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上帝,真是太可怕了,”奥斯捧着一杯热水,还有些惊魂未定,“我竟然在公路上坐船,而且还是一艘似乎随时会散架的小木板船,真不知道它是怎么浮在水面上的。”

然后一脸幽怨地看着陈大河,“陈,你应该早点接我下来的。”

陈大河坐在高凳上,半边身子随意地靠着柜台,笑着说道,“奥斯,这种船在中国很常见,也很安全,至少要比独木舟安全得多,所以你不会有事的。”

“也许吧,”奥斯耸耸肩,“可能我需要时间去适应它,或许永远也适应不了,我在大学时候参加过赛艇队,不过只去了一天就退出了,我对水不是很感冒,你知道的,我对它们有点小小的恐惧。”

“其实你完全可以等水退了再去拍照的,”陈大河给了他一个建议,手指着外面说道,“这个时候你只能拍水,还有淹没在水中的破旧房屋,其他什么都没有,甚至连人你都拍不到,更何况你还有怕水这个不是缺点的缺点。”

“这是我的工作,我要拍的就是这个,”奥斯放下水杯,挥舞着手臂,一副激情澎湃的样子,“这是非常难得的场景,我要把它记录下来,至于该死的水,它只能往后排,虽然有可能我会落水,变成个落汤鸡,还是只臭的落汤鸡,但至少这里要比战场上安全得多,不是吗。”

“也许你是对的,”陈大河点点头,“这就是你的职业,谁让你是一个记者呢。”

“陈,”奥斯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你似乎和这个国家的其他人不太一样,知道吗,这不是我第一次来中国,可是以前他们对我拍摄的东西会有很多忌讳,希望我不要去拍那些不好的场景,这个不准拍,那个也不准拍,没错,就像今天的这种,他们也是不愿意的,而你却不一样,对这些你并不回避,而是非常的坦诚。”

“其实没什么区别,奥斯,”陈大河笑道,“无论是哪一种态度,我们都是因为爱这个国家而做出的选择,只是我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有坚定的信心,相信她会变得更加美好,也许几十年之后,你再来这里拍照,你会发现现在拍到的东西,与之形成强烈的对比,而这些,都会是奋斗者的勋章,就像成功者曾经的苦难一样。”

“陈,你很有信心,但是更有口才,”奥斯明显有些不置可否,“但愿如此吧。”

“奥斯,”陈大河心中一动,看着奥斯说道,“我有一个提议,或许你可以多拍一些照片,然后每隔五年,或者十年,再到原来同样的地方,再拍一次,这样三十年之后,你就可以举办一场属于自己的主题摄影展,相信我,你会轰动世界的!”

奥斯诧异地看着他,“陈,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对自己国家的自信,好吧,我会认真考虑你的提议的,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不是吗。”

“说不定我还能得一次普利策奖。”奥斯耸耸肩,话还没说完,自己就先笑了,也许在他看来这只是个笑话。

“你会的。”陈大河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时蔡婶已经把房间收拾好,顺着楼梯走了下来,结果看到陈大河正和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相谈正欢,而虾仔和明仔正目瞪口呆地站在一旁,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虾仔,”蔡婶推了推他,“这个人就是外宾吗?现在是什么情况?”

虾仔茫然地看着她,“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我们把外宾接进来后,这位同志先是给他倒了杯热水,然后两个人就这么聊上了,我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随后又用带着钦佩的眼神看着陈大河,“不过这位同志真的好厉害,竟然会说外国话,不愧是大学生啊。”

“他是北大西语系的学生,当然会说外国话了。”蔡婶理所当然地说道。

“不会泄密吧!”明仔有些担心,凑近蔡婶身边低声说道。

“泄什么密,”蔡婶翻了个白眼,看了看陈大河,小声说道,“他一个还没报到的新科大学生,有什么密好泄的。”

“那他们在聊什么啊?”明仔咕囔着说道。

“他说他很讨厌水,”陈大河突然转过头提高声音说道,“他有点怕水,而且暴雨会耽误他的工作,所以他有些担心,不能顺利的按时完成任务。”

背后说人坏话,还被人听到,这就有些尴尬了啊。

“哦,这样啊,”明仔扯着嘴角笑了笑,顺便解释道,“我就随便说说,没其他意思。”

“我知道,”陈大河也笑着说道,“不过你们可能要想想办法,最好能明天送他去广洲,他身上带着任务,要把这里最新最客观的情况带回去,好像我们这边的领导也希望能通过他,向外界传达内地的态度,当然,这是他自己说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他说的领导是哪一个。”

听到这话,虾仔和明仔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就连蔡婶也收起了笑容,似乎正在接受组织交付的重大任务。

“没问题,”虾仔郑重地点点头,“我们立刻安排人与宝安那边取得联系,明天一大早就可以送外宾去宝安,从那边码头上船,走水路去广洲。”

陈大河愣了愣,“电话线不是被风刮断了吗,会不会不能及时联系上宝安那边?”

“不会,”虾仔拍着胸脯说道,“不用打电话,我直接人过去,不能通车的地方就趟水,保证今天把消息送到。”

“可是这一路不是很多地方都被水浸了吗,”陈大河又提出问题,“怎么送他去宝安呢?”

“这个就更简单了,”虾仔笑着说道,“我今天过去的时候,顺便通知沿路的各个单位,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被水淹得比较深的地方可以安排船,水浅和没淹的地方安排马车,就算继续下雨也不怕,早上出发,最多中午就可以到宝安,然后坐快艇走水路去广洲,快的话下午就能到,最晚天黑前也能到,保证误不了事。”

虾仔也惋惜地点点头,“可惜我们这里没有快艇,要不然可以直接从这边出发。”

陈大河从牙缝中嘶出一口凉气,好家伙,就送个人而已,至于弄出全民动员的节奏么。

“我,我来安排吃的,”蔡婶看见虾仔和明仔都有了任务,也满脸严肃地举起右手,“保证让客人吃饱吃好,有力气赶路。”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