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里面的内容很简单,奥斯回美国之后,先花了一点时间在写来中国的见闻报道,以及相应的评论分析,直到最近才帮陈大河把那包黄金出手,借着金价大涨的东风,比预期的高了不少,达到三千五百美金,可他左等右等,始终等不到陈大河的电报或来信,便忍不住先写信给他,问问下一步要怎么做。

陈大河看完不禁有些汗颜,貌似都把这位哥给忘了,真是不应该,就算忘了他也不能忘了那包金子啊,下次得注意!

不过这笔钱真心不多,做点什么事都不够,直接买东西回来也不划算,该干点什么呢?

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主意,直到走到租的房子门口,还是没想出什么可行的办法来,索性就这么先放着吧。

推门进了院子,房东大爷立刻叫道,“小陈,有人找你。”

陈大河一看,原来是马安国,看他在正房客厅和大爷喝茶聊天的样子,估计是等了不少时间。

“马哥,你干嘛不去班上找我,”陈大河谢过房东大爷,然后招呼马安国进自己屋,进了门就蹬鞋上炕,又给他倒了杯凉水,“有急事?”

“刚去过班上了,正好下课,就跑这里来堵你,”马安国摆摆手,也不上炕坐,“刚喝了一肚子的水,不喝了,罗老找你,现在跟我过去吧,不过你这头发怎么回事?。”

“换了个发型,凉快,”陈大河随口瞎扯,诧异地看着他,“他找我干嘛?”

马安国嘴角直抽抽,都快冬天了还找凉快,这借口找的也太不用心了点,接着两手一摊,“我怎么知道,他电话打到我们系主任那里,让我找你过去,弄不好是他知道了你请假还有在外面住的事情,叫咱们过去训人呢,我算是被你连累了。”

“没那么夸张,”陈大河嘿嘿一笑,“要是李老爷子说不定会训人,他嘛,还是算了吧,得嘞,去看看他想干嘛,走吧。”

从外面去清华还得绕个大弯子,陈大河骑上侉子,带着马安国直接走北大校园里面穿了过去,罗老爷子的家马安国没来过,陈大河倒来过几次,熟门熟路地直接把车停到门口。

和李老原来的那个院子不一样,罗老住的是一栋两层的老式小别墅,不过他只住了一楼,二楼是学校的另外一位老教授一家,为了方便,学校还在房子边上加装了一副楼梯,看上去有点画蛇添足。

上前敲门,开门的是罗老爷子的夫人,秦月红秦奶奶。

“是大河呀,”秦奶奶一拉开门看见陈大河,脸上立刻笑开了花,“快进来,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奶奶,真是该打,哟,你这头发怎么啦?”

“自己剪头剪坏了,干脆剃掉,”陈大河嘻嘻笑着,“我这不来了吗,秦奶奶,你们都还好吧,老爷子在家吗。”

马安国站在后面满脸无语,刚才不都还说是找凉快换发型么,怎么现在理由又变了。

“好,好,”秦奶奶笑呵呵地指着厨房,“他正在烧菜呢,马上就好,你们先坐,很快就可以开饭了。”

马安国可不敢像陈大河一样心安理得地坐下,立刻卷起袖子走了过去,“我去打打下手。”

“打下手就不用,”罗老爷子围着围裙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两盘菜,“帮忙端菜就行。”

然后看见陈大河,“怎么剪头发了,跟个混子似的。”

陈大河已经无言以对,心里暗暗后悔自己超凡脱俗,以后不会见到熟人就要解释一遍吧!

四人围着餐桌坐下,桌面上摆着三菜一汤,分量正合适,既能吃饱吃好又不浪费,很符合老爷子的性子。

吃饭的时候,罗老爷子也没谈其他的,就是问了一些陈大河的学习情况,这些马安国比他自己还清楚,规规矩矩毫无隐瞒地回答着,只听得陈大河满头黑线,这是怕把自己卖不干净啊,一二三四五都说得清清楚楚,还好没什么负面的评价,老爷子一直都在点头微笑,应该算是过关了吧。

吃过饭之后,马安国知趣地起身告辞,老爷子笑呵呵地把他送出门口,然后转身把门关上,黑着脸对陈大河说道,“跟我过来。”

陈大河冲着秦奶奶做了个鬼脸,两手插兜一摇一摆地跟着老爷子进了书房。

罗老爷子的书房比他的卧室还大,除了四面书墙之外,中间还摆着两个高高的书架,只是在房间的角落里摆了一张红木书桌。

老爷子走到书桌后面的圈椅上坐下,然后指了指桌前的凳子,“看什么看,还不过来坐。”

陈大河从书柜上收回目光,然后用脚把凳子拨开坐了下来,直愣愣地看着罗老爷子,“老爷子,这么多书可不是一天两天能收上来的,而且好多都是珍本古籍,你怎么保存下来的?”

“怎么保存的?哼哼,你想都想不到,”老爷子嘿嘿一笑,“我全部用大木箱子装好,藏到烧锅炉的煤炭库房里,上面盖上三层油布,然后全部用煤炭堆上,让北大一个烧锅炉的校工给我看着,就这么保存下来的。”

陈大河竖起大拇指,“您真绝!”

“那是,”老爷子得意洋洋,“我那些老朋友看见了都羡慕得不得了,这边学校就是因为这批藏书,才坚持调我回来的,北大那边开始还不肯放人,直到调了一批理工科的试验仪器过去他们才松口。”

“清华亏了,”陈大河撇撇嘴,“要是北大那边找你借书,难道你还不借?这调来调去的还不是一样。”

老爷子一愣,“好像还真是啊。”

随后又觉得不对劲,猛地一拍桌子,“我叫你来不是说这个,你给我老老实实交代,我党政策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交代什么?”陈大河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你干嘛?”

“还问我干嘛,”老爷子拍拍桌子,“我就问你想干嘛?”

“我没干嘛啊,”陈大河觉得自己很无辜,“成绩优秀思想进步,就没比我更向上的学生了。”

“我呸,”老爷子满脸的嫌弃,一边拍着桌子一边说道,“你也好意思说得出口,别人是零起点,你是高基础,成绩比他们好是应该的,还思想进步,我问你,找人开了张假证明去请假,你是想干嘛?不住学校非得住外面又是想干嘛?不好好学习,尽搞些歪心思,这是思想进步吗?”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