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江望楼他们把李家老宅房间里的床改成了炕,并在各个房间修了暖道,陈大河还想不起这一茬来。

这时候的集体供暖可没那么普及,普通家庭更多的还是采取分户取暖的方式,也就是家里架个小煤炉,弄个烟筒通到外面,虽然有点作用,可效果还是比暖气要差些,更不能和温暖的土炕相比。

从毛里求斯来的蒂埃里要是在这个房间里过冬,估计会被瞬间秒杀,还不如回有暖气的留学生宿舍来得舒服。

在听了陈大河的恐吓之后,蒂埃里立马跑去找房东,要求撤床改炕,只把房东弄得一愣一愣的,这非洲来的也知道炕?

房东大爷眼睛瞄向陈大河,肯定是这小子说的,里通外国,不是个东西!

陈大河靠在门框上,淡淡地说了一句,“大爷,要是把留学生给冻坏了,弄出外交纠纷来,恐怕您老赔不起啊!”

一句话帮蒂埃里搞定了房东,陈大河便自行离开,蒂埃里这里他不喜欢,他想找南门外的那一片去租房,那里在北大和人大的中间,以后茜茜搬去了人大,离她也更近些。

一个人在棋盘似的胡同里兜兜转转,一路游览着老城的风情,顺便看看贴出来的小广告,就是租房的那种,很正经的。

不比在四九城里单位繁多,死劲地把人往没人住的公房里塞,最后就连恭王府也被活生生地挤成了大杂院。这一片大部分都还是自家的祖宅,一宅里面就一户人家,区别只是有的多几口人,有的少几口人,人少宅子也大的,就会想办法把空房子利用起来,这周边学校的老师学生就是不错的客户,所以弄得房价也不便宜。

没怎么费工夫,就相中了一套闹中取静的宅子——里面的一间厢房,距离巷子口外面的马路就十来米,热闹不喧闹,挺好。

房间当然没蒂埃里租的那么大,但也有个四五十平方的,分里外两间,外间待客里间休息,最关键的是有现成的老炕,而且是里外都有炕道相通,这点他最满意,嗯,房东大爷肯定是从东北过来的。

另外在院子的旁边还有个凹进去的小拐角,和其他两个宅子的院墙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装扇门就能当车库用,停汽车是不够,侉子倒刚刚好。

房东一家五口住正房,东厢就是陈大河要租的这间,西边则是厨房加茅房,在院里靠厨房边上还垒了个鸡窝,养了七八只鸡,看着有陌生人进来,最威武霸气的那只紫红色雄鸡老是在陈大河面前转悠,琢磨着从哪里下口比较好。

不知道自己已成为大公鸡攻击目标的陈大河还在跟房东大爷讨价还价,“大爷,二十块太贵了,我同学租的一百多平里外三间的房子也才三十五呢,您这我看十五块就差不多了。”

大爷眉毛一挑,“他那能有我这儿的好?我这腻子是新刮的,地面是新整的,炕是新盘的,家具是新打的,里里外外费老鼻子劲了,怎么着也得十九块吧。”

陈大河眯着眼睛,看看颜色暗淡的墙面,再看看那有些发红的老炕,“大爷,您这房子新装了多少年了啊?”

“八年了啊,”大爷理直气壮地说道,“他们哪家哪户不是几十年没收拾过了,这一片就属我家最新!所以我跟你说,十八块真心不多!”

啄啄啄,大公鸡试探性地发起攻击。

陈大河随脚踢出,威武将军立刻战略性转移,跑到鸡窝后面咯咯地叫着,丝毫没发现几只母鸡异样的眼光。

“大爷,”陈大河指着鸡窝说道,“您这鸡半夜得打鸣吧,不会吵人睡觉吧?”

大爷一眼瞟过去,“今天就杀了吃肉!”

感受到大爷身上的杀气,陈大河默默咬牙,“十六块,行我就租了。”

大爷一拍桌子,“大老爷们一点都不干脆,十七块,行就给钱!”

陈大河立刻掏出钞票递过去,连押带付,这房子就算租下了。

拿着蒂埃里给的工作证明去找马安国办了请假手续,以后一些大课他就可以不用来参加,不过期末考试还是得过,要是不及格的话,毛国总统来都不好使,得乖乖回学校上课去。

然后就是收拾东西搬家,东西不多,就一个包,里面装着换洗的衣服和一些杂物,再拎上录音机就算齐活。

完了之后又坐着公交回了李家老宅,把侉子骑过来,停到东厢后面的小车库里,陈大河关门的时候试了试,房东大爷亲手钉的木板门还是挺结实的,而且卧室里面还有窗户能看着这里,安全应该没问题。

接下来应该干什么呢?

躺在客厅的炕上,陈大河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搁在炕桌上,眼睛看着烧着茶壶的小煤炉,视线却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租了房子,钱就有点不够花了啊,虽然手头上零零散散还有一百多块,每个月还有二十九块钱的补助,可那些是要留作生活费的,得想办法赚钱才行。

要是再晚个一两年就好了,陈大河心里琢磨着,那时候做点什么生意,虽然还是会被瞧不起,可总比现在全民敌视的强吧,要是再往后推个一两年,摆地摊的都光明正大,凭劳动吃饭,不丢人,就是相亲找媳妇儿的时候难了些,等差不多到了八四年以后,万元户开始成批的兴起,摆地摊的也能发大财,那时候做生意的才会受到追捧,成为媒婆手里的香饽饽,还不够姑娘们分的。

至于现在嘛,除了那些返城的无业青年,还真没有哪个敢去做生意,嗯,如果背个包到处叫卖也算生意的话。

头疼,陈大河换了个姿势继续发呆。

要不要从这些无业青年里找个代理人呢?

可怎么找,找谁,这是个问题!

唉,要是能英雄救美就好了,最好这位美女还有个兄弟,年龄不小工作没有,每天尽在外面瞎混,然后在救姐之恩的感召下,在美好钱景的诱惑下,服从命令指哪打哪,成为自己的生意代理人,他做小富豪自己做大富豪!至于美女要不要倾心相爱以身相许的问题,陈大河脑子里面想入非非,如果真的很漂亮也不是不能考虑哈!

“滚蛋,当写小说呢!”陈大河拍了自己脑门一下,咱可是有茜茜的,坚决不受美女诱惑!嗯,换一个。

或者找个家庭困难的,山穷水尽已成绝路,自己轻轻抬手帮他一把,然后他便纳头就拜,成为自己的小弟,从此一条黑路走到底,撞破南墙也不回头!

或者直接出去拉几个人茬架,打服几个收作小弟?

选哪个好呢?

一时间,陈大河陷入极度狂想不可自拔,完全忘了自己个细胳膊细腿还跑不赢彭雪晴的现实问题,还英雄救美,还茬架,想多了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