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两人就留在老宅子里过夜,躺在新铺的床铺上,陈大河眼睛瞪得像个铜铃,翻来覆去地就是睡不着。

好不容易后半夜迷迷糊糊地睡去,等早上醒来时一照镜子,脸上毫不意外地挂着两个黑眼圈,被精神飒爽的李老爷子嘲笑了半天。

“这个老头子心真大,真不知道是怎么睡得着的,”陈大河喃喃地吐着槽,跟在老爷子后面出去吃早餐。

“老头子我今天中午就走,你还有课,就不用送了,这顿早饭就算给老爷子我送行了。”李中和背着双手,优哉游哉地熟门熟路走到巷子口一间早餐铺前,一屁股坐在小板凳上大声叫道,“油条半斤,豆汁儿两碗,肉包子四个,炒肝一碗。”

“油条半斤,豆汁儿两碗,肉包子四个,炒肝一碗,好嘞您呐请稍等,”里面一位师傅应声叫道,片刻之后就有个围着围裙,白白胖胖的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个托盘。

将托盘里的东西一一放到桌上,这位师傅习惯性地说了一句,“东西上齐您请慢用,”

等他抬头一看,顿时愣住,随后惊喜地叫道,“您是,李,李大爷?您老回来啦?”

“回来啦,”李中和呵呵地笑着,“不过我马上又要出去,想你这里的豆汁儿了,就带孙子过来喝一碗,喝完好滚蛋。”

然后又对着陈大河说道,“这位是李师傅,也姓李,和我是本家,从他父亲开始我就在他家喝豆汁儿了,那时候也是他给我端上桌,后来我回国了,这里也改成公私合营,我还是来他家,几年前去上剅,走的时候也就是在这,李师傅请我喝了一碗豆汁儿,我才全须全尾的回来的,所以我今天又来啦。”

“哟,那您是得喝一碗,”陈大河笑着站起来打了个招呼,“李师傅好。”

先不提李师傅年长,又和老爷子是几十年的老熟人,单冲他敢请李老爷子喝豆汁儿,就该站起来问好。

“好好好,”李师傅笑着连连点头,“小伙子人挺精神的,以后是住这儿了吗,那得常来啊。”

至于孤家寡人的李中和哪来的孙子,他提也不提。

“哎,”陈大河笑道,“以后只要我住这儿,早餐就您家了。”

“行行,保证你吃得好好的,”李师傅笑起来像个弥勒佛,又看着老爷子说道,“李大爷,前些时候我看您那宅子里的人家都给搬走了,就猜是不是您要回来,嘿,这果不其然回来了,不过您这才回来怎么又要出去啊。”

“啊,单位上出公差,”李中和呵呵笑道,“得去外地很长一段时间,”

说着又指向陈大河,“那宅子也转给我这孙子了,以后他那有什么事儿,你们这些街坊可得搭把手。”

“瞧您说的,这话就见外了,”李师傅故作不满的表情,“您孙子不就是我侄子吗,我还能不管他,再说了,就冲您李大爷的名头,这附近的街坊哪个敢不卖几分面子啊,放心吧您就!”

陈大河心里顿时一暖,这哪里是来吃早餐,这是怕他人生地不熟的会吃亏,来介绍他给附近的街坊认识啊。

这时又有客人上门,李师傅才说道,“您们先吃,待会都凉了,我先招呼客人去。”

“行,那你先去忙,”李中和笑呵呵地挥挥手,然后端起豆汁儿喝了一口,对着陈大河说道,“要想认识这京城,就得从豆汁儿开始,尝尝。”

结果陈大河果断地拿起包子啃了一口,嘴里含糊不清地嘿嘿笑着说道,“傻子才喝你这豆汁儿,别以为我不知道,这玩意儿不甜不咸的,喝不惯的第一口肯定会喷出来,我吃肉包子就行。”

“嘿,我还骗不了你,”李中和咧着嘴笑道,“罗老头跟你说的?”

“他跟你一样坏,”陈大河歪嘴斜鼻的,一副嫌弃的表情,“尽忽悠我喝豆汁,说什么一口豆汁,一生难忘,这话我信,不过得反着来理解。”

“这老头儿尽坏事,”李中和遗憾地摇摇头,刚想说话,这时又有认识的老人家过来,于是又聊上了。

这一顿早餐吃了足足一个小时,陈大河前前后后认识了十好几个人,名字一个都没记住,反正不是这个大爷,就是那个奶奶,要不就是叔叔阿姨,就混了个脸熟,在这一小片也算是挂上号了,不至于被人像新迁户一样对待。

要不是陈大河上午还有课,李老爷子也还要收拾东西,这顿早餐估计能跟午饭连成一块儿,吃到下午去。

回去的时候李中和开着吉普车,陈大河则骑着侉子跟在后面,一路轰鸣过去很是拉风。

拉风是拉风,不过十月的京城已经有了几分凉意,早上的风又带着寒气,除了脑袋上戴着头盔还好之外,身上冻得直哆嗦。

于是陈大河想起了家里的军大衣,“看来得赶紧弄一件天王同款的,要不然大冬天的没法开出门啊!”

白天一天陈大河按部就班地上着课,等到一天的课上完,才带着茜茜去了李老爷子住的小院。

此时已经是人去屋空,对面的周老和新搬进来的那户人家也都没在,院里空荡荡的,陈大河里里外外转了一圈,然后一屁股在老爷子房前的台阶上坐下来。

茜茜收拾好陈大河的东西,拎着个包从里面走了出来,另一个手里还提着一台录音机。

把东西放到地上,然后坐在陈大河旁边,默默地挽着他的肩膀没有说话。

“嘿,”陈大河突然笑了一声,“这么多想出国的学生,就没几个出去的,结果这老头子反而跑出去了,你说让他们知道是不是该捶胸顿足大哭三声啊。”

茜茜皱着鼻子,娇憨地捶了他一下,“又叫老头子,替李爷爷打你。”

“行行行,不叫他老头子了,”陈大河哈哈一笑,反手把茜茜搂住,“茜茜知道不,老爷子连咱们的结婚礼物都给了呢。”

茜茜小脸刷地一下变得通红,羞得把头藏在陈大河怀里装起了鸵鸟。

“这里又没人,还害什么羞嘛,”陈大河另一只手揉了揉茜茜的头发,“想知道是什么吗?”

茜茜依然不起来,埋着头摇了摇,表示不知道。

“一套三进三出的老宅子,”陈大河轻声说道,“就在皇城边上,还是李家的祖宅。”

茜茜身体一僵,猛地起身看着他,惊讶地说道,“祖宅?”

“他是担心一去不回,清理后事呢,”陈大河抿着嘴,脸上再看不到笑容,“一去万里,要是能找着亲人,估计他也就在国外定居了,这宅子留着也没用,要是找不着,这宅子也就废了,索性提前给了我们。”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