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张庄公社,也不需要人带,陈大河熟门熟路地敲开了张海洋办公室的大门。

经过半年多的频繁接触,两人已经非常熟悉,陈大河也早就暴露了他不拘一格的真实面目,所以到了张海洋办公室之后,也不再是以前那副正襟危坐的样子,而是随意地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张大书记啊,”陈大河一只手撑在桌子上,满脸无奈地叫苦连天,“您这样三天两头地叫我过来,又不发工资,这是要搞死人啊。”

“不要这么说嘛,小同志,”张海洋签好一份文件,收拢起来放到一边,才端起茶杯笑呵呵地说道,“虽然没给你发工资,但其他福利可没少你的啊,都是为人民服务,怎么能斤斤计较呢。”

“被折腾的不是您老,您当然不斤斤计较了,”陈大河忍不住吐了个槽,不过很快就坐正身子,看着张海洋说道,“张书记,您这次又是什么情况啊?”

“不是我什么情况,而是公社什么情况,”张海洋一本正经地纠正道,“去年年底刚开完三中全会,今年年初制定规划的时候,上级就要求我们解放思想,解放生产力,除了规定的完粮任务之外,其他很多方面都给了一定的自主权,当时我定张庄公社计划时,就找你过来帮忙出出主意,也听了你的意见,按你说的,搞专业化的农业生产路线,主业种粮,副业养殖,我们也找了武汉大学的老师来帮我们做方案,对了,这老师还是你给我们找的,话说你的人际圈挺广的啊,连武大的老师都能找来,要不然我只能找县委农技站的人了。”

陈大河有气没力地以手抚脸,“书记同志,请好好说话,不要歪楼!”

“歪楼?”张海洋诧异地看着他,“我们的楼没歪啊。”

“算了,不提这个,”陈大河摆摆手,“您就说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吧。”

张海洋一拍桌子,乐得眉开眼笑的,“一片大好!”

“有了武大老师的指导,预计今年的产量比去年能增加三成,”张海洋伸出三根手指头,“三成啊,以前想都不敢想,今年竟然轻而易举地就实现了,而且还有什么间种间养乱七八糟的技术,不仅主粮丰收,副业也将面临大丰收,以前那种吃不饱的日子要一去不复返了!要不说那什么,对,知识就是力量,这个力量很强大啊,嗯,你的点子也是力量。”

“谢谢书记夸奖!”陈大河有气没力地说道,不过用乱七八糟来形容技术真的好么,让武大那位老爷子听见,会不会直接拿拐杖敲人啊。

陈大河眨巴眨巴眼睛,挤出一丝笑容,“所以今天您叫我过来,就是专门来夸我的吗?”

“当然不是,那只是顺带,”张海洋看着瘫在椅子上的陈大河,为什么当初会认为这是个积极向上的有为青年呢?虽然确实有些聪明,脑子转得快,点子也多,不过这幅样子,真是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拍他啊!难道自己眼力退化了,嗯,一定是这小子隐藏得太深,才没有一眼看出来,一定是!

“我叫你过来,是想让你再给我出出主意,张庄下一步要怎么发展,”张海洋放下手里的茶杯,身体前倾看着陈大河,“农业发展差不多已经定了调子,张庄就这么大,再怎么发展也都就这样了,而且武大的老师也给我们定了未来十年的发展纲要,这一块按部就班就行,但对整个张庄来说,不能只做农业吧,这其他方面该怎么做,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你有什么好的主意没有?”

“我的书记大人啊,能够把农业发展好就已经很不错啦,而且农业前景也很广阔的,张庄还有得奔呢,再说这一镇之地的发展规划,这么大的事,您让我出什么主意?”陈大河已经无力吐槽,“反正这事儿我干不了。”

“怎么干不了了,”张海洋一瞪眼睛,“去年你给老钱出主意,搞了一个农产品交流会,前两天平安公社发来照会函,今年交流会继续举办,而且品类规模都会增加,整个方案方方面面的细节都考虑到了,你敢说这里面没你的事?”

“当然没有,”陈大河睁大眼睛瞪了回去,“你也知道,那事完了之后,后来他们都发通知了,不准我参与任何事情,还不准任何单位任何人给我提供便利,后来我就再也没进过平安公社大院的大门,我是肉没吃到,还惹了一身腥,亏不亏啊我!”

“少扯犊子,”张海洋斜着眼睛看着他,“我给你送的肉你没吃?还没吃到肉,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老钱那闺女不清不楚的,还用得着去他们公社,直接在家里就把事情给说了。”

陈大河狂汗,不清不楚是个什么鬼?无力地指着张海洋,“你为老不尊,哪有这样说晚辈的?”

“本来就是,”张海洋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点着头说道,“好好好,我给你道歉,”

然后口气一转,指着陈大河说道,“不过你甭想蒙我,这事你肯定有份,其他的我不管,反正你得给张庄也出个主意,还不能比他们交流会差的,嗯,也要得利又得名,”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张海洋嘿嘿直笑,“你收了我那么多东西,连当兵名额都给你了,还不给我返还点出来,用武大老师那话怎么说的,对,投资!投了资就要有回报,现在到你回报的时候了!”

有这么要回报的么?还得利又得名,要求真心不低!

落到这样的老流氓手里,陈大河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只能认栽啊!反正以后是不会乱收东西的了,收不起啊!

陈大河低着头,手指在桌上一下一下地敲着,张海洋也不着急,躺在椅子上,捧着茶杯看着他。

半晌之后,陈大河突然抬头,“有地图吗?”

“有有有,”张海洋闻言大喜,这是有主意了啊,连忙从背后的柜子里翻出一张大地图来,然后摊开放在办公桌上,“地图来啦,你看看。”

陈大河无语地看着他,“我的书记大人啊,您找张全国地图给我,难道让我做全国规划啊!”

“啊?”张海洋愕然地看着他,“全国地图不行?早说啊,那我给你找潺林县的,不过张庄公社的是没有了,没那么小的。”

说着又翻出一张潺林县地图,陈大河无奈地摇摇头,然后站起来趴到地图上,指着张庄的位置说道,“张书记,你发现张庄的地理优势没有?”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