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奇怪地看了李中和一眼,也懒得猜这小老头又在打什么坏主意,直接对着罗东升说道,“简单,茜茜学的是新闻专业,你给她找个实习单位就行。”

如果罗东升没有吹牛的话,以他的人脉关系,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罗东升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满脸古怪地看着陈大河,“小子,你还挺替你小媳妇考虑的啊。”

陈大河没有接话,而是同样以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边上的一位个子高高,脸颊偏胖的老爷子顿时哈哈大笑,“难怪老李非得把这小子招进来,专业怎么样且不说,单看这反应就是个人精,比大部分学生都要强。”

李中和也嘿嘿一笑,指着那位老爷子说道,“小子,看好咯,这就是你小媳妇儿的系主任徐闻平,首都的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的头头脑脑,有一半是他的门生,还不赶紧上前拍马屁。”

陈大河一听,顿时大惊失色,连忙上前两步作了个长揖,“原来是徐老爷子,真人当面,小子有眼不识泰山,恕罪恕罪!”

“嗯,虽然演技有些浮夸,但应变灵敏,说辞语气到位,是个可造之才,”另一位老爷子接过话,“小子,不如来我们北影吧,学好了推荐你去北影厂,先练个两三年,行的话就给你做主角,怎么样?”

“不怎么样,”这回轮到罗东升说话了,轻描淡写地对着陈大河说道,“这是北影学院的,干什么的不用管,叫什么也不用问,反正以后你们也扯不到一块儿去。”

“滚你的蛋,”那位老爷子一脚虚踢了过去,笑骂道,“你罗老头就这样教后生的?”

李中和又是哈哈一笑,“这个是汪文阳,北影学院表演系主任,你叫汪爷爷就行,以后想看电影了,找他准没错。”

陈大河狂汗,这都什么人啊,那个徐老爷子还好说,好歹算是一个系统的,说不定还是一个院子里的,不过这位北影的汪老爷子又怎么会和他们两个扯到一起呢,不搭噶的好不,嗯,多半是徐老爷子的朋友,肯定是。

“大河,你这要求我可做不到了,”罗东升指着徐闻平说道,“老李早就跟他打过招呼,一年级不算,从大二开始,每周末到首都电台和电视台去轮流实习,表现合格,就可以留下,电台电视台都行,看茜茜自己的意愿,表现优秀,分配去中央台,怎么样,还满意不?”

“满意,满意,”陈大河两手紧握嘿嘿直笑,当着别人的面提走后门的事,好尴尬啊。

歪着头想了想,又冲着徐闻平讪笑道,“徐老爷子,要不也给您带一罐?”

“好啊,”徐闻平也不客气,笑着点点头,“我也尝尝老李头念念不忘的酱菜是什么味儿。”

汪文阳指着陈大河笑道,“给老徐头送酱菜,你小子是头一个。”

“哦哦,”陈大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连连点头,“您老也有,也有。”

汪文阳摆着手哭笑不得,李老头说这小子皮还真没错,还没有哪个后生敢跟自己开玩笑的。

“你想累死你小媳妇儿啊,”李中和一巴掌拍在陈大河肩上,“走,去后面洗个手,再出来吃饭。”

李中和的老伴前些年过世了,儿子女儿都在国外,后来也失去联系,如今也不知是死是活,现在就孤家寡人一个,平时都是吃食堂,或者在同院的徐闻平或周世晶家里蹭饭,今天陈大河过来,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还是徐闻平的老伴吴红英和田鸿雁的老伴郭绍贞操办的,刚才两人也一直在后厨忙活,没有出来。

夏天天气热,便把席面摆在院子里,石桌上搁一个大圆桌面,两冷八热十个菜,基本上都是荤菜,中间再放一盆翡翠白玉羮,呃,其实就是青菜豆腐汤,两瓶茅台酒摆上,九个人围成一桌,席就算成了。

“哟呵,”陈大河看看桌上的菜,又看看李中和,笑着说道,“老爷子,这半个月工资打不住吧?”

“嘿嘿,还行吧,光有钱还不行,”李中和得意洋洋地昂着头,“一个月前,我就把老徐和对面老周家里的肉票鱼票搜刮了一遍,才凑出来这么一副席面,就凭这个,你小子以后就该改口叫老爷子,别一天到晚李老头李老头的,凭白拉低我身份。”

“呵,你还有身份?”

陈大河还没开口,对面坐着的徐闻平老伴吴红英先说话了,指着李中和笑骂道,“你这老头子,我怎么说我家攒的肉票少了那么多,还以为是藏哪儿给忘了,闹半天全让你搜刮走了啊。”

徐闻平也急眼了,冲着李中和直瞪瞪,“你这老李头,不是说好了全推老周头上吗,你怎么还说出来了呢。”

李中和闹了个大红脸,一巴掌轻轻拍在自己嘴上,“看我这嘴巴,一忘形就给说漏了,老妹甭着急,下个月的肉票我都给你留着,行吧。”

“算了吧,”吴红英扶着酒杯说道,“你那几两肉票还是留着给自己和大河补充营养吧。”

“嘿嘿,还是老妹通情达理,这样,我连罚三杯,以示赔礼。”李中和连连点头,端着酒杯就要喝。

坐在他旁边的陈大河连忙一把按住,“得嘞,你自己想喝就直说,别扯吴奶奶的大旗,”

又转过头冲着吴红英笑道,“吴奶奶,您说是吧,等下您得吃多点,把亏的都吃回来。”

“对,大河说得有道理,”吴红英也笑道,“你这老头子一喝多就耍酒疯,等下还得赖我,那可不划算,我还是听大河的,吃回来最好。”

“行行,怎么说都是你有理,我算是服了。”李中和从善如流地小抿了一口,自己的酒量自己知道,真要三杯下去,好菜就便宜别人了。

酒桌上面,你三言我两语,借着酒劲上头,气氛很快就上来,陈大河那张嘴也不是白给,哄得徐闻平老俩口和汪文阳都开开心心,尤其是吴红英,直嚷嚷着要收陈大河做干孙子,把郭奶奶瞅得酸酸的,心里却又很高兴,有李中和和罗东升,还有这两位老爷子护着,陈大河就算闯了什么祸,也吃不了多大的亏,这才算是放心了。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才算完,吃饭时一直安安静静的马安国照例干苦工,把刷碗的活给全包了,其他几位老爷子都回房休息,年纪大了,而且前些年都遭了不少罪,身体还是有些撑不住,陈大河则跟着李中和进了里面的房间。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