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颠颠簸簸,走走停停地上客下客,折腾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三蹦子终于开进了地委汽车站。

陈大河从车上跳下来,脚刚着地,腿却一软,很不给力地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

黄大利和黄小虎也随即跳了下来,赶紧将陈大河扶起来搀到一边,三人顾不上空气中满满的柴油机尾气,坐在地上直喘粗气,这个时候,陈大河心里唯一的想法竟然是,五菱在手,天下我有!谁说面包车就不是车的,至少比三蹦子强多了!

休息片刻,终于缓过劲来,车站里的气味实在是难闻,黄小虎背起竹篓,三人迅速离开车站。

车站外就是一条大马路,宽阔的马路上人来人往乱成一片,来来往往的人都是安步当车,拿人当驴,一个个背着顶着大包小包,挤在车站门口或进或出,再加上进站出站的车子,乱哄哄的竟然还没有把这条路给堵死。

至于候车厅进站口出站口之类的,现在全没有,就是一块院子里的空地上,划出几条线,前面竖块牌子,标明目的地,自己看着上车。

一排充当办公室和调度室的低矮平房,十几辆三蹦子,再加上两三辆跑长途的客车,毫无头绪乱哄哄的人群,这就是整个地委汽车总站了。

陈大河三人站在车站对面的街边茫然四顾,黄大利抓抓脑袋,“叔爷,咱们要去哪儿呢?”

“咳,”陈大河干咳一声,揉了揉有些不舒服的鼻子,“别老想着去哪儿,你看看这里,有什么想法没有?”

心里却想着,我要知道去哪里,还用得着在这里等半天!真是见了鬼了,上辈子的时候就听长辈们说过,早些年的时候,这地委车站门口有好几百拉货带路的劳力,怎么现在一个都看不到呢,果然穿早了是件麻烦事,什么都弄不清楚啊。

“想法?”黄大利迷惑地四处张望,又戳了戳还在发呆的弟弟,“小虎,有什么想法没有?”

“啊?”黄小虎回过神来,指着对面说道,“好多人,好多车,好热闹!”

“嗯,”黄大利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叔爷,这里好多人好多车,比平安公社热闹多了!”

“小虎说的我听见了,不用再重复一遍,”陈大河面无表情地说道,“除此之外呢?”

黄家兄弟相视一眼,随后冲着陈大河一起摇头,“没了。”

“钱啦!”陈大河哀叹一声,示意黄小虎把竹篓放地上,然后一屁股坐了上去,指着对面说道,“你们看看,这里每天有多少人坐车,又有多少人找不着北的?这些人大部分都带着大包小包的,拎小包的就不管了,那些扛大包的,你要是过去问他,收他五分钱,领路上车,顺便帮他扛包,如果是你们,你们愿不愿意?”

“愿意。”

“不愿意。”

说愿意的是黄大利,说不愿意的是黄小虎。

黄小虎鄙夷地看着自己大哥,“难怪都说你懒,不就扛个东西多走几步路吗,还非得掏五分钱,真是懒到家了。”

“你不懒,”黄大利立刻瞪了回去,“你傻!不就两个烧饼钱吗,能省多少工夫多少力气,要是能早一步上车,说不定就有位置坐,否则你就扛着大包一路站到死吧,碰到地上有个坑,还能给你在顶杆上撞出两个大包来。”

霎时间两兄弟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个昏天暗地,至于陈大河,则很满意地暗暗点头,庆祝自己成功转移话题。

等两人吵到面红耳赤,陈大河才干咳一声,示意两人都闭嘴。

“你们说的都有道理,”陈大河先对两人表示肯定,应有的转折很自然地连贯接上,“但是也都不对,为什么呢,因为你们都是在自己的立场上考虑问题,而不会去揣测别人的心思,这就像做买卖,有需求,才有供给,现在大利就是需求,小虎就是供给。”

陈大河指着黄小虎,“我现在换个问题问你,如果让你给人带路,顺便扛个包,给你五分钱,干不干?”

“傻子才不干!”黄小虎先是一愣,随即激动得一拍大腿,“叔爷我明白了,你带我们来就是来扛包的,我现在就去!”

陈大河满头黑线一把将他拉住,“你去?你找得到北吗,知道去哪个地方的车停哪,知道谁是要进站的谁是要出站的,知道车站的门卫问起来你是干什么的怎么答,知道派出所的人来了怎么跑?”

“啊?”黄小虎感觉两眼发晕,“怎么还这么多事啊?”

“大利啊,”陈大河看着黄大利语重心长地说道,“把你弟弟看紧点,就他这脑子,出了门估计就回不了家了啊。”

黄大利早就在一旁捂着肚子狂笑,听到陈大河的话,顿时笑得更厉害了,“叔,叔爷,你放心,我,我一定看,看好他。”

黄小虎再迟钝也知道他在嘲笑自己,当即脸色一垮,“你不傻,就是变口吃了,我看你以后也别说话,省得把别人笑死。”

陈大河若有所思地摆摆手,让又开始斗嘴的两兄弟消停下来,正色看着黄大利说道,“大利,我知道你有这想法了,不过,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潺林县城,甚至平安公社,呃,平安公社就不用说了,就一个路边站,反正,这块儿的活你都不准碰。”

“为啥?”黄大利顿时傻眼,直愣愣地看着他,“叔爷,我还想和兄弟们一起赚点钱呢,吴友军他哥就是县里的车队长,有他在总不会有问题吧。”

“吴队长也就是个车队长而已,上面还有站长,交通局,公安局,他又能管得了哪个?”陈大河正声说道,“什么原因我就不说了,你以后会知道,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句,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恨不得哪个人去死,那么,你就可以给他献上这个法子,明白了吗?”

这话一出,黄家兄弟不禁面面相觑,虽然依然不明白为什么,可看到陈大河那严肃的表情,还是心里为之一寒,一起连连点头。

看他们的样子,陈大河知道是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脸色也随之缓和了许多,刚才他也在暗暗后悔,怎么就把这个给说出来了呢。

他也是才想起来,在地委车站门口有几百个劳力之前,这里可是先后被好几个团伙盘踞的,至于那些团伙的去向,自然是惨淡收场,有的是被同行干掉,有的是闯了祸跑路,至于剩下的,差不多最后都吃了花生米,反正没一个好下场。

陈大河还想再叮嘱两句,突然眼神凝住,站起来拍拍黄小虎,“小虎把竹篓背起来,接头的人到了。”

“接头?”黄家兄弟一听到这个词,顿时感觉热血沸腾,有一种正在执行秘密任务的使命感上身,人也精神了许多,黄小虎立刻背起竹篓,两人连忙追着陈大河跑去。

至于刚才陈大河说过的赚钱的事,早已被他们抛在脑后,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再想起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