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还没有等到奥利弗的电报,就先被罗老爷子揪着去了文化部。

“老爷子,这么早就把我叫来,难道他们准备好了?”

陈大河两手插兜站在文化部的大楼前,嘴里跟罗老爷子说着话,眼睛却左顾右盼,虽然这栋楼有点旧了,不过看上去依然颇有几分气势,陈旧的外表下透着勃勃生机,进进出出的人的脸上也都带着希望的光芒。

罗东升一个脑瓜崩就弹到他脑门上,“你小子给我消停点,这里面可住着不少真正的大家,碰上哪个老头子我都得恭恭敬敬的,要是得罪了哪个,仔细你屁股开花。”

陈大河一听,立刻稍息立正站好,两手自然摆动,昂首挺胸跟在罗东升后面进了大楼。

运气不错,跟着老爷子一直走到最里面的办公室,都没有遇到一个大神,让陈大河舒了口气的同时,也隐隐有些失望。

刚才罗老爷子说这里面住着不少真正的大家,这句话一点都不夸张,甚至还有些保守,别的不说,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的小初高语文课本里面的文章,几乎至少有三分之一可以在这里找到原作者,剩下的基本上都已经作古了。

更不用提其他的作家,画家,文学家,电影艺术家,书法家,音乐节,这个家那个家的,这些可都是真正的文化大家,而不是后世那些所谓的砖家,要是能认识几个,就能吹上半辈子。

陈大河脑子里还想着怎么去认识几位真正的大神,前面罗东升已经推开走廊尽头的一扇门走了进去,等陈大河云里雾里跟着进去之后,才发现这里已经坐了有十几个人,在靠近主席位的边上,还留了个空位置。

罗东升进门后,先是指着后面的角落说道,“大河,你坐那边去。”

然后神色自然地坐到了那个空位置上。

“哦,”陈大河规规矩矩地应了一声,默默地走到最深处的角落里坐下。

抬着头自然地环视了现场会议桌上的众人一眼,基本上也都能得到微笑回应,尤其是坐在主席台下首,老爷子对面的那两位四十多岁的阿姨,那眼神就跟看见自家久违的亲人似的,让陈大河心里暗自嘀咕,莫非这两位是罗老爷子的学生?

这时那个大概有五十多岁,坐在首位领导模样的男人说话了,“好了,现在罗老也到了,大家都讨论一下,在海外设立文化交流中心的具体想法,大家集思广益,有话直管说,我们不搞一言堂,也不搞因言获罪,说错了不要紧,关键是要敢说能说,那现在,谁来第一个说说看。”

他话音刚落,下面的人就开始纷纷低声讨论,会议室里嗡嗡一片。

“这位是我们外联局的翟主任,”挨着陈大河的一个女青年同志歪过来小声说道,“名字叫翟国新,是文化部的老人了,也是外联局最早的筹备人之一。”

“哦,谢谢,”陈大河小声回应着,他还以为是罗老爷子的面子让别人主动给他介绍,便友好地笑了笑。

那女同志也笑着回应,继续说道,“罗老对面的是左英左副主任,左主任旁边的是廖雪萍廖副主任,左主任是负责对内文化部门联系的,廖主任则负责对外文化交流联络。”

陈大河刚想说话,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站起来说道,“我觉得应该设在西欧国家,目前虽然我国与美国破冰,但是在欧洲,他们对我们的防范心理还很重,设立文化中心有助于化解或减轻这种误解,嘚啵嘚啵……”

陈大河不漏痕迹地撇撇嘴,这小子太想当然,图样图森破,人家欧洲佬可不是什么误解,而是刺果果的偏见,可不是搞个什么文化中心就能解决的。

那位女同志又介绍道,“这个是刘军,三年前进的文化部,现在负责欧洲部分国家。”

难怪提设在欧洲,陈大河偏着头问道,“大姐,您还没介绍您自己呢。”

“我叫刘雯,你叫我雯姐就好,不能叫刘姐,”刘雯抿着嘴笑了笑,虽然她长得不是特别漂亮,却也是五官端正,配着一张白皙的鹅蛋脸,笑起来也有几分颜色,“因为我们部门还有一个刘姐,她比我要大,我们都叫她刘姐。”

陈大河咧嘴一笑,正要说话,那刘军也正好说完了,便随着众人一起鼓掌。

等刘军刚一坐下,另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男青年也站了起来,“我认为应该设在美国,今年是我们与美国建交的元年,正处在两国关系的最好的时期,设立文化中心有助于加深这种关系,而且美国是西方国家的领头羊,我们可以通过他们来影响到欧洲国家,之前我们与美洲国家的外交联系极少,更需要这样的文化交流,……”

好想法,好主意,不过国家之间可没有真正的友谊,美国决定与我国建交并交好,完全是为了拿咱们当枪使,来对付北边老毛子的,小忙可能会帮点,设立文化交流中心也完全没问题,不过嘛,设立之后,等运作的时候就会知道什么叫软钉子了。

这种分析后世网上大把,老网虫几乎人人都是政治家,实在没什么新意。

“这是负责的美洲区的王建国,”刘雯继续介绍道。

陈大河点点头,了解,今年正好三十岁嘛,要不叫建国呢。

等王建国坐下去,又有一个女青年站了起来,看她身上似乎还带着学生时代的激情,就不知道是今年的毕业生呢,还是正在实习的大四生,但绝对不会是毕业超过一年的新油条。

“我觉得应该设在非洲,”这位职场萌新站起来侃侃而谈,“我们在非洲国家有良好的外交基础,更有利于我们在非洲的运作,而且非洲的形势错综复杂,各国列强在非洲都有利益关联,设在那里,既不会与西方国家脱节,也不会触碰到西方国家的感觉神经,因此我觉得设在非洲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位应该是负责非洲事务的吧?”陈大河歪过头笑着问道。

刘雯抿嘴笑着点点头,“她叫周小芳,今年刚从北外毕业,分配在非洲区。”

后面的人也基本上都是围绕这三个地方进行讨论阐述,基本上没人提到东欧,这时候与苏修的关系还没有破冰,双方正在冷战期。

下面的人嗡嗡喳喳的,只有上面的几个老大稳坐钓鱼台,一副倾耳恭听的样子,就是不开口吭声。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