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东西来路光明正大,没什么可隐瞒的,陈大河就把那次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所以说,你一分钱没花,”李中和晃了晃手里的金表和金笔,又指着那只大蛇皮袋子,“就赚了这么些个东西?”

“嗯哼,家里还有一大堆腊肉粮食,哦,还给二中弄了一批物资,”陈大河点点头咧着嘴说道,“还行吧。”

“什么叫还行吧?”李中和咬着牙倒抽一口冷气,“就该让老孙和老王看看,什么叫做生意,还好意思一口一个经济学家,一口一个买卖人的,连个半大小子都不如,难怪当年他们出的主意你不肯去干,弄了半天原来是看不上啊。”

“哈哈,低调,低调,”陈大河一手叉腰,一手高高举起,差点就要上天。

真相当然不是看不上,而是时机不对,不敢干啊,上次那些都是扯着公社的幌子办的,最后还落了个不讨好,当然,他也不在乎那些,有实惠就行。

“滚蛋,”李中和笑骂了一声,然后把手里的东西递回去,“收好,别让人看见。”

“明白,”陈大河收起金表,又把笔递了过去,“这个你拿着,给你装样子用。”

“老头子我还用得着这个撑面子,”李中和嘴上不屑,手却伸过去接住,“不过既然是你小子孝敬的,我就收了。”

这支金笔虽然价值不菲,不过比起那块江诗丹顿就要差太远,倒不是陈大河占老爷子的便宜,而是这位李老爷子孤身一人,要是儿子女儿都找不回来的话,多半还是他来负责给老人送终,两人之间的关系不是用钱能衡量的。

要是得天之幸,还能把亲人找回来,大不了还回去就是。

看着陈大河把行李一样样规整好,李中和才撑着打架的眼皮子回房休息。

这座小院四面通风,周围又有大树遮阴,屋里也没那么闷热,躺在铺着凉席的床上,陈大河迷迷糊糊地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等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拉开房门走出去,几位老爷子依然是一人一把椅子,端着茶缸侃大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话。

马安国早就走了,那辆车还是找学校借的,他去还完车就没再过来。

陈大河转回去拿了电子表又走了出来,高高举起笑道,“老爷子们,发福利了啊。”

“赶紧的,”罗东升高声叫到,“李老头都嘚瑟半天了,我说你小子还是不是年轻人啊,比我们老人家都能睡。”

“废话,你先奔波几千里试试,”和徐老汪老混熟之后,陈大河便本性毕露,对罗老头说话也没之前客气。

“不就几个小时的飞机么,有什么累的,”罗东升嘀咕着,眼巴巴地看着陈大河手里的电子表,“快给老头子看看这洋玩意儿。”

陈大河懒得理他,把手里的电子表分了分,挨个发了出去,“这是从南边带回来的新玩意,老爷子们要是不喜欢,送晚辈也不错的。”

罗东升他们自然不必说,徐老和汪老也不客气,伸手就接了过来,倒是吴红英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我们都还没给见面礼呢,怎么能收你的东西。”

“没事,又不是外人,”徐闻平反而大手一挥,“我老头子也来试试这新鲜玩意儿。”

说着便把电子表带到手上,还乐呵呵地晃了晃。

陈大河笑着说道,“有长辈送晚辈见面礼的,也有晚辈孝敬长辈礼物的啊,吴奶奶您就放心收下,我那还好多呢。”

“就是,”郭奶奶也说道,“这小子就是个小财主,以后还有大把好东西孝敬你呢。”

“行,”吴老太太呵呵笑道,“那干孙子送的,我就收了。”

陈大河囧然,什么时候就成干孙子了,自己怎么不知道。

汪文阳也不客气,拿起电子表就戴上,另一块则揣到兜里。

看到这两人都毫不客气地收下,罗东升同李中和两人脸上的笑容更盛,这两人从不收任何人的东西,就算是自家晚辈孝敬,也会回一份更重的礼物,既然接下陈大河给的东西,就代表认下了这个人,以后陈大河有什么事,只要是跟他们相关的,也会责无旁贷主动出手,再不用李老罗老去说情。

其实这两年,他们这个小圈子的人,从李罗两人嘴里听了太多关于陈大河的话,因为有着共同经历的关系,早就先入为主地对他有了极好的印象,见面之后一看,也确实很不错,便果断认下这个晚辈,要不然以他们的身份,别说是收东西,想搭句话都难,更不会参加这个小辈的接风宴,哪怕和李中和关系再好也一样。

晚饭依然是吴奶奶和郭奶奶两人操办,虽然没有中午那顿丰盛,也够得上大餐的标准,算是把李中和前后两个月的肉鱼指标都吃了。

吃完晚饭,众人三三两两地散去,走之前,老校长叮嘱陈大河明天别睡懒觉,上午要接他去儿子家里认认门,然后老两口坐明天晚上的火车回去,调档案的事,谁都没提。

至于去罗东升家,便被排到了后天,而且李老和罗老还给他安排了其他几位今天不在首都的老爷子见面,行程一下子排得紧紧的,顿时让陈大河有种成为重要人物的赶脚。

第二天在田老爷子的儿子田毅家里待了一天,再把老爷子和郭奶奶送上车之后,又跟着李老和罗老到处串场,几天下来腿都跑细一圈,好酒好菜吃了一肚子,最后也不知道是廋了还是胖了。

认识了这么多老爷爷,这要是混玄幻系统流,陈大河只想环首四顾大叫一声,还有谁!

时间一晃,就到了开学的时候,张玉梅也带着钱茜茜来了首都。

首都火车站,钱茜茜刚从出站口出来,一看到陈大河的身影,就欢快地扑了上来,“大河哥,想死你了。”

也不管周围异样的眼光,陈大河拉着茜茜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瘦了,回头给你好好补一补。”

“不要,会长胖的,”茜茜撅着小嘴,随后嘻嘻笑道,“你想我了没。”

“我说你们两个,回家再腻歪去,在这里也不臊得慌,”张玉梅在后面笑骂道,“还不过来提东西。”

“好嘞,”陈大河笑呵呵地接过两个大包裹,带着她们上了一辆停在站前广场上的伏尔加,插钥匙打火,方向盘一转,开着就往北大而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