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默默相互依偎着坐在台阶上,看着天色慢慢暗下去,陈大河拍拍有些酸麻的双腿,拉着茜茜一起站了起来,“走吧,咱们也该回去了。”

“嗯,”茜茜乖巧地点点头,拾起放在地上的包,陈大河拎着录音机,两人挽着手慢步出了院子。

走出院子没几步,就看见马安国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看着陈大河和茜茜手上的东西,马安国脸色一黯,忐忑地问道,“李老师,真的出国去啦?”

陈大河亮了亮手里的东西,笑了笑说道,“那可不是,这不,我收拾东西来了呢。”

“唉,”马安国叹了口气,“怎么突然就走了呢。”

“怎么说话的啊,”陈大河眉头一挑,“那是出国,不是走了,是飞了。”

“你这也没好到哪里去,”马安国翻了个白眼,苦笑着摇摇头,“我正准备考他的研究生,指望还能给他做徒弟呢。”

“徒弟你就别想啦,”陈大河嘿嘿一笑,“那老爷子昨天可跟我说了,我就是关门弟子,知道啥叫关门弟子不,要不要我给你解释下。”

“你成心气我是吧,”马安国眯着眼睛瞪着陈大河,那高大魁梧的身材看上去还是挺有压力的。

“徒弟是没了,”陈大河话头一转,“周老爷子的研究生做不做?”

“嗯?”马安国顿时眼睛瞪得老大,“说清楚,咋回事儿?”

周老爷子就是和李中和住对门的那位,同是西语系的顶梁柱,地位成就虽然比不上李老爷子,倒也没差到哪里去,他的研究生也是出了名的难考。

陈大河拍拍肚子,“哎呀,这一天没怎么吃饭,好像饿了。”

“少废话,”马安国冷笑道,“不就是想宰我一顿吗,别说你马哥不大方,后门老刘家走起,二锅头管够!”

陈大河嘿嘿一笑,“马哥爽快,走!”

老刘家不是什么餐馆,而是真的在老刘的家里面,老刘是学校食堂的一个校工,平时帮相熟的老师学生做几个家常菜赚点加工费,一般人还摸不到那地儿,至于餐馆,国营的就算了,个体户的要等到差不多明年的这个时候,才有第一家饭馆开张营业,现在这时候还真没得选。

运气不错,老刘去乡下采购的时候,顺道收了一只獐子,才剥皮抹盐挂上,两人到了一看,陈大河立马整只定下,今天先切一条后腿,炖上满满一大锅解馋再说。

今天就他们一桌,陈大河和马安国相对而坐,茜茜坐在他旁边,拿着酒瓶子倒了满满两缸子五十六度的牛栏山二锅头。

马安国端起搪瓷缸子喝了一大口,然后把酒放下说道,“先说好,其他菜我请,这只獐子不算。”

“瞧你那点出息,”陈大河鄙视地看着他,“你每个月工资也不算少吧,又没见你养家的,攒钱干嘛。”

“谁说我没养家,”马安国喝酒上脸,这时脸色已经有些潮红,“我老家龙江的,老婆孩子都在老家待着,每个月工资一发,先寄大头回去,剩下的才是生活费,算起来还没你们的补贴多,请你吃饭喝酒没问题,这只獐子真买不起。”

“本来就没让你给钱,你想买也不给你,我还准备带回去好好吃几天呢,”陈大河端着酒缸子说道,“龙江那边好像这东西不少吧。”

“嗯,傻狍子更多,”菜还没上来,马安国拈了颗花生米,笑着说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冬天没吃的,就出去打猎,全靠这东西养活一大家子,这两年没怎么吃,还有些想了。”

“让嫂子给你寄点过来呗,”陈大河笑道,“也给咱开开洋荤。”

“这算什么洋荤,”马安国哈哈一笑,“寄就算了,那东西太重,费钱,回头我给你带两只,就是要等上一段时间了,要等过年回去才行。”

“行,”陈大河点点头,本来就不是冲吃的来的,自然也不介意什么时候有,继续和马安国聊着,“李老爷子走的时候安排好了,你直接报周老的研究生,考试过了就行,至于收徒弟的事,”

陈大河看着他,“那是他随口画的一个饼,当不得真。”

“我知道,”马安国苦笑着点点头,“就是有个侥幸心理,万一他当真了呢。”

“哎,马哥,”陈大河好奇地问道,“你那么想当他徒弟干嘛,研究生不也一样,以老爷子的性子,做了他的徒弟,也不会给你什么特别的优待吧,要求更严格还差不多。”

“嗨,你不知道,”马安国又喝了一口酒,双臂撑在桌子上说道,“我跟你说,就以前我们那班上的同学,有一个算一个,就没有不想拜老爷子为师的,他对学生严是严,可也是真好,什么东西都是倾囊相授,就怕你学不会,不怕他藏着不教的,而且生活上也是事事关心,我不是说其他老师不好,但我真认为老爷子就是最好的,”

“只可惜,后来他离开学校,我们也中断学业,再后来我就去当兵了,等两年前再回学校,才知道当年他的那些徒弟,竟然一个都没去送他,”

说到这里,马安国红着眼眶一拍桌子,“所以再见到老爷子的时候,你不知道我那心情,我就对自己说,一定要努力,成为老爷子的徒弟,好好的,给他争份光!”

“明白了,”陈大河点点头,“你是为他,不是为自己。”

“我为个什么自己啊,”只喝酒不吃菜,这位龙江的汉子也有了两分醉意,拍着桌子说到,“知道我从部队出来是什么级别不,我跟你说,营长!在边境真刀真枪拼出来的,”

话一出口,马安国猛地打了个寒颤,捂着嘴低头不吭声了。

喝酒误事啊!

陈大河看了茜茜一眼,茜茜笑了笑,起身走到后面看看老刘菜做好了没有,再这么干喝酒,这位同志还不知道得醉成什么样子。

很快老刘就将一个大搪瓷盆子端了上来,满满的一盆獐子肉,用干辣椒炖得烂烂的,惹得陈大河口水直流,拿着筷子抄起一块就丢到嘴里,“呜呜,好吃。”

马安国也立马抄起筷子夹了一块,呜呜地吃个不停。

等老刘又上了两个小菜,就算是齐活了,前头房里只剩下三个人吃饭。

刚才的话陈大河就当没听到一样,一边吃着一边说道,“回头你就报周老的研究生,我也就比你晚一年,到时候咱们就是同学了哈,明年这时候我就只叫你马哥,马老师就彻底拜拜啦。”

“也是李老安排的?”看陈大河点头承认,马安国酸溜溜地说道,“背后有人就是好啊,可怜我们这种孩子没人疼哦。”

陈大河忍不住打了的哆嗦,这么一个三十来岁的壮汉哀怨的样子很是让人无法接受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