进吗?”

那位同志依然面无表情,伸出右手摊着手掌说道,“请出示证明文件!”

这么说就是可以了,陈大河嘿嘿一笑,摆摆手,“行,今天没带,明天再来。”

门卫同志不着痕迹地撇撇嘴角,这种人见多了,也没见过有谁真会回来的。

第一次采购之旅便这样无功而返,只能等奥利弗那边的证明文件过来了,这事去其他商店没用,他们又没有出口许可证,而且内销和出口的产品都不一样,看了也白看。

陈大河心里也有些奇怪,这都过去十来天,别说是电报,就算是国际邮件也该寄到了吧,不会出了什么变故吧,要不要再发个电报去问问?

打电话就算了,上次那个电话花掉陈大河一百多,要不是手表卖出去换了笔钱,几乎就要将口袋掏空,这年头的国际长途真心打不起。

心里惦记着大洋彼岸,连上班也没了心情,这几天就在学校泡着,每天到校门口的传达室看看有没有邮件到。

结果邮件没等到,反而被蒂埃里抓了个正着。

“大河你怎么都不回宿舍的?找你好几天了都摸不着人。”

陈大河诧异地看着他,“我不是在外面租房子了吗,还回宿舍干嘛,你可以去那里找我啊。”

“你还敢提这个,”蒂埃里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你都没带我去过,我怎么去找你,真不够义气!”

陈大河两眼茫然,“没和你说过吗?”

“有没有说过你自己不知道?”蒂埃里气呼呼的,“这几天我都是一个人在宿舍,简直无聊死了。”

“呃,”陈大河立刻转移话题,“你没去外面住吗?”

以蒂埃里的智商果然上当,乐呵呵地说道,“上次你不是说让房东帮我把床改成炕吗,这段时间就在施工,前两天刚弄好,我找你就是一起去烧炕呢。”

新炕要烧干烧透才能睡人,一般这时候都会请些亲朋好友过来聚聚,叫做暖炕,听房东这么一说之后,蒂埃里就想到了陈大河。

可这小子经常不在学校,又不回宿舍,要不是今天听他们班上的同学说他这几天都会去传达室,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堵到。

听了蒂埃里的话,陈大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不会叫我班上的同学带个话,让我去找你啊?”

蒂埃里愣愣地看着他,“我没想到。”

这孩子,也是醉了。

既然是暖炕,那就索性办得热闹点,于是两个人分头找人,当天晚上,十几号人呼啦啦地涌进蒂埃里住的房间,灶火点起,整个房里的温度一下子升了起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