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完相片,陈大河带着奥斯继续赶往下一个地方,与之前一样,每到一个地方,几乎五分钟内就会被围得水泄不通,让这两个人活生生地过了一把天王巨星的瘾,不过倒是没有再拍什么合影,这种照片有一张就够了。

他们也并没有去什么名胜古迹,好吧,现在也没有什么名胜古迹,那些历史建筑大部分都还是一片残瓦断墙,等着后人来修复呢。

去的主要都是普通人生活的场所,人来人往的大街,路边的商店,正在放暑假还没开学的中小学校,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气味的医院,人声鼎沸气味浑浊的菜市场,完全没有后世景区影子的荔枝湾,当然,还有少不了的街道宣传栏和展现社会风采的宣传队,这些人和物,都一一留在了奥斯的照相机里。

本来最后两个地方奥斯是不愿意去的,但陈大河跟他说,既然是来实地采访,那么就要看全,看完,不要只看一半,只看自己想看的东西,那样的话,他这个记者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中立记者,只是一个有立场有倾向,但唯独没有原则的媒体人而已。

对此,奥斯不仅从善如流地跟着去了街道办的宣传室,更在当晚思考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主动要求,请统战部的人安排自己参观工厂和正在施工的工地,省市电台和电视台,以及专门的历史展览馆。

这样一来,不仅统战部的领导有些惊喜,对陈大河更添几分好感,陈大河本人也乐得轻松,有统战部安排的专业人士做向导,又有专车接送,他只需要做好奥斯私人的翻译工作就好,比头一天舒服多了。

两个人马不停蹄,走马观花地看了两天,等到第三天,奥斯再次婉拒了专业向导,又只剩下了他和陈大河两个人。

中午吃过午饭之后,陈大河坐在街边的椅子上,指着远处的山影说道,“奥斯,这两天我们一直在这座山脚下晃,今天上山去,怎么样?”

“上山?”奥斯看了看远处的白云山,还是迟疑地摇了摇头,“算了吧,这次时间太紧,我必须尽可能多的了解你们的社会情况,游玩的事情还是先放一边吧,等我下次来中国,你再带我去。”

“奥斯,”陈大河看着不算高的青山,眼神迷离地说道,“你已经看了两天,对这个城市和这里的人民有什么看法吗?”

“这里的人们很勤劳,很努力,也很快乐,”奥斯说道,“但那是因为私欲不高,很容易被满足,他们普遍收入不高,虽然能保证日常生活所需,但也仅此而已,而且市面上物资贫乏,绝大部分东西都需要限量供应,所以并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在美国,任何一个像他们一样努力的人都能过得更好。”

这是以为我不知道美国也有阶级的吗,努力就能过得好的,应该仅限于白人吧。

不过没必要和他争辩,陈大河撇撇嘴不置可否,“还有呢?”

“还有就是你们的公务员和执政者,非常敬业,而且会努力做到更好,只是在眼光和能力方面还有待提升,对市场和社会实际情况把握不足,会让他们的行为得不到想要的效果,甚至会产生相反的效果,”奥斯继续说道,“但很明显,他们并不像西方媒体宣扬的那样,什么压迫奴役的,都统统没有,这些该死的撰稿人,他们侮辱了自己的记者身份。”

说到这里,奥斯满脸通红义愤填膺,看到他的样子,陈大河挑挑眉头,有些明白为什么省委的领导会允许这样一个美国记者入境随意采访,这就是一个理想化的愤青,或许会有自己的小心思,和对现实的妥协,但本质上,他还是一个有原则有职业道德的热血青年,在撰写报道时,至少会秉持客观的态度,而不像绝大部分的西方记者带有偏见。

呃,好吧,是热血中年,奥斯都已经快四十岁了,比自己老爸陈德山年纪小不了多少,只是陈德山常年劳作,看上去年纪要大许多。

陈大河并没有出声,示意奥斯继续。

奥斯挥舞着双手侃侃而谈,“社会环境方面,你们趋于保守,非常信赖,或者说依赖自己的政府,但由于贫穷和社会机会较少等原因,有时候会产生困扰和迷茫,这点你们需要作出改变,用你们的话来说,这叫社会矛盾,当矛盾累积到一定程度时,就会爆发,如果不能提前解决,会很危险,但是我现在看不到这种可能会发生改变的趋势。”

“奥斯,”陈大河斟酌着说道,“任何社会环境,都不一是某个人,或某段时间能造成的,而是整个社会长时间的集体影响,同样,要改变这种现状,也需要长时间,有计划的努力,我大致能猜到省委领导同意你入境采访,并积极提供协助的目的,就是希望你能向世界传达我们的态度,希望打开大门,同世界交流的态度,你看,你能坐在这里,并自由地进行采访,这就是改变的开始,不是吗?”

“对,也许你说的对,”奥斯迟疑地点点头,“我希望这种改变能持续下去,并且力度更大,但是未来无法预期。”

“不,是可以预期的,”陈大河笑着说道,“因为无论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都是一样的,现在我已经看到了这样的趋势,你也不否认,自己看到了这样的趋势,你就应该把你看到的东西,客观地介绍给你的读者,因为你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记者,不是吧?”

“当然,我当然会,”奥斯紧抿着双唇点头,“尽管我不知道这种改变的力度有多大,会持续多久,但是我会遵循自己的职业道德,向我的读者介绍我所看到的,触摸到的,真实的,正在发生改变的中国。”

陈大河咧着嘴笑了笑,“谢谢。”

“不用客气,”奥斯耸耸肩,“我明白你们的集体荣誉感,就像我们美国人常说的,国家利益至高无上一样。”

“好吧,”陈大河一拍双手,站了起来指着远处的白云山说道,“来吧奥斯,跟着我去爬一次白云山,这座广洲城就是依托白云山修建的,在那里,你可以找到很多有趣的东西,包括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和灵魂,还有,”

陈大河转过头,郑重地看着奥斯,“还有,它会告诉你,我们的这次改变,会震惊世界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