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正值上班的高峰期,很快马路上就出现无数的自行车大军和行人,有的急匆匆地赶着去上班,但也有很大一部分人连上班都顾不上了,齐刷刷地堵在大街上,围在陈大河和奥斯五六米开外,好奇地看着两人。

准确地说,是好奇地围观奥斯,陈大河只是顺带而已。

奥斯拍好照片,回过头来一看,发现有这么多人围着自己,而且还有更多的人陆续拢来,顿时吓了一大跳,将照相机紧紧地搂在在怀里,略带不安地靠近陈大河,“陈,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要做什么?”

陈大河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先是示意奥斯稍安勿躁,然后看了看周围,就想上前去问问怎么回事,正常来说,既然奥斯是官方同意入境采访的,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麻烦才是,这些人围在这里是干什么呢?

他往前一步,奥斯也亦步亦趋地往前一步,他们正前方的人群立刻往后退了好几步,就好像在躲什么东西一样。

陈大河看看人群,在看看身后的奥斯,脑子里灵光一闪,似乎想起来什么,却又没抓住。

又往前一步,那群人也集体后退,但还是紧紧围着没有散开。

等等,陈大河注意到一个细节,刚才他动的时候,那些人并没有动,但奥斯跟着动的时候,他们才慌忙往后退,他们是在怕奥斯?

“奥斯,你先站在这里别动,”陈大河抛下一句话,也不管奥斯探究的眼神,直接走了上去。

果然,这次没有人后退。

“同志,你们这是做什么呢?”陈大河走上前问道。

“看外国人啊,”一个二十多岁,工人模样的男青年带着一点好奇,理所当然地说道,“从来没看到过外国人,就过来看看,还真和我们长得不一样,他们那边的人都长那个样子吗?”

“是啊,好奇怪的样子,眼珠是蓝的,头发是黄的,那皮肤白得吓人,不是有什么病吧?”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婶眼珠子都不转一下地看着奥斯,明明是在跟陈大河说话,却看也没看他一眼。

陈大河狂汗,原来是这么回事,这时才想起来,上辈子上小学的时候,思想品德课里就有不准围观外宾的内容,后来还在笑话,外宾有什么好围观的,还专门写进课本里去,没想到竟然还真有这种事。

转回来对着奥斯苦笑着说道,“奥斯,他们在欢迎你。”

“啊?”奥斯惊愕地看着他,“欢迎我?你确定没弄错?”

“是的,我很确定,”陈大河点点头,“好吧,放松点,虽然表达的方式奇怪了一点,但他们很热情,不是吗。”

“好吧,好吧,”奥斯看到这些人确实只是围在那里,没有表现出恶意的倾向,也就放松下来,耸耸肩说道,“你们表达欢迎的方式还真是很独特,我上次来广洲,只是在你们的政府大楼里做了一些室内采访,没有出现在公共场所过,所以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这让我有些惊讶。”

陈大河也笑了起来,看了看周围的人,突然想起上辈子看过很多次的一张老照片,皮迩卡丹第一次到访中国时,在首都街头同样引起轰动,他走在一群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中国工人中间,穿着一身长款黑色毛料大衣,脖子上随意地搭一条围巾,两边和后面的人随着他的脚步移动,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

陈大河看着上身白色T恤衫,下身蓝色牛仔裤,脚蹬白色运动鞋的奥斯,笑着说道,“奥斯,我有一个好主意,”

“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奥斯有种不祥的预感。

陈大河指着周围的人群,“和他们合拍一张照片,怎么样?”

“呃,”奥斯有些僵硬地转动脖子看了看周围,“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不,这当然是一个好主意,说不定会记入历史的,”陈大河笑道,“你不会是在害怕吧?你说过你之前是个战地记者的。”

“别激我,没用,”奥斯笑道,“我更不觉得会记入历史。”

“为什么不会?”陈大河眉毛一挑,“你现在不就是在创造历史吗,时隔多年之后,第一个到中国民间采访的美国记者,如果再加一张这样的照片,不是更有意义吗。”

奥斯歪着头想了想,然后说道,“好吧,你说服了我,现在,你需要去说服他们。”

“这个很简单,看我的,”陈大河说完,便向着人群走去。

“同志们,”陈大河大声叫道,同时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本本,这是早上那位统战部的同志拿给他的临时工作证。

把临时工作证高高举起,冲着众人晃了晃,“我是省委统战部的工作人员,奉上级领导的指示,陪同这位,从美国远道而来,了解我国,向世界介绍我国的记者同志,领导说了,我们要好好配合这位记者同志,让他把我国的友谊带回去,传播出去,现在,这位记者想和大家合拍一张照片,来向世界介绍我国人民的好客友善,和良好的精神风貌,请大家配合一下,合个影,好不好?”

话音落下,现场一片沉默,正当陈大河再想说几句的时候,先前被问到的那个青年工人叫道,“和外国人合影?还有这种好事?没骗我们吧?”

呃,陈大河满头黑线,还以为他们不愿意呢,原来是不敢相信好事会落到自己头上,也难怪,这年头照张相可不便宜,更何况是和外宾合影,他们不答应才怪。

“当然是真的,”陈大河指着奥斯说道,“外宾人也在,照相机也有,骗你们干嘛。”

“那好那好,”担心奥斯有病的那位大婶也满脸激动,连病也不怕了,“你说,要怎么拍?”

其他人也都同意,没有一个不愿意的,于是几十双眼睛盯着陈大河,等着他的指令。

陈大河看了看周围,双手往前推,“这样啊,大家听我指挥,一起往后退十步。”

这年头的人的确是令行禁止,随着陈大河口中的报数,他们齐刷刷地往后退,几乎占了半边街道。

“奥斯,过来,”陈大河转过身,冲着一直站在原地的奥斯招招手,“照相机给我,你的照相机更好,就用你的拍,你站到他们中间去。”

奥斯苦笑地将照相机摘下来递了过去,“好吧陈,不过这个你会用吗?”

陈大河撇撇嘴,“不就是个照相机吗,有什么……”

摆弄了两下,果断地递还给奥斯,“不会用,教一下。”

后世用的都是全自动对焦的单反相机,这种操作复杂的双反相机见都没见过,当然要求助了,不懂就问才是好孩子。

奥斯自觉地调好角度和焦距,然后走到人群中间,转过身来面对着陈大河,嘴角勾起,微笑,周围是众多身穿灰蓝色服装的市民。

陈大河身体微曲,按照奥斯教的做了一回人工快门器,随着咔擦一声,这一刻被固定下来,成为难得的珍贵影像。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