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拿起两捆搁到王亚东面前,陈大河看着他说道,“先前说好的,以六十为基点,超过的你拿三成,这些是你的。”

王亚东却看也不看,倒头躺到炕上,翘着二郎腿一摇一摆地说道,“不要。”

“亲兄弟明算账,当初说好的,干嘛不要?”陈大河趴在炕桌上看着他,“我知道你不是嫌少,不过你也不能这样吧,哦,钱都让我赚了,你就落块破表?”

王亚东抬起左手伸到眼前,“不破啊,我感觉挺好的,戴出去能羡慕死那帮王八蛋。”

一手撑在炕桌上,陈大河五官都挤成了一团,“说说吧,怎么个意思?”

“没什么意思,本来我就是想找你买块电子表,没想过在里面挣这个钱,现在不仅我有了,我那些兄弟也有了,而且比市面上卖的还便宜,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陈大河拿眼睛瞟着他,“你说这话的时候敢看着我不?”

“敢啊,”王亚东扭过头,直愣愣地看着陈大河,“都是心里话,有什么不敢的。”

“心里话确实是心里话,”陈大河手指在桌面轻敲着,“不过你肯定还有事儿,最后一次机会了啊,再不说以后也别说了。”

王亚东呲着牙看了他半天,才摇头说道,“你说你这人,怎么就这么聪明呢?”

“不是我聪明,是你太明显,”陈大河拍了拍那两捆钞票,“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一个工人不吃不喝也得好几年才能挣回来,你说不要就不要,未免也太大方了些。”

王亚东撑着身体坐起来,挪到炕桌边看着陈大河说道,“你朋友那边,还有货没有?”

陈大河眉头紧皱,“是你想要,还是别人想要?”

“就我那铁磁,”王亚东老脸微红,不好意思地说道,“和我不一样,他没考上大学,家里安排的工作又嫌乏味,就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陈大河想了想,“他是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还是对做生意感兴趣?”

王亚东笑了笑说道,“都感兴趣。”

这么说就是想做长久生意了,陈大河看着他,“他就没想过这里面的风险?”

“不怕,”王亚东摇摇头,“出不了事,如果不是一个圈子里的,找不到好点的门路,最主要的,是怕别人给他设圈套,否则他也不会让我来问你,最起码都是知根知底的,信得过。”

一听这话,陈大河顿时明白了,王亚东压根儿就不相信这是他朋友给他寄过来的,而是认为就是他陈大河自己的东西,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直接说出来。

苦笑着摇摇头,陈大河看着他说道,“老王,你们家里的来头我也没问过,不过想必也差不了,干点什么不好,不至于冒这个险,非得走这条路吧。”

王亚东摆摆手,“对一般人是风险,对某些人来说,真没那么严重,而且现在国家不是放开了么,有什么不能做的,再一个他又不是提着袋子去摆摊,他也是有人给他散货的,这批货就是他散出去的。”

看陈大河还是低头不说话,王亚东又说道,“我给你兜个底,我们都是一个部队大院的,总字头。”

陈大河愕然地看着他,尽管能猜到这位同学家里来头不小,却没想到这么大。

王亚东嘿嘿一笑,“而且他这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个,之前零零散散地干过几回,他家里老子也知道。”

陈大河只觉得天雷滚滚,“那会允许他干?”

王亚东冷笑道,“他这算什么,最起码还是国家明文允许的,我们那个院子里的,干什么的都有,那些明确不能干的不也有人去干。”

得嘞,陈大河明白了,和自己有太多选择不一样,他那是矮子里面拔高子,只要不去干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家里就随他怎么去弄了,反正死不了就行。

可是自己真没这个货源啊!

陈大河摊着两手,满脸无辜地说道,“我要说我和那个朋友不熟你会怎么想?”

王亚东愣愣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我不信。”

“这样吧,”陈大河想了想说道,“我先问问他,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意思,如果有的话,我让他直接和你那兄弟联系,我不介入,你也最好别插一脚进去。”

王亚东歪着头说道,“这下我是真相信这些货是你朋友的,你也和那朋友不熟了,唉,到底靠不靠谱啊那人?”

“靠不靠谱不知道,”陈大河呲笑道,“不过他是当地的地头蛇,要不要合作,你们自己决定。”

“干了,”王亚东想了片刻,干脆地一拍桌子,“好歹还是你认识的人,总比那些跑单帮不知来路的强,就这么着吧!”

“行,回头我就联系,”陈大河又拍了拍那两捆钞票,“一码归一码,这个你还是拿走吧。”

王亚东摆摆手,“留着做货款吧。”

说完就拍拍屁股走人。

陈大河摇摇头,先把钱都收好,然后骑车去了老宅,每次打电话都要去那边,连油费都比电话费贵,真是亏大了。

电话打到招待所里,接电话的是蔡婶,而且听筒里传来吵闹的声音,似乎人不少。

“蔡婶,那边好像很多人啊?”

“是啊,都是过来搞开发的,定下来了,这边要搞大工程,挖山填坑,你明年来就不会在马路上坐船啦。”

“哈哈,那可是好事啊,以后你们那边也就越来越好了。”

“那可不是,”听得出来蔡婶很是开心,“我们招待所也要升级了,要重建一栋楼做宾馆,归市里直接领导,他们还让我来做招待主任,专门负责接待,哎呀,你说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做什么主任不主任的哦,哎,大河,说起来当时你可帮了大忙,那个外宾走的时候,给领导写了一封感谢信,专门提到了蔡所长和我,领导这才提拔我们的,哦,对了,蔡所长他调去商务局做主任了,负责什么招商引资的事,听说是个很重要的部门,反正我搞不懂,就知道他那个主任比我这个高级多了。”

不在这边了?陈大河愣了愣,又笑着说道,“挺好的啊,那蔡所长现在是不在这边了吗?”

“在呢,”蔡婶赶紧说道,“这段时间一直跟省里来的人开会,就住在这边,你要找他吗?”

“嗯,找他有点事。”

“那好,你等等,我去叫他。”

蔡婶说完就把电话放下,陈大河便静静地等着。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