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肉是早就准备好的,老刘搁在煤炉上焖了整整一天,比头两次吃的都要烂,不仅香气更浓,口感也更好。

蒂埃里抿一口二锅头,辣得直吐舌头,然后赶紧夹肉,吃得不亦乐乎。

“你想去做临时翻译?”蒂埃里边吃边说道,“是想找实习单位吗,我记得你们都是学校统一安排的吧,而且你才一年级,现在也太早了吧。”

“不是想去做翻译,只是要一张工作证,”陈大河解释道,“主要是为了方便向学校请假用的。”

“请假很难吗?”蒂埃里右手酒缸子左手筷子插着肉,“我们请假好像很方便啊。”

“那是对你们管理不严,”陈大河撇撇嘴,“反正你们是花钱来学习,学好学坏都是自己的,管你们那么多干嘛。”

蒂埃里歪着头想了想,“你是说我们是放羊的?”

“错,”陈大河纠正道,“你们是被放的羊,这句话跟谁学的?用得还不错。”

“你们班上的一个人,好像叫朱利安的。”

陈大河想了想,还是没想起来这是谁的法语名。

“总之一句话,给不给办?”

蒂埃里很认真地想了想,“我们都是北大派的同门师兄弟,照理说我应该帮你,可是这与帮规不符啊!”

陈大河一拍脑袋,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啊?!

“你看啊,”陈大河掰着手指说道,“校规里面没有说在校期间不准工作的吧?”

蒂埃里摇摇头,“没有。”

“没有说不准一年级的出去干活的吧?”

继续摇头,“没有。”

“没有说办了工作证就一定要去工作的吧?”

还是摇头,“没有。”

陈大河两手一摊,“那还有什么问题呢?”

蒂埃里点点头,“有。”

“说!”

“第一,”蒂埃里伸出一根手指头,“车借我用几天。”

“不给,”陈大河当即拒绝,“那可是新车,我都才骑了一两次,搁你你给?”

蒂埃里立刻摇头,“当然不给!”

歪着头想了想,又换了个条件,“我出钱,帮我买一辆一样的。”

这个应该可以找江望楼他们帮忙去买,陈大河想了想便点点头,“我可以去试试,不打包票。”

蒂埃里很严肃地看着他,“你要用大侠的名义发誓,一定尽力而为!”

陈大河立刻举起右手,“我发誓,一定!”

反正又不是大侠,发个誓怕什么。

“行,”蒂埃里点点头,举起第二根手指头,“再请我吃一顿獐子肉。”

陈大河甩甩手,很大气地说道,“剩下的都是你的了。”

蒂埃里很满意,又举起第三根手指头,“既然给你办了工作证,如果使馆真的有需要,你要去履行职责,当然,我会让他们按次付费。”

情理之中的要求,不过分,陈大河表示同意。

蒂埃里又举起一根手指头,“第四点,”

陈大河立马制止,“打住打住,你小说里没看的吗,都说约法三章,只能提三条,超过的不算。”

“是这样的吗?”蒂埃里有些疑惑,随后摆摆手,“算了,反正我是想说第四点没有了的。”

陈大河狂汗,这位同学的思维和正常人有点不一样啊。

“明天拿给你。”既然答应了,蒂埃里办事也很干脆。

“行,谢啦,”陈大河很开心,终于不用每天守在教室了,似乎能看见自由插着翅膀向自己飞来。

然后又想起一件事,看着蒂埃里说道,“老狄,你现在是在外面租房子住吗?”

“是啊,”蒂埃里说起这个,脸上就满是遗憾,“可惜你们国家不准外国人在这里买房,否则这么漂亮的院子我肯定要买个十套八套的,现在只能租房住了,而且还只能租一间,真不习惯。”

土豪都这么任性的吗?

陈大河摆摆手,“我是想问你在哪里租的房子,我也想在外面租一间。”

蒂埃里愕然地看着他,“不是有宿舍吗,你在外面租房子干嘛?”

陈大河立刻反问了回去,“不是有宿舍吗,那你在外面租房子干嘛?”

“我有事啊,”蒂埃里理直气壮地说道,“学校里每天晚上都要锁门,很不方便的。”

陈大河的理由也很充足,“我都要去做临时翻译了,当然更需要空间了啊。”

蒂埃里表示鄙视,“你那个是假的!”

陈大河也鄙视回去,“说得好像你真有事一样!”

“那宿舍怎么办?”蒂埃里摊着两手,“就这么空着吗?”

两人相视一眼,齐齐扔给对方一个嫌弃的眼神,“浪费!”

北大外面有个中关村,最早被称为“中湾儿”,后来又叫“钟关儿”,后来又变成“中官村”,最后改成了“中关村”。

又有人说以前这里到处都是老公坟,呃,不是老公老婆的老公,而是和写书不写完的同类的那种,所以才被称为“中官村”,后来因为不好听才改成“中关村”。

简直瞎扯淡,这里到处都是河汊子,谁往那埋啊,而且对面就是满清皇帝经常住的畅春园,哦,这满人和汉人不一样,喜欢住太监坟旁边?没事出门一看,哦嚯,进中官坟了哦!就不嫌晦气?如果是太监的庄园还差不多。

所以陈大河更愿意相信“中湾儿”这个说法,这里以前不是海淀镇么,到处都是河沟子,水多,叫中湾才正常啊。

这里也真是个好地方,周围三百六十度,被一溜儿的中国最顶尖的大学包围着,简直牛到没边了,把房子租在这里,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现在的中关村还没有后来的高楼大厦,除了大片的荒地,就只有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四合院,还有街道两旁阴翳蔽日的大树,蒂埃里租的房子就在北大东门外面一颗大树底下的四合院中,不是李家老宅那种三进三出的大院子,只是一个小小的小院子而已,而蒂埃里租的就是最大的正房,房东反而全家搬进了厢房里。

陈大河像模像样地参观了一下,在蒂埃里期待的眼光中,淡淡地给出了两个字,“不错。”

“只是不错吗?”蒂埃里有点失望,两手比划着说道,“我的房间足足有一百方,分成了客厅书房和卧房三间,每个月要四十块钱呢!”

四毛钱一方的月租,真心很高了,可陈大河依然摆出一副欠揍的表情,“那是你不会选,我问你,你以前在这里过过冬天吗?”

“冬天?”蒂埃里茫然地摇摇头,“我今年才来的中国,怎么会在这里过过冬天。”

“那就对了,”陈大河打了个响指,指着他的那张大床说道,“所以你得赶紧跟房东说,让他给你把这张床改成炕,要不然你就等着冬天被冻死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