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翻了个白眼,“你不废话吗,我要是能安分守己地工作,那不如真听你们的安排进个单位上班算了,还这么折腾干嘛,再说了,人家好歹也是个大部委的主任,这点面子你都不给,难道你自己不吃饭啊。”

“少咸吃萝卜淡操心的,”罗东升摇摇头,“知道为什么我把你安排到这个部门来吗?”

陈大河一愣,“不是因为文化交流中心的事吗?”

“那只是一方面,”罗东升淡淡笑道,“那个翟主任,你也不用担心他会不满,在建国以前他就是我的学生,我有个规矩,从不吃学生的请,他也知道,他请我吃饭,只是作为学生的礼貌。”

陈大河愕然地看着他,这个逼装得我给满分,不过你们这样装来装去的不嫌累得慌?

“还有那两个副主任,”罗东升深深地看了陈大河一眼,“廖雪萍是老李以前的弟子之一,左英的丈夫叫杨岳恒,是廖雪萍是同门师兄,仅排在江望楼之下,有他们几个看着,你就只管死劲折腾去吧,”

“至于你的工作手续,她们两个早就已经安排人给你办好了,工作证要明天才能做好,等你下次过来就能拿到了。”

这下陈大河是真的惊呆了,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难怪那两位看自己的时候好像很亲切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

默默地跟在罗东升后面,直到走到侉子边上,他才抬头问道,“他们的事,你知道?”

出乎意料,罗东升摇了摇头,感叹地说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过去的事就这么过去了吧,人呐,得向前看,李老头多半是不会回来了,那些弟子他也不打算再收回来,不过,”

罗东升看着陈大河笑了笑,“你身为他的嫡传弟子,是可以代师收徒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陈大河直咬得牙根疼,这算什么?李老头拉不下脸来,让自己来顶锅?这小胳膊小腿的顶得过来吗我?

罗东升坐到侉斗里,围好围巾戴好帽子,老神在在地叫道,“瞎想什么,还不赶紧开车。”

“还开车,一个破侉子开什么开,有吉普不坐,非得坐我的侉子,也不嫌风吹得慌。”陈大河嘀嘀咕咕地上车踩油门,带着一串轰鸣声飚出了院子。

后面文化大楼上面的一扇窗户边,廖雪萍愣愣地看着陈大河远去的身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廖姐,别看了,去吃饭吧,”左英走过来拉着她,“现在他进了我们部门,以后看到的时候还多着呢。”

廖雪萍回过头,不觉已经红了眼眶,“嗯,我就是看到他,就想到了老师。”

左英搂着她的胳膊,看着窗外的马路长出一口气,“以前的事就让他过去吧,既然李老能跟别人说大河是他的嫡传弟子,也没有拒绝你们帮他要回老宅子的好意,就是有了收你们回去的心思,剩下的,就看怎么去说服大河了。”

“回不回去的我们都不做奢望了,只希望老师能好好的就行,”廖雪萍笑着用衣袖擦了擦眼睛,“好了,去吃饭吧。”

对这些一无所知的陈大河先把罗老爷子送回学校,又回到租的房子里,躺在炕上想着上午开会的事。

虽然设立文化中心的地点最后肯定是领导们去定,而且肯定要经过国务院的同意,不过如果有某个国家主动争取的话,肯定机会会更大一些,要是自己能抢先一步,跟这个国家的人打好关系,以后打交道办起事来也会更便利。

什么样的国家才会主动争取这个呢?

陈大河把双臂反曲枕在脑后,右腿搭在左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抖着,脑子里天马行空神游太虚,前一秒还在分析着哪个国家最有可能,后一秒注意力就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片刻之后,只有一阵轻微的呼噜声响起,这小子果然不是个干正事的料!

一觉睡到傍晚,文化中心的事被他果断地抛在脑后,自己的艺术品生意都还没着落呢,想那么多干嘛,现在去找茜茜吃饭才是正经。

算了算时间,感觉也差不多了,陈大河便将那包电子手表提着去了学校,先和茜茜一起吃过晚饭,再跑去宿舍把王亚东叫了出来。

“给,”陈大河将帆布包递给他,“总共五十七块,都在这里了。”

本来是八十块手表,刚来首都那几天尽跟着李老和罗老四处认爷爷,便送出去不少,最后就还剩下这么些,今天就全部拿了过来。

王亚东连忙接过去,翻出一块二话不说套到手腕上,喜滋滋地看来看去,只看得陈大河忍不住捂眼睛,这么丑的手表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谢啦兄弟,”王亚东把包挎到肩上,然后捂在怀里说道,“正好明天周末,我现在就回去,等后天回学校就给你把钱带过来。”

“嗯,”陈大河点点头,左右看看周围没人,又小声说道,“这东西掉价快,你报价的时候悠着点,如果是自己人的话,最好提前说清楚,别因为点小钱闹得不愉快。”

王亚东一愣,然后伸手拍拍陈大河的肩膀,“明白,你就放心吧,坏不了事。”

说完便转身进了宿舍楼,陈大河看了两眼,也转身离开,都不是小孩子,有些事情点到就行。

结果还没等到第三天,就在周日的晚上,王亚东就找上门来。

“你这地儿真不好找,”王亚东一进门,就开口抱怨,“我说你住留学生宿舍不是挺好的吗,干嘛还非得搬出来住,要找你个人都不方便。”

陈大河理都没理他,而是直接坐到炕上,慢悠悠地说道,“都卖完啦?”

王亚东嘿嘿一笑,先看了看关好的房门,然后把挎着的帆布包取下来放到炕桌上,刷地一下推给陈大河,“你自己看吧。”

陈大河一手抓住帆布包的底部,猛地倒着提了起来,随着包口打开,一捆捆钞票直接砸到桌上,不多不少,正好十捆。

这十捆钞票有厚有薄,陈大河一个个摆好,看清楚基本上都是十元或五元一捆,薄些的是十块的,厚的是五块的,一捆就是一千块,十捆正好一万,这种数钱方法,估计也就他这么一个。

“这么多?”陈大河诧异地看着他,“你不会都卖到了两百吧?”

“你会不会算账啊,”王亚东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五十七块,都卖两百那不是还差一千四,”

说到这里,王亚东笑着凑近来,“一百八一块卖的,我自己的没算,然后有个特铁的兄弟给他算的一百,剩下的刚好一万,都在这了,没问题吧?”

“有,”陈大河皱着眉头看向他,而王亚东却面不改色,依然嘻嘻笑着。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