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陈大河纳闷的样子,李慧芳不由得抿嘴笑了笑,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哎,小班长,你明天准备做什么?”

“啊?”陈大河回过神来看着她,“哦,去逛逛圆明园吧,就在学校后面都没去逛过,想明天去看看,你呢?”

“我啊,应该是去图书馆看书吧,”李慧芳伸出手指,勾起被风吹乱的发丝夹到耳后,“除了图书馆,好像我也没地方可以去。”

“就这么两天假,泡什么图书馆啊,”陈大河笑道,“学习和工作一样,都要懂得劳逸结合,你明天还是给自己放个假吧,错过明天,再想休息就得等元旦了。”

这个时候可没有后世的国庆七天乐,也没有那么多的节假日,现在不仅普遍是每周休一天,也就是大家口中的单休,每年也只有四个节假日,元旦一天、春节三天、五一一天、十一两天,全部法定假日加起来也就七天。

而且对普通工人家庭来说,这些周末和节假日基本上也被杂务所占据,大多是在家里搞劳动,修东补西啥的,要么是去看望长辈陪陪小孩,也没办法好好休息,于是就有了战斗的星期天,疲劳的星期一这种流行说法。

学生们虽然不像工人兄弟那么辛苦,周末比上班还累,可平时学习起来也好不到哪儿去,日常的周末都被自习和讲座所占据,李慧芳也是其中出了名的拼命三娘,所以陈大河才建议她多休息。

尽管知道陈大河只是出于同学之情才说这些话,李慧芳还是心里一暖,笑着点点头,“行,那我明天也偷个懒,在宿舍睡个懒觉。”

“睡什么觉啊,不如跟我一起去逛园子算了,”陈大河心不在焉地随口说道,完了之后才觉得不对,赶紧补充了一句,“不是说你和我两个哈,茜茜也去的。”

“我知道,”李慧芳秀脸闪过一丝红晕,嘴上却若无其事地说道,“这样会不会不方便?”

陈大河正要说话,彭雪晴突然回过头叫道,“你们怎么这么慢啊,快点过来,这个糖人好好玩啊。”

两人相视一笑,快步走了上去,只见茜茜一手一只糖人,冲着陈大河晃了晃,然后递给他一个,“这个是你的。”

陈大河接过去,拿着就是咔嚓一口,咬掉那小人儿一条胳膊,“唔,好吃。”

茜茜撇着小嘴说道,“你怎么就吃了啊,我还想留着呢。”

“留什么糖人啊,留真人就行了,”陈大河嘻嘻笑道,“再说这东西不经放,不等回去就化了,赶紧吃了算数。”

“哦,”茜茜举起自己手里的那个小女孩,试了几口还是不敢咬下去。

结果陈大河握住她的手,又是咔嚓一口咬掉脑袋,嘴里吱吱呜呜地说道,“嗯,这下可以吃了。”

茜茜举着少了个头的糖人哭笑不得。

彭雪晴咬咬嘴唇,笑着递了一只糖人给李慧芳,“芳姐,你也尝尝。”

“谢谢,”李慧芳接过来,眼珠转了一下说道,“刚才班长邀请我明天一起去逛圆明园,你要不要一起?”

啊?彭雪晴猛地扭头看着陈大河,一下子弄不明白他的意思。

顶着彭雪晴和茜茜诧异的目光,陈大河顿时感觉头都大了三圈,不就是随口客气了一句,怎么会有解释不清的感觉呢!

误会自然是没有的,就算陈大河不解释,茜茜自己也会替他找理由,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难解释的事儿。

说清楚之后,彭雪晴自然也加入明天的游玩行列,尽管茜茜心里有点小小的不乐意,可还是抿嘴笑着表示欢迎。

大部队继续前进,这次三个女生凑到一起,陈大河又是一个人吊在后面,至于其他人,早就跟着王亚东一起冲在前面玩得是不亦乐乎,谁还来管他。

如今的北京城再小,也不是他们可以一天逛完的,众人沿着什刹海公园,走街串巷钻胡同地走马观花,很是感受了一把老北京的风情,而陈大河则一路摸着下巴,琢磨着现在要是弄几套老宅子攥在手里,是不是就可以在三十岁时直接宣布退休了呢,谁还管他小马老马小王老王的,活得自在才是正经!

与陈大河这个财迷不同,其他人则忙活着找留学生结对,还好今天来的大部分都是法语国家的,要不然还真不够分,还有那七个学姐学长,也被两三个围一个的分了个干净,就现在这种初级阶段来说,他们比起留学生还好使。

就连一直和茜茜在一起的彭雪晴和李慧芳两人,也意外地跟丽莎聊到一块,于是三人组变成了四人组,只有陈大河依然形单影只地吊在后面,留学生那一方认为他是组织者,属于主人方,自然不需要他们来陪,而法语班的同学则认为他和留学生们很熟,也就没人管他,结果他也乐得清静,任由他们拉帮结对地学习口语。

于是一场游玩变成了现场交流会,人群中此起彼伏地冒出一句句法文,中间夹杂着几句外国人别扭的中文,让一直跟着大队伍的红袖章老太太很是郁闷,这听不懂没法监控啊。

其实这些人的法语口音都不怎么标准,陈大河跟着李老爷子学到的才是标准口音,不过这年头能找个练习口语的外国友人真心不易,实在没得挑啊,而且他们专业也不是以口译为主,而是以法国文学作为学习研究的重点,只要能体会语言中的意境,口音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嗨,大河,你怎么一个人在后面?”蒂埃里从人群中冒了出来,郁闷地看着人群说道,“我也是一个人,他们都有人围着,竟然没人找我,真不可思议。”

“啊?”陈大河诧异地看着他,“不能吧,我看那些留学生都不够分的,怎么还把你给落下了。”

“还不是杜雷,他说我不是法语国家的,我们毛里求斯人也说法语的好吗,难道听不出我说的是法语?该死的西非佬,最好别去南非,否则我让他好看。”

“呃,貌似毛里求斯是在东非吧,你们还在丽莎的马达加斯加东边。”

丽莎就是马达加斯加人,咋一看上去还有点像亚洲人,就是肤色稍微深了一些,可也比蒂埃里他们白多了,在非洲老乡里很是受到追捧。

“那也是南非,”蒂埃里很认真地说道,“就是南非,不是东非,我们和马达加斯加是一起的。”

“好吧,南非,”陈大河自己也弄不清楚,他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了。

“大河,”蒂埃里撞了一下他的肩膀,“不如你找我吧!”

“啊?”陈大河愕然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学习结对啊!”蒂埃里说道,“你找我学习法语,我跟你学习汉语,我们还在一个宿舍,多么方便!”

“拜托,”陈大河鄙视地说道,“你的法语还没有我标准好吗,我这是标准的巴黎口音,你跟我学还差不多。”

“都一样,一起学习,”蒂埃里毫不在意地摆摆手,“就这么说定了。”

这两人的结对学习就是个玩笑话,结对聊天看小说还差不多。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