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开进广洲火车站,陈大河背上检查过一遍的行李,顺着人流出了出站口。

站在宽阔的车站广场上,一眼望去,看不到后世的高架桥和高楼大厦,也没有川流不息的人群,四周空旷一片,仅有一些低矮的房屋,虽然少了几分繁华,却也没那么令人压抑。

陈大河回头看看,列在车站顶端。

见过了四十年后的广洲,这个时候的城市对他来说没有一点吸引力,直接就去了火车站旁边的汽车站,然后买上去宝安的票,上车,走人。

汽车开出车站,一路向东,经过大片的田野,出了广洲市区地界,基本上就是以土路为主,摇摇晃晃地颠死个人,对此陈大河只想表示,比三蹦子强多了。

到了宝安之后,陈大河才发现自己想差了,这个鬼地方现在竟然连内地的县城都不如,低矮老旧的房屋,杂草丛生的荒地,戴着草帽光着膀子的工人,还有四处跑来跑去的顽童,几乎就组成了这里的全部,至于后世常见的南漂,见鬼,还真一个都没看到,来来去去的基本上都是本地人,至少也是本省的,连普通话都不会说,要不是陈大河在广洲生活了十几年,会说一口粤语,肯定在这里寸步难行,还想在这里做生意,开玩笑吧。

可是那些从深阵流向内地的电子产品从哪里来的呢?

不明白啊不明白!

这个时候深阵还没有分关内关外,影响深远的二线关自然也没建起来,但大致的区分还是有的,希望罗湖那边会好点吧。

陈大河无奈地背上行李,又上了一辆去罗湖的公交车,摇摇晃晃一个多小时,这才到了罗湖。

刚一下车,就有巡查的解放军哥哥过来检查,“同志,请出示证件。”

边境证、介绍信都检查无误,这才用奇怪的眼光目送陈大河离开,这时候来深阵的人真心不多,而且还是这么年轻的半大小子,要不证件齐全,而且带着北大的录取通知书,还真以为是来偷渡的。

这边比宝安那里也没好到哪去,甚至更差,老旧的骑楼残破不堪,更多的是随便用红砖堆砌起来的低矮平房,甚至还有用木板和竹子搭起来的窝棚,比后世的棚户区还乱。

陈大河又溜达到海关那里看了看,好吧,这里只有一个戒备森严的关口,两边是高高的铁丝网,外面同样是一大片空地,看到巡逻的军人警惕的眼神,陈大河果断撤退,转了半天,才在附近找了间招待所住下来。

两天没洗澡,又是夏天,整个人都快发臭了,陈大河就着冷水冲了个凉,又把臭衣服洗好晾上,才坐在床上发呆。

自己真的想差了啊,这个时候的深阵还真不适合自己过来,一穷二白,除了一片片荒地,什么物质条件都没有,没在这个时代生活过的人,不会明白这个时代的保守。

算了,反正来也来过,看也看过,中英街离这里太远,估计那里也是防范森严,也不去了,就当是深阵一日游,明天就走吧。

咦,好大一只小强!

果断穿上鞋一脚踩死,好家伙,比肥螳螂还大,陈大河一脚将之踢出门外,然后套上一件背心,晃晃悠悠地走了出去。

招待所前台只有一个大妈在,看见陈大河走过来,便笑着说道,“靓仔,要出去啊。”

陈大河回了个笑脸,“没有,就出来随便逛逛,阿婶,这附近哪里有餐馆吗?”

两天没吃顿正常的,肚子早就受不了了。

“这个小地方,只有街头那里有一家,”大妈随手指了个方向,“不过那里也没什么好吃的,就几个炒菜,平时都没人去,而且他们一般只有中午会有点生意,现在这个点还不一定有菜。”

现在已经是下午,都快到傍晚了,不过依然很热,还没什么风,陈大河看了看外面刺眼的阳光,也不想走过去碰运气,马上扭头看着阿婶,“招待所里没有吃的么?”

阿婶哈哈大笑,“你这靓仔真会开玩笑,这里是招待所,又不是餐馆,怎么会有吃的。”

看陈大河苦着个脸,阿婶似乎有些于心不忍,或者检查证件的时候,那张无意中看到的北大录取通知书也起了点作用,又说道,“你要是不嫌弃,我在职工厨房给你炒个河粉吧。”

陈大河立刻笑得跟朵花儿似得,“不嫌弃,正好想吃炒河粉了呢。”

“那行,我进去给你炒,”阿婶把台面上的东西收好,笑着说道,“你就在这里给我看下,有人要住就叫我,不过多半是没人来的。”

“行,”陈大河点点头,走进接待台里面,这时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盒子映入眼帘,“咦,阿婶,这里有电话?”

“啊,刚装上的,这里不是宝安改深阵市了么,经常有些领导过来这边住,说是搞什么调研,就装了台电话机,方便他们打电话。”

“这样啊,阿婶,这电话能用么?”陈大河想起来还没给家里报平安,正好这里就电话,就不用跑出去找邮局了。

“用是能用,”阿婶脸上却露出难色,“靓仔,可这电话费挺贵的啊,上个月他们过来调研,光电话费就去了好几百。”

“没事,”陈大河笑了笑,“我打电话,电话费肯定是我出了。”

“那行,”阿婶取出钥匙,把电话机盒子打开,“你用吧,电话费到时候算到房费里。”

等阿婶进了里面,陈大河握住电话手摇柄,拨通了电话,转了几次线之后,才接到上剅大队的办公室。

本来以为是杨老大接电话,结果没想到电话一接通,竟然是老爸的声音。

估计老爸在这里等了一天了吧,陈大河揉揉有些发酸的鼻子,“老爸,我到学校了,已经都安顿好了,放心吧。”

“哦哦,安顿好就行,有空的时候给家里写信,没事别打电话,省点电话钱,其他的别太省着,该花就花,要是钱不够了,就写信回来,给你寄,家里有钱,有急事的话就打电话找杨老大,他会告诉我的,嗯,就这样吧,省点电话费,挂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只说了一句话的陈大河苦笑着摇摇头,把电话放好,坐在椅子上发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