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真没什么好谈的,平安公社要筹备交流会的事情,如果能将货运的事交给张庄,对他们也有好处,不仅省事,还能保证交流会举办得更顺利,这种互惠互利的事情想必他们是不会拒绝的。

而且张海洋还有一个筹码,那就是他在县委的人脉,要是能将河东段的几个公社也拉进来,那这个交流会的规模将会翻倍,这种合则两利分则两害的事,谁都能拎得清楚,事情到了这一步,可以说已经是三根手指捉田螺,十拿九稳了。

所以张海洋也将两手一拍,终于放过了陈大河,“行,就这么办。”

“那,张书记,”陈大河站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这参军名额的人情可是还清了?”

“还清了,”张海洋老脸微红,将大手一挥,“以后你就是天高任鸟飞,我老张想找你也找不到咯。”

不等陈大河说话,张海洋感慨地说道,“大河啊,别怨张叔老找你帮忙,谁教我们这些大老粗见识短呢,扛枪打仗我在行,可这带着老百姓讨生活,确实是难啊,咱们老百姓苦啊,前几年还有饿肚子的时候,现在日子算是好过了些,可离红火还远得很,我就想着能带着他们把日子过得更好些,可身边一个能出主意的都没有,你脑子灵活,主意也多,我只能找到你头上啦。”

听了这话,陈大河也收起脸上的笑容,沉声说道,“张书记,这点我还是知道的,其实不光是你,还有钱书记,我们大队的杨书记,牛栏湖的赵书记,乃至于老校长,都是同一类人,你们腆着老脸,经常给我找麻烦,可没有一次是为了自己的个人私利,就因为这样,我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妥协,要不然,”

陈大河再次露出那欠扁的笑容,“要不然,你以为就一个参军名额,再加点米啊菜啊的,就能使唤得了我?”

“你这个鬼滑头,”张海洋微微一愣,随即指着他苦笑不已,“行了,你也别叫我张书记,就叫张叔,不管以前怎么样,反正以后这张庄就是你的家,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车接车送!”

“哟,那可太好了,”陈大河拍拍手,嘻嘻笑道,“那等会儿,也是开车送我回去?”

“没问题,”张海洋也不心疼汽油了,干脆地把手一挥,“等你去上大学的时候,我也派车送你,”

陈大河眼睛一亮,可还不等说话,这位就话风一转,“不过,只送到县城汽车站哈,远了费油!”

“嘁,那还要你送?”陈大河脸上满满的不屑,眼里却尽是笑意。

“不要送最好,还省油钱。”张海洋也哈哈笑着开了句玩笑。

“那你是现在回去,还是吃过晚饭再走?”张海洋说道,“你要是现在回,我就叫人安排车,顺便带点菜回去。”

“菜就免了,”陈大河连连摇头,“你们年初送的那些腊货,今年就没怎么动过,全是吃你们送的菜,吃都吃不完。”

“嘿,这年头我还第一次见到有吃不完的菜的,”张海洋也摇着头,“那我可就不给了啊。”

“真不用,”陈大河又强调了一遍,然后拦住准备出去安排车的张海洋,“张叔,等一下,我先弄点东西,晚点再走。”

张海洋诧异地看着他,“弄什么东西?”

“给我几张纸。”

拿过纸笔,陈大河趴在桌上运笔如飞,写完一张换一张,张海洋站在旁边,看得眼睛发亮,一把扯过写好的纸,仔细看着。

“甭看了,看了也没用,”陈大河写完最后一张,把钢笔旋进笔帽,笑着说道,“这些是给其他几个公社的发展建议书,都是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拟定的,我就不直接给他们了,麻烦您转交一下吧,”

说到这,陈大河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你去和他们谈包货运仓储的时候,顺便给他们。”

“这主意不错!”张海洋也嘿嘿直笑。

“真不能用?”拿着建议书又看了一遍,张海洋眼巴巴地看着他,还是有些不死心。

“用当然是可以用,不过效果肯定没他们那里好,”陈大河摇头笑道,“张叔,你把那个物流园弄好,就比什么都强。”

“对对,做人不能太贪心,”张海洋小心翼翼地把纸一张张地折好,感叹地说道,“我就怕有些人脑子僵化,白费了你的好主意啊。”

陈大河一愣,这事儿还真有可能,不是人家不负责,纯粹是观念不同罢了,只得摇头叹道,“我也只能是尽点心意,用不用的随他们的便吧。”

坐着吉普车回来,刚到平安镇街上,陈大河就下了车,让司机回去,自己则慢悠悠的往回走,今天累了半天,就当散步放松了。

路过二中对面小市场的时候,正好碰见黄大利从里面出来,看到陈大河的身影,黄大利立刻跑了过来,“叔爷,你过来找杨老大?”

“没有,就随便走走,”陈大河看着黄大利说道。

半年前他就让杨老大安排黄大利进了小市场工作,带着一帮子小兄弟到处拉关系找客户,每天跑里跑外,有点类似于后世的销售经理,听说表现还不错,现在看到他,确实精神头好了很多。

看着黄大利上身穿着白衬衫,下面是笔直的蓝色布裤,脚上一双黑色皮鞋,陈大河笑着问道,“这是发的?”

黄大利扯了扯身上的衣服,不好意思地说道,“杨书记特批买的,在外面跑业务的时候充个门面。”

“呵呵,挺不错的,在这里干得怎么样,还习惯不?”

“刚开始不习惯,很多东西都不懂,跟别人谈也不知道怎么谈,”黄大利说道,“后来我就想到跟着你在地委的时候,你跟别人谈的样子,就慢慢学会了。”

“哈哈,”陈大河哈哈大笑,“是学我扯虎皮当大旗,满嘴跑胡话吧。”

“嗯嗯,”黄大利连连点头,“这些人还就认这个,一开始听说我只是一个生产大队的人,连门都不让我进,后来我找兄弟帮忙,找了张县委车队的介绍信,后来就好办多了。”

“呵,都挂上县委车队的牌子了?这可比我那个公社的牌子好用多了,”陈大河有点意外,虽说把人安排进了这个市场做事,可这半年都在准备高考,他还真没过问过,就连杨老大也很少见,没想到这黄大利还干得风生水起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往家走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