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委汽车总站派出所,陈大河坐在审讯室的凳子上,不自觉地扭了扭坐得有些生疼的屁股。

“老实点,”坐在一张审讯桌后面的老公安严肃地敲了敲桌子,“我跟你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最好老老实实地交代清楚问题,否则的话,有你好看!”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陈大河心里嘀咕着,却乖觉地重新坐正身体,苦笑着说道,“同志,我都已经说了三遍了,我真的就是平安公社的办事员,过来地委给富余物资找销路的。”

“少胡说八道,还办事员,”老公安冷笑道,“看你的长相就没成年,全国哪家公社会用没成年的人做办事员,还找销路,找销路不会去找供销社吗,我看你们就是意图诈骗。”

“同志,真不是,”陈大河忍不住低头隐蔽地翻了个白眼,又抬起头笑着说道,“我就是长得嫩了些,那供销社都是统购统销,不愿意帮我们处理啊,只能自己找销路。”

“好,既然你是办事员,”老公安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身体微微前倾,微笑地看着陈大河,轻声说道,“那你的工作证呢?”

陈大河愣了楞,用手指了指桌面,“工作证没带,不是有介绍信吗。”

老公安皱着眉头,再次拿起桌面的那张纸看了看,旁边一个稍微年轻点的公安俯身凑到他耳边说道,“师傅,这介绍信应该是真的,信纸是公社专用的,印章也没有疑点。”

“这我知道,”老公安说道,又瞟了一眼坐在三米开外的陈大河,“就是这人未免也太年轻了些,我办案这么多年,不管是真是假,还真没遇到过这么小的。”

“也许是刚毕业的呢,”徒弟低声说道,“这两年各个单位都缺人,别说是高中毕业的,就是初中毕业的都有大把单位抢人呢。”

老公安点点头,还来不及说话,这时审讯室的门被敲响,便示意徒弟去开门。

门外是另一名公安,徒弟听那人说了几句,也没开口说话,便点头示意知道,然后冲着师傅招招手。

老公安一看就知道有情况,先是冲着陈大河指了指,示意他安分一点,才转身出了房门。

呼,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陈大河吐出一口长气,连忙站起来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身子,心里却有些忐忑,希望那两个二百五能放聪明点,要不然麻烦可就大了,虽说最后肯定能找人解决,但天知道要欠多少人情,弄不好这个年都过不安生。

“什么情况?”审讯室外面,老公安看着同事问道。

“秦师傅,”派出所民警小马说道,“我们分开审讯了那两个人,他们的说辞都一样,那个陈大河是平安公社的办事员,他们两个是亲兄弟,和陈大河一个村里的人,昨天被陈大河拉来地委帮忙的,听说是公社有一批富余物质,想找个单位卖掉,给公社增加点办公经费,其他的就都不知道了。”

“对了,”小马补充道,“他们昨晚就住在粮油批发市场旁边的招待所里,拿介绍信开的房,唐所亲自带人去核实了。”

“嗯,住宿这么明显的事情不可能说谎,”老公安秦胜利点头说道,“他们的随身物品检查了吗?”

“检查了,”小马脸色顿时兴奋起来,“那个竹篓里装的都是农产品,有今年刚出的新米,磨好的白面,还有腌好的腊肉腊鱼,尤其是那只鸡,颜色可漂亮了,哦,还有一壶油,也是新榨的菜油。”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秦胜利指着他笑骂道,随后背着手在原地转了两圈,“这么说来,他们说的应该都是真的。”

“那,师傅,”徒弟王平看着秦胜利说道,“咱们是不是要放人?”

“先不急,”秦胜利摆摆手,看着王平说道,“他们的说辞一样,难保不是提前串通好的,尤其是那个黄大利,一看就是个二流子,为安全起见,咱们还是给平安公社打个电话核实一下。”

“哦,”王平点点头,“电话在唐所办公室,那只能等他回来了。”

王平话音刚落,门口就响起一个洪亮的声音,“等我回来干嘛?”

三人抬头一看,原来是派出所所长唐杰和民警小胡。

“等你回来打电话,”看到是唐杰,秦胜利的脸色也难得露出笑容。

“你个老秦,就惦记我的宝贝,”唐杰指着秦胜利笑骂道,“要不要直接给你挪到指导员办公室去算了。”

“免了,”秦胜利一只手高举,“那宝贝太精贵,伺候不起。”

说笑归说笑,唐杰还是很快打开办公室的房门,又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掏出一把小钥匙,打开放在办公桌上的一只铁盒。

铁盒盖子揭开,露出一个霸气的黑色电话机,然后手一指,示意秦胜利自己来。

秦胜利也干脆地一手拿起电话听筒,一手握住电话机的手柄,使劲地摇了两圈。

电话还没接通,唐杰就说话了,“我说老秦你就不能轻点,每次都用那么大劲,摇坏了你修啊?”

秦胜利翻了个白眼,正要说话,电话却通了。

“喂,您好,请帮我接潺林县平安公社,对对,平安公社,好好,谢谢!”

又是一阵等待,十几秒后,电话那头终于有人接听。

“喂,同志您好,我是地委总站派出所的,有个事情想同你们公社核实一下。”

“是这样,请问你们公社有个叫陈大河的吗?对对,有是吧,那你们公社给他派了什么任务没有?”

“不清楚?只知道是去了地委,哦,是公社书记直接安排的,原来是这样,哦哦,没什么事,就是他没带工作证,核实一下他的情况,没什么问题了,好的好的,谢谢啊!”

秦胜利放下电话,冲着满屋子人笑了笑,“行了,情况都核实清楚了,没问题。”

唐杰哈哈一笑,“我就说嘛,几个半大的娃子怎么可能是骗子,他们市场的人也真是,让他们帮点忙就只会推三阻四,这种事倒是会捕风捉影的。”

秦胜利撇撇嘴,“他们是怕咱们太闲,给咱们找事情做呢。”

众人一起放声大笑。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