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公社的大马路上,黄大利跟在陈大河身旁,脸上神色变幻不定,显然在想些什么。

“你这是是玩变脸呢,”陈大河瞟了他一眼,“有话你就直说,省得把自己憋死。”

黄大利先是瞪了一眼正偷笑的弟弟,才满脸纠结地说道,“叔爷,咱们去黄队长家,是不是要提点东西啊。”

“咦,大哥,”黄小虎诧异地看着他,“你之前不知道跑他们家多少趟,从来没提过东西,怎么一带叔爷去就要提东西了,难不成是……。”

“少胡说八道,”黄大利瞪着他,不用说都能猜到他想说什么,“那能一样吗,我是去朋友家玩,自然可以不用提东西,叔爷是要去找人办事,提点东西那是当敲门砖,你当我是什么人啦,连叔爷都要讹?”

“不是最好,要什么敲门砖嘛,不是有你吗,”黄小虎不以为然,“不然叔爷找你干嘛的。”

黄大利还要说话,陈大河却笑着摆摆手,“小虎,你大哥说得有道理,求人办事就应该有个求人的样。”

又扭头看着黄大利,“可以啊大利,你能想到这一点,看来这两年也没白混。”

黄大利不好意思地抓抓头,“我也是看别人样子学的,你不怪我就好。”

“这有什么好怪的,”陈大河嗤笑道,“这不过是人情往来,正常得很,以后我没想到的你就帮我记着点,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想周全点总没错。”

“嗯,”黄大利开心地点点头,顿时有种要被重用的使命感,连胸膛都挺高了两分。

又走了一段路,黄大利感觉有些不对劲,连忙拉住陈大河,“哎,叔爷,咱们走错路了,这是去西门口二中那边的,吴家在东门口,方向反了。”

“没错,”陈大河被拉得脚步一顿,又继续往前走,“先去二中对面的大队市场拿点东西,再去东门。”

“哦,”黄大利两兄弟赶紧跟上,黄小虎好奇地问道,“叔爷,拿什么东西啊?”

“办事要用的东西,”陈大河脚步不停,“其中就有去吴家的上门礼,我昨天晚上就准备好了,早上搭杨老三卖菜的板车送过来,现在去取。”

“哦,原来你早就准备了啊,”黄小虎鄙视地瞟了自家大哥一眼,“你看叔爷比你聪明多了,哪还要你提醒,不过叔爷,干嘛要搭别人送来呢,反正又不远,直接带来不就行啦。”

“哼哼,”黄大利立刻鄙视回去,“从村里到吴家要走二十多分钟,但是从小市场过去只要不到十分钟,叔爷这是省力,你懂个屁。”

“你才懂个屁,”黄小虎不甘示弱,“你以为全天下人都和你一样懒啊。”

两兄弟只顾着斗嘴,完全没发现陈大河本来一副找到知己的开心样子,一听到黄小虎的话,立刻笑容收敛,连已经到嘴边的话都吞了回去,差点没憋出点内伤来。

很快走到了小市场,经过前天交流会上的透支消费,平安公社的消费潜力基本上已经消耗一空,再加上后来各个工厂的摊子都撤了,所以来的人就更少,市场上只有寥寥几个人在采买,甚至买的人还没有卖的人多。

从杨老三摊子上取了东西,陈大河也没检查,直接就将整个竹筐背篓挂在黄小虎的背上,算是对他刚才说错话的惩罚,虽然黄小虎也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领导心情不好,而且是绝对不会同下属解释的。

来到东门口吴队长家里,果然他人不在家,倒是他弟弟,也就是黄大利的狐朋狗友之一的吴友军在,并作为吴家代表热情地接待了陈大河一行,双方进行了热情友好的谈话,为未来双边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会谈过后,陈大河向吴家赠送了一份珍贵的礼物,两包红糖,吴家领导人,嗯,就是吴老爹,精心挑选了礼物作为回礼,三颗鸡蛋。

交换礼物过后,双方的友谊更进一步,在陈大河一行提出告辞的时候,吴友军作为吴家代表特地到房门外的大街上送别,直到客人走出了三步远才转身回家。

“有点腥,”黄小虎拿着鸡蛋闻了闻,眼里竟然流露出一丝嫌弃。

“才吃了一顿肉就敢嫌弃蛋?”黄大利很是不忿,身为大哥的他觉得很有必要教育教育弟弟,于是手掌往前一摊,“不要给我!”

“才不,”黄小虎手一缩,连忙把鸡蛋揣到怀里,“焐热就不腥了。”

“小虎啊,”陈大河努力维持着脸上平静的表情,“你还是把鸡蛋放背篓里吧。”

“为什么啊?”黄小虎有些不解,可他话音刚落,身子立刻往前一串,差点没摔了个狗吃屎,吓得他连忙抓紧上方的铁杆重新坐正。

陈大河死劲地拽着身后的护栏,脸色苍白地说道,“这个就是原因了,你要是把这鸡蛋揣怀里,我怕会被你压扁啊,到时候没鸡蛋吃是小事,这蛋黏在衣服上,你妈要揍你一顿我估计是没跑的。”

黄家两兄弟吓得连忙掏出鸡蛋,塞到竹篓里面的布包里。

此时他们正坐在一辆三轮轻卡的货斗里面,也许是快到过年了,也没什么人坐车出门,只有他们三个人。

这个时代可没那么多客车,只有跑长途的才是正儿八经的客车,而且只有座位,卧铺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要去县城或者周边其他公社,甚至去地委,都是这种放大版的三蹦子。

前面是个三轮车的车头,倒是像模像样地装了个车厢,连雨刷都有,除了少个轮子少个座位,比一般的轻卡车头没什么区别,后面拖着个车斗,里面放上几把板凳椅子就算是座位了,板凳是给年轻人坐的,椅子算是老弱病残专座,至于保险带什么的就别想了,不过安全还是有保证的,这年头除了把车开出马路外,一般不会出现撞车之类的事故,没办法,大马路上车太少了,想撞都找不着车啊。

车斗上也不是没有其他东西,冬天的话还罩了个油毛毡,可以遮风挡雨,夏天就浪漫了,直接是敞篷的,车子一发动,声闻十里,头发迎风飘扬,如果不考虑脸色苍白或者耳朵发鸣之类的小缺点,简直就是完美!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