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白云山的林荫山道上,太阳透过层层树枝,撒下斑驳的光点。

奥斯松开挂在脖子上的照相机,两臂张开深吸了一口气,“真舒服,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

“当然,”陈大河扶着悬崖边的栏杆,看着远处的林海,轻声说道,“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在这里活动,在我国古代历史中,有无数的文献,和名人的作品记载过这里,山脚下的这座城市也与这座山休戚相关,所以,这里不只是一座风景优美的景区,而是蕴含着丰富历史文化的精神象征,象征这座城市,象征这里的人。”

“是吗?”奥斯诧异地看向四周,“原来这里是一座圣山,难怪你会说这里能找到这个城市的灵魂,虽然它并不是很高,也没有奇特的风景,但这里的确很美,和这座城市也很搭配。”

呃,陈大河愣了愣,似乎用圣山来理解这里也不算错,只是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毕竟这里的人虽然喜欢这座山,可还远远没有到崇拜的地步。

不过跟身为教徒的奥斯没法说这些,也不需要,所以陈大河直接换了一个话题,“奥斯,你知道吗,这座山所有的树,还有建筑,”

陈大河指着四周说道,“全部是三十年前重新种植,修建起来的。”

“什么?”奥斯诧异地瞪着眼睛,“这不可能,这里的树木没有明显的分界线,很显然它们的生长周期是同一时期,如果真是人工林,那需要数量非常庞大的人力才能做到。”

“你说的没错,”陈大河伸出大拇指点了个赞,“就是动员了大量的人力,开辟了一条沟通南北的公路,修建公园及旅舍,种植了重现白云山万木葱茏、生机勃勃的园林景观树木,而且,”

陈大河伸出双手,张开十根手指,“同时还修筑了十个水库,而这些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的。”

“真是不可思议,”奥斯愣愣地看着远处的阵阵绿涛,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在四十年前的战争时期,广洲曾经被侵略者占领过,”陈大河继续说道,“由于激烈的抵抗,城市里大片区域遭到破坏,这座山也被摧毁,只剩下一座牌坊,和部分寺院的断壁残垣,直到建国之后,这里才和这座城市一起得以重建。”

奥斯沉思片刻,然后抬起头看着陈大河,“陈,我想我明白了你的意思,的确,你们勤奋,努力,而且服从命令,能在废墟上重建一座大城市,同样,如果你们的政府决心去做另外一件事,就有很大的几率成功,是吗?”

“不仅仅是这样,”陈大河笑着说道,“这座山被摧毁,然后被我们重建,这就是文明的延续,我们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从未断绝的古文明,哪怕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野蛮摧毁,我们依然会重新站起来,并屹立在世界之巅,坚毅和韧性已经渗入中华民族的骨血,相信我奥斯,这次也不例外,低谷之后就是山峰,这里,将会是我们复兴之路的起点。”

“好吧,我相信,”奥斯摊着双手,苦笑着说道,“可我只是一个记者,这次也只是一次普通的民间访问,我做不了什么。”

听到这话,陈大河不禁摇头失笑,“没人要求你去做什么,只需要把你看到的听到的,如实的报道就可以了。”

难怪后世的西方人说中国人都是政治家,他们对这些方面确实不怎么敏感,学校里也不会教这些,更多的还是注重眼前和现实的利益。

后世还有人提议取消学校里的政治课,认为这种课程会限制思维的发展,还有其他不可言说的东西,那些人根本就不懂,这些课程教会人的,是怎样的一种大局观,或者,他们根本就是别有用心。

连陈大河都能看出来,奥斯的采访行为,只是省委领导向外界传达自身态度的一种方式而已,根本不需要奥斯去做什么,只需要如实报道就行,当然,能说几句好话最好,或者哪怕说些负面的坏话也没关系,因为领导们只是想告诉别人,这里是开放的,坦诚的,那么自然会有精明的政治家和商人注意到这里,也许不会主动过来,甚至依然会防备,但在我们主动去找他们的时候,就会有那么几个人,不会关上沟通的大门,这就够了。

陈大河之所以费尽心思地和奥斯说这些,除了身为国人的爱国心之外,还带着一些自己的小目的,如果能说服奥斯,在他的报道中能带有哪怕一点点的正面倾向,或者增加一点这方面的内容,想必领导会记住他的这份功劳。

而对于奥斯,如果他能够接受陈大河的观点,那么这些讲解会让他的报道更丰满,更有灵魂,这对他也是一件好事,得到了好处,再加上两人相处得也不错,自然就可以加深两人的交情,美国人同样也讲人情,有这份交情在,以后请他帮点小忙自然是顺理成章。

两人继续向前走,不觉走到山顶,陈大河看见前面有个小卖部,回头冲着奥斯笑道,“奥斯,你有口福了,我带你去吃样好东西。”

来到小卖部外面的桌椅前坐下,陈大河冲着里面叫道,“阿婶,来两碗豆腐脑。”

“这里的豆腐脑用的水,是这座山上的山泉水,配上白糖味道很不错,”陈大河跟奥斯解释道,“来这里的人一般都会吃这个。”

很快两碗豆腐脑端上桌,陈大河付完钱,拿起调羹吃上一口,香甜滑腻,这里的山泉豆腐脑果然名不虚传。

“唔,好吃,”奥斯刚吃了一口,便眼睛发亮连连点头,“要说对这里最喜欢的,还是你们的食物,似乎每个中国人都是美食家,很简单的东西,却能做出特别不一样的美味。”

“当然,”陈大河笑道,“我们有五千年的历史文明,早在几千年前就有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说法,对美食的追求从未停止过,”

“就比如这个豆腐脑,”陈大河盛起一调羹举起来,“在南方,一般都是放糖,或者蜂蜜,在北方,则是放酱油和香菜,还有放辣椒的,那又是另外一种味道,”

说到这里,陈大河耸耸肩,“可惜那种我吃不惯,我就是个彻底的甜党,总希望全天下的豆腐脑都是甜的,就像那些咸党希望豆腐脑绝不放糖一样。”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