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没有伸手去接,反而靠回到椅背上,笑着说道,“现在就给结婚礼物未免也太早了些吧,女十八男二十才准结婚,还有好几年呢,您还是留着到时候再给吧。”

“到时候再给,到时候我老头子在不在还不一定哦,”李中和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将手里的文件袋扔了过去,“给你你就拿着,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开始客气了,算起来这套宅子还没那块手表的表盘贵,你就好好收着吧。”

陈大河慌忙接过,拿着文件袋看了看,又看着李老爷子,“真给?别以为我眼瞎,你这一屋子的家具,不是紫檀就是黄花梨的,可不比这老宅子便宜。”

“废个什么话,”李中和瞪了他一眼,随后站起来背着手走到门口,看看外面漆黑一片的院子,沉声说道,“我走以后,要是有人送东西过来,喜欢你就收着,不喜欢就扔出去。”

陈大河眼珠转了转,轻声问道,“这套宅子,是他们帮忙搞定的?”

“哼,不是他们还有谁,”李中和冷笑了一声,然后又叹了口气,“那么多人发还房子,有几个是能全须全尾拿回来的,我认识的那几个老朋友自己的房子都还没拿回来,又哪来的闲心帮我,这可是十几户人家,又不能拿权势压人,还不是那几个刚好管着这块的王八羔子,费时费力才办成这事。”

“你这属于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厨子,”陈大河撇着嘴说道,“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有什么拉不下脸的,他们回来跟你认错,你要是原谅就认他们回来,不原谅也跟他们说清楚,把他们都叫过来大骂一顿,什么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的,怎么恶毒怎么来。”

“你才狼心狗肺,不对,你是没心没肺,”李中和回过头,没好气地骂了一句,然后低声说道,“我也想通了,要说回来,他们当年也不算是错,最起码,他们还没有一个在背后捅我老头子刀子的,比起那些父子反目兄弟阋墙的强多了,”

“哎,”李中和又叹了一口气,神情落寞地说道,“可我就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啊。”

陈大河呲着牙也不说话了,虽然这事他没有经历过,但也看过一些,还真不能说谁对谁错,只能说是世事弄人吧。

“小子,你过来,”李中和突然冲陈大河招招手,“带你看样好东西。”

“啊?”陈大河站起来,跟着老爷子又往外走,到了前院时,李中和到门口摸索片刻,随着咔擦一声响,拉亮了前院的电灯。

就着灯光又往倒座房西边走去,一边摸着钥匙一边说道,“这里以前是佣人住的地方,不过我家佣人不多,就在四十年用半边房子改了两间车库,就是这里了。”

说着便开锁拉门,然后又拉亮电灯,陈大河进去一看,里面是一个约五十多平米的空间,别说停两辆车,挤着点再加两辆都没问题,靠街道的那边还有两扇木板门,应该是车子的出入口,此时这车库里自然没有汽车,不过停着一辆崭新的深绿色边三轮。

“长江750侉子,照着BMWR71的样子仿制的,”李中和走过去拍了拍车把手,带着几分萧瑟笑道,“以前这里停着一辆别克,一辆BMWR71,回国后那辆别克车就让我给捐了,就留了一辆边三轮,后来我离开之后,那辆边三轮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昨天我过来的时候,这里就停着这辆长江750,估计是他们找不到原来的,就用这个替了,现在也归你啦。”

陈大河皱着眉头看了看他,“老头子,你到底是出国找人呐,还是交代后事啊,我怎么听得瘆得慌。”

“有你这么跟老人家说话的吗,”李中和反手一巴掌轻轻拍在陈大河脑袋上,“老头子要是死了,你就负责给我披麻戴孝,要是不跪足三天,老头子我还回来找你。”

“得,”陈大河举手投降,“您老还是长命百岁吧。”

“不过这东西我是真喜欢,”陈大河腿一迈就坐了上去,扶着车龙头说道,“怎么样,帅吧。”

李中和却没有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他,似乎在想着什么。

“老爷子,”陈大河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什么情况?”

李中和猛地回过神来,神情复杂地看着陈大河说道,“二十六年前,我儿子正好十五岁,就和你现在差不多大,我给他买了一辆宝马摩托车,他也是像你刚才那样,坐上去问我帅不帅,我,”

说到这里,老爷子嘴唇颤抖,眼泪夺眶而出,“几天之后,我就离开他回国了,以后就再也没见过啦。”

“老爷子,”陈大河赶紧下来,扶着李中和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自己则蹲在旁边,轻声问道,“当年您怎么没带他们回来?”

李中和平复好心情,才继续说道,“当年我们回国的时候,因为机会难得,走得非常突然,本来想着带他们一起回来的,可我的女儿却正好生病,她当时才十一岁,受不得长途劳累,她哥哥主动留下来照顾她,我就把他们安排在一个美国朋友家里,本想着过段时间再接他们回国,可没想到,这一拖就是好几个月,等我拜托的朋友找过去的时候,那里只剩一片被烧毁的废墟,一家人都不知去向了。”

陈大河问道,“他们就没留下什么联系方式?”

“没有,”李中和摇摇头,“我朋友打听到,那个地方当时发生过一起冲突,听说是死了不少人,也烧毁了不少房子,孩子们寄宿的那家正好在冲突范围之内,受了池鱼之灾,再之后,就打听不到任何消息了。”

陈大河刚想问怎么没去找警察,可话还没出口自己就先摇头苦笑,那个时候两国正是对立的时候,请警察去查两个华人孩子,就跟请小偷去看家一样不靠谱,没准还反被讹一把,惹出一身骚来。

“哈,”陈中和哈出一口长气,强笑着说道,“仅有的好消息,就是在那次事故中,没听说有华人遇难,这才给了我一点点希望。”

尽管陈大河向来嬉皮笑脸油嘴滑舌,可这时候也只能沉默以对,默默地陪着老爷子。

“当年尼总统访华,本以为有机会再去美国,可没想到又起波折,这一等又是将近十年,”李中和苦笑着摇摇头,“我这次出去,就没打算一个人回来,要是能找着他们,我再带他们回来和你团聚,要是找不着,”

“找不着我替你找,”陈大河突然说道,他也不说什么安慰的话,现在老爷子要的也不是什么安慰,“要是你活着的时候还找不着,我替你接着找,找着了就带他们去见你。”

“行,”李中和泪流满面地哈哈大笑,“你这小子果然没白收,就这么说定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