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您好,打扰一下,”陈大河快步向前,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请问您是来采购福利品的吗?”

那人回过头,诧异地看着陈大河,“你是什么人?”

“哦,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陈大河从上衣口袋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介绍信,毕恭毕敬地双手递了过去,“我是潺林县平安公社的办事员,我们公社有一批富余物质想要处理,就委派我到地委来,想看看这边有没有机会。”

“平安公社办事员?”那人接过介绍信,先简单看了看,又仔细打量了一番陈大河,“你多大啦?什么时候参加工作的?”

陈大河脸上笑容不变,“我十九了,今年刚参加工作。”

黄家兄弟站在后面互相看了一眼,叔爷又在忽悠人了!

“哦,看上去不像有十九岁啊,”那人狐疑地看着陈大河,“公社有富余物资,怎么不找上级解决,你们县委供销社也是可以代销的吧?”

“这我就不清楚了,”陈大河瞬间笑脸变苦脸,“反正是我们公社领导叫我过来看看情况的。”

“你们公社领导也是乱来,”那人将介绍信递回来,“小同志,我看你还是回去同领导说说,有困难找上级,让你们县委协调供销社给你们解决吧。”

话一说完,便背着手转身离开。

“唉,我也想有困难找上级啊。”陈大河把介绍信折好装回口袋,叹着气低声说道。

“叔爷,”黄大利小声问道,“这是黄啦?”

“你说呢,”陈大河瞟了他一眼,“盯紧点,等下一个。”

“他怎么问都不问咱们有什么啊?”黄小虎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问了也没用,人家根本就没打算从私下买,”陈大河搓了搓有些冻僵的脸,“估计这位爷是从大单位出来的,还讲究门当户对呢。”

“嘁,”黄小虎嫌弃地嗤笑一声,“当娶媳妇呢,还门当户对,他单位门户大,还不是要自己个跑批发市场,有本事让供销社的直接给他送单位上去啊。”

“少废话,”黄大利一个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听叔爷的,盯紧点。”

三人又愁眉苦脸地回到小角落里蹲着,继续守株待兔。

可直到晚上,还是没有等到类似的人出现。

“今天是没戏了,明天吧,”陈大河跺跺有些发麻的双脚站起身来,嘴里还在念叨着,“幸好带着介绍信,要不然就得睡大街咯,今天东西没卖出去,等下还得倒贴两斤粮票,亏大了,明天一定要找回来。”

先带着两兄弟找了个小饭馆,一人吃了一大碗热乎乎的面条,然后就在批发市场旁边的招待所里开了一间三床的房间,打算等明天早上再看看。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三人就冒着严寒起了个大早,随便在市场门口买了点早餐吃着,继续在小角落里蹲点。

“为了卖点东西,叔爷也是拼了,”黄大利打着哈欠,嘴里喃喃说道,“可咱们起这么早是为什么呢?”

“你是叔爷亲自去家里要走的,也是老爸和你自己亲口答应的,所以你是活该,”黄小虎哀怨地瞟着他,“我才是无辜的好不好,莫名其妙地被老爹从家里赶出来,然后就莫名其妙地跟着你一块儿来了这里,到现在我都是晕乎乎的,我是招谁惹谁了我。”

“你招惹你老爹了,”陈大河吞下最后一口烧饼,将包饼的纸揉成一团,准确地丢进三米外的垃圾桶里,“还不是他让你跟着我的,别说我没提前说,我可不是杨老大那个老抠,这批货要是都卖出去,给你们两刀腊肉一袋米带回去。”

“真的?”黄家兄弟顿时来了精神。

不等陈大河说话,黄大利眼珠子一转,一个巴掌拍在弟弟后脑勺上,“叔爷说的话还能有假,还不赶紧谢谢叔爷。”

黄小虎捂着脑袋怒目而视,该死的,又被他抢先了。

“不止呢,”陈大河慢条斯理地说道,“再给你们一人十块钱,算是奖金。”

“十块?!”黄大利眼睛都快瞪圆了,“公社书记一个月工资也就五十多块吧?两天就挣十块,那不是比公社书记工资还高了。”

“不止呢,”黄小虎掰着手指头,“还有两刀肉,一袋米,猪肉九毛一斤,腊肉还要贵些,得一块一,一刀肉差不多得有二十斤,两刀就是四十斤,大米得要一毛一斤,一袋大米五十斤,一起多少钱来着?”

小学只读到二年级的黄大利有些眼晕,很干脆地说道,“反正很多!”

黄小虎倒是在上高中,可现在也晕乎乎的,连加减乘除都算不清楚,正想找个木棍在地上划拉,又被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还想拿奖励不,”黄大利拿眼睛瞪着他,“盯紧点,今天一定要卖出去。”

看到像打了鸡血似的两兄弟,陈大河不禁满意地点头微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才是做推销的正确节奏啊。

早上来买货的人确实要比下午多许多,绝大部分是各个供销社和饭馆招待所的,可单位上的人也有一些。尽管这个时代的人穿着打扮都差不多,但那种气质做派连黄小虎这个脑袋缺根筋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来。

前前后后找了七八个人,也有对陈大河的货物感兴趣的,可最终决定买的一个都没有,说是要回去和单位领导商量商量,碰到这种情况,陈大河也没了办法,人家不肯买,总不能逼着人家买吧。

又送走一个人之后,陈大河吐出一口长气,准备继续回小角落里猫着,可一回头,却看见一个带着红袖章的人堵在后面,一脸冷笑地看着自己,在他的背后,还有几个公安局的人。

糟糕,陈大河心里打了个激灵,只顾着找买主,竟然被正主给堵住了。

“同志,”红袖章指着陈大河三人,同几个公安说道,“就是这几个人,从昨天下午就在这里拦人卖东西,我看他们几个就是骗子,意图扰乱市场秩序,快把他们都给抓起来!”

“同志,同志,误会,都是误会,”陈大河舔着笑脸点头哈腰,就跟个二鬼子似的,“我们可以解释的。”

“解释什么,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一个年纪较大,约莫是领头的那个公安冷笑着说道,“有什么话跟我们回派出所去说吧!”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