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和红着脸,满身酒气地指着边上那个小房间说道,“这个房间给你留着,要是哪天学得晚了,就在这里住,平时还是住学生宿舍,搞特殊不好。”

“本来就没想过搞特殊,”陈大河拉过自己的包裹,一边拆开一边说道,“什么叫学得晚,难不成下了课还得来这里补习,你想累死我啊。”

“你小子,就是不知道珍惜,”李中和一巴掌轻轻拍在陈大河后脑勺上,自己却打了个趔趄,酒劲上头,有些站不稳,便扶着把椅子坐了下来。

“你出去看看,哪个学生不是下课后主动自习的,就算现在放暑假,也有大把人不回家,留下来学习,找到一个老师就缠着问,学校图书馆都不够用,不到熄灯不回宿舍,你要是有人家一半的勤奋,老头子我至于把你卡在这里么。”

老生常谈的话,这几个老爷子不知道说过多少次,陈大河耳朵都起茧了,所以自动略过,从蛇皮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搁到桌上,“喏,这是给你的。”

李老愣了愣,看着盒子说道,“什么东西?”

“上面不是写了吗,录音机,日文看不懂啊,”陈大河继续翻着袋子。

“哼,我看不懂日文,我去东大教日文都没问题,”李中和嘴里嘀嘀咕咕的,拿过盒子一看,“哟,还是崧厦的,高档货啊,哪里来的?”

“你不是问我去南方干什么吗?”陈大河指着蛇皮袋子说道,“就去买了这袋子东西。”

“这些都是?”李中和拉过袋子看了看,“你买这么多干嘛?罗老头也有?”

“他一个搞哲学的要这个干嘛,没给他带,”陈大河说道,“买了五台,你的,我的,茜茜的,还有两台一个是给田老爷子带回学校,一台是给别人带的。”

给别人的那台就是带给平安派出所汪所长的,当时就承诺过要给他带一台,而且现在办证这事多半已经穿帮了,少不了被钱卫国的一顿数落,回头让田老爷子带回去给他安抚一下,不收钱不合适,就收他一百块,他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

至于另一台,本来是想给家里用,看到田老爷子才想起来,忘了学校的那一份,就算交给老爷子带回去,他也会磨着陈大河充公,还是直接给学校了事,家里的以后再说。

“看不出你小子还是个有钱人啊,”李中和把盒子放回桌上,手搭在盒子,眼睛一睁一闭地说道,“怎么,地里抛出金疙瘩啦。”

“你刨个金疙瘩试试,”陈大河想了想,又把装着照相机和电子表的那个盒子翻了出来塞到床底下,嘴里还在说着,“这些都是挣的辛苦血汗钱,分分都沾着汗呐。”

“扯吧你,”李中和头一摆,满脸不屑地说道,“要说是你老子陈德山的辛苦钱,我信,你辛苦?下辈子吧!”

“确实是辛苦,”陈大河扭头看着他,露出一排大白牙,“不过是上辈子。”

李中和当他又在说胡话,摇着头说道,“说你小子胆小吧,那几年的时候,你敢在田间地头大声背外语,说你小子胆子大吧,老孙头和老王头给你出的那些挣钱的主意,你就一个都不敢动,只会领着帮小子去摸鱼捉虾,实在是气死个人。”

“你还敢说气人,鱼虾都被你们几个吃了,还好意思说我,”陈大河在原地转了两圈,想了想又把盒子从床底下拖了出来。

“不是,我说,”李中和看着陈大河忙上忙下的,“你在干嘛呢,吃饱了消食啊?”

陈大河不理他,从盒子里翻出一捆电子表,掰着手指头算,“罗老头和秦奶奶两块,田老爷子和郭奶奶两块,徐老爷子和吴奶奶两块,汪老爷子一块,呃,也是两块吧,一共是八块,再加上我和茜茜的,一共十块刚好。”

秦奶奶是罗东升的老伴,老家是隔壁津门的,前两天回老家了,要明天才回首都,几年前去上剅看望罗东升的时候见过一面,也是个和和气气的老太太。

“哎,你这是礼物大派送啊,一送送这么多,怎么老罗都有这个东西,我却没有,我也要,”李中和又开始摇头晃脑地耍酒疯,像个小孩子似的在赌气。

“不是给你录音机了吗,要这个干嘛,”陈大河没好气地说道,“这就是块电子表,给他们拿去哄小孩的。”

一听这话,李中和也不吱声了,愣愣地想着什么。

陈大河话一出口,就知道不对,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从盒子里又抽了一块出来,“唉,怕你了,给你一块,小心点别弄坏了,拿出去能卖一百多块呢。”

李中和笑呵呵地一把夺了过去,二话不说套在手腕上,“你就吹吧,这破玩意儿还要一百块。”

然后又把自己手腕上带着的一只黑皮白盘的手表摘了下来,递给陈大河,“老头子不占你便宜,这块赏你了。”

陈大河接过一看,“哟嚯,江诗丹顿的,行啊老爷子,你这一块表就能换套三进三出的大院子啊。”

“屁,”李中和不屑地说道,“那也得有识货的人才行。”

“唉,不是,”李中和这时才反应过来,“你怎么认识这牌子的?”

晃了晃手里的手表,陈大河眉飞色舞地说道,“不仅认识,我有块比你这个还要好的。”

“你就吹吧,”李中和满脸鄙夷地看着他,“这块表是当年老头子我去美国的时候,花了好几千美金买的,国内根本就没得卖,后来藏在老屋院里的树下面才逃过一劫,你的表能比得上它,我不信。”

陈大河眉头一挑,“五零年的时候,从联军军官手上缴获的百达翡丽金表,要见识一下不?”

“你有?”李中和一听,连酒劲都醒了一大半,一把抓住陈大河的手腕,“快拿出来看看。”

“就你这样子,哪里像个教书的,就是个财迷,”陈大河嘴不饶人,手上却没停,从装衣服的袋子里翻出一件厚衣服,又从衣服里面的内口袋中掏出那块在小市场开张时换的金表,还有那只附送的金笔。

“你个小财迷还有脸说我,”李中和一把夺了过去,一只手一个拿着仔细打量,“错不了,正品的百达翡丽金表,拿在手里感觉就不一样,还有这个,老款派克金笔,也错不了,都是好东西啊,你小子打哪弄来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