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冲着蔡婶笑了笑,刚准备说话,边上的奥斯好奇地挥挥手,“嗨,陈,你们是说什么呢,关于我吗?”

“是的,”陈大河转过身看着他,“我跟他们说了,你希望能尽快去广洲,他们表示可以明天送你过去。”

“真的吗?”奥斯满脸的惊喜,随即又露出疑惑的眼神,“可是我听说这里很多地方都被水淹了,可能要两三天的时间才会退水,这还是没有新的暴雨的情况下,我要怎么过去呢,直升飞机吗?”

“不不不,”陈大河笑着连连摇头,“奥斯你想多了,没有直升飞机,只有快艇,他们说可以用快艇送你去广洲。”

“快艇?是从海上走吗?”奥斯瞪大眼睛,“真是见鬼!你知道的,我不喜欢水!”

“如果要尽快去广洲,你只能这样过去,”陈大河耸耸肩,“而且之前你还需要翻越一大段山路,体验各种中国的传统交通工具,包括刚刚坐过的舢板船,以及使用生物动力的马车,嗯,也许会有人力车,如果没有马的话。”

每从陈大河嘴里多出一句话,奥斯的眼睛就睁大一分,等陈大河说完,他的眼睛已经瞪成了一个圆。

“舢板船?马车?”奥斯连连摇头,“不不不,陈,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陈大河微笑地看着他,“或许你可以晚几天过去。”

“不,绝不,”奥斯咬牙切齿地摇着头,“英勇的奥斯怎么会惧怕该死的马车和水,好吧,就明天走。”

“靓仔,”蔡婶担心地看看奥斯,对着陈大河说道,“外宾同志没事吧,我看他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对我们的安排不满意?”

“不是,”陈大河回过头笑道,“他是听到明天就可以走,太开心了。”

“那就好,”蔡婶舒了一口气,虾仔和明仔一直吊在半空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只是奇怪外宾开心的表情和这边好像不太一样,倒有些狰狞的样子,不过管他呢,也许他们那边就是这种习俗呢。

“陈,我还有一个请求,”奥斯又说道,“我希望你能做我的向导。”

来了,陈大河心里暗笑,脸上却撇着嘴挑挑眉头,“奥斯,你完全可以向我们的政府申请一个精通翻译的向导,为什么要找我?”

“因为你不是专业的,”奥斯微笑地看着他,“我要的不是专业的向导,他们会带我去他们想让我去的地方,而我只想随意行走,你明白吗!”

“可是他们已经答应了你随意拍摄的要求,”陈大河脸上有些为难,“你完全可以自主决定的。”

“不,我不相信他们,上次他们就是这么做的,”奥斯摊着两手,“我相信你,因为你的想法和他们不一样,这点我非常清楚。”

“好吧,”陈大河为难地看着他,“可是这不合规矩,而且我并不是公务员。”

“只要你自己同意就行,我来向你们的政府申请,他们会同意的,”奥斯眼中充满了恳求,“我想向世界展示最真实的中国,可是我不懂你们的语言,我需要你的帮助。”

看到陈大河依然满脸为难的样子,奥斯低声说道,“陈,我可以付给你报酬,不会让你白干的。”

“不不,不需要,不是这个原因,”陈大河连连摇头,无奈地看着他说道,“好吧,只要我们这边的领导同意,我可以暂时做你的向导,不过奥斯,我只有几天的时间,因为我马上就要去学校报到了。”

“没问题,我只需要三天时间而已,”奥斯兴奋地一拍双手,“陈,非常感谢,我保证,我会用最客观的态度来介绍中国。”

“我相信,”陈大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相信你的职业操守,不会让我失望的。”

他本来就有顺道和奥斯一起走的想法,现在这样更好,利用奥斯急于找他做向导的机会,或许还可以做点其他什么的。

看到陈大河和奥斯的交流暂时停下来,明仔才小声说道,“同志,如果没其他事情,我就先去报信了。”

“嗯嗯,”陈大河点点头,“还有个事,就是这位外宾希望我能陪他过去广洲,同时做几天向导,你们最好把情况跟上面反映一下,当然,他也会通过他的渠道向我们的领导申请的。”

“哦,这样啊,”明仔和虾仔相视一眼,想了想点头说道,“那我们明天送你们一起过去,反正就是多一个人的事,也不麻烦,至于其他的,我只能先上报再说。”

“那就麻烦你了,”陈大河看着明仔离开,又笑着对蔡婶说道,“等下麻烦蔡婶做点吃的,这位外宾同志应该是饿了,刚才我听见他肚子咕咕叫了好几次。”

“行,没问题,我多做一点,正好快到中午了,虾仔也留下来,大家一起吃,”蔡婶瞥了奥斯一眼,憋着笑往里走去。

“陈,那位女士是在笑我吗,”奥斯探着头看了一眼蔡婶的背影,“我觉得她是在笑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奥斯,”陈大河看着他,“我跟她说你饿了,所以她现在给你做午餐去了。”

奥斯顿时闹了个老脸通红,耸耸肩自嘲地笑道,“好吧,看来我肚子叫的声音已经传过了太平洋。”

陈大河指着他的肚子笑道,“所以等会你要多吃点。”

奥斯不仅午餐吃得多,晚餐竟然吃得更多,好吧,那是因为蔡婶中午做的饭菜竟然不够吃,晚上特意加了量的,竟然还是让他给吃完了。

到了晚上,两人坐在二楼房间的阳台上聊着天,尽管已经聊了一下午,但奥斯似乎还有说不完的话。

“奥斯,我很怀疑你是来自非洲,而不是从美国来的,”陈大河肆意地开着玩笑,“你吃得竟然比我还多,幸好你付了双倍的饭钱,要不然这间招待所会破产的。”

“这不能怪我,”奥斯耸耸肩,理所当然地说道,“谁让中国的食物这么好吃的,和我在美国的中餐厅吃的完全不一样,或许你们的政府应该组建一个餐饮集团,去美国开餐厅,我保证,你们会赚大钱。”

“也许吧,”陈大河若有所思,今年中美两国已经建交,奥斯的这个提议并不是不能实现,或许这也是个赚外汇的好办法。

这时房门被敲响,陈大河愣了愣,走过去拉开门,只见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正满脸微笑地看着他,蔡婶就站在他身后。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