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陈大河过来有事,杨洪便带着杨波起身告辞,等两人出门走远之后,陈大河才冲着一边坐在椅子上直哼哼的黄大利指了指,对着黄家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大利欺负杨波那小子啦?”

此时王家凤正替撩起衣服在看伤口,黄家全刚才那几下子可没少下力,背上和手臂上几条青紫色的於痕看着都吓人,顿时忍不出抽泣起来。

黄家全自己见了,也不禁有些心疼,可还是嘴硬地说道,“这小王八蛋,收了杨波放的鱼篓,还把鱼篓给砸烂了,这也就算了,他还生怕别人不知道,四处跟人宣扬,这不,杨洪就带着杨波找上门来了。”

“我哪知道那是杨波放的啊,”黄大利立刻回了一句,又牵动伤口发出一声闷哼。

陈大河满脸荒唐地看看黄大利,又看了看黄家全,“鱼篓?大冬天的放鱼篓?”

“是啊,”黄家全也满脸苦笑,“谁家在冬天放鱼篓啊,可人家偏要放,咱也不能拦啊。”

“那也是,”陈大河眨眨眼,“对,也没人规定冬天不能放鱼篓,他爱放就放,不过,就几个鱼篓的事,不至于打成这样吧。”

一听这话,黄家全顿时满脸尴尬,连声都不吭了,黄大利倒是直着脖子说道,“还不是杨洪那王八蛋非得要我赔钱,几个鱼篓的事至于吗,我就骂了他几句,爹就要打我,到底谁是你亲儿子啊。”

“哦,现在知道自己是儿子啦,”黄家全没好气地说道,“刚才是谁自称老子的。”

黄大利输人不输阵,“那你还说我是王八蛋呢。”

“说你王八蛋错啦?”黄家全蹭地一下站起来,指着黄大利骂道,“我让你服个软,说几句好话这事就算过去了,你倒好,对着杨洪开骂,他杨洪再不是东西,那也是跟我一辈的人,也是你个混小子能骂的?”

“我们跟他家又不是亲戚,算什么辈分,”黄大利依然硬气,“他以为他是谁啊,不就仗着多吃了两斤盐充人吗,我还就不鸟他。”

“行啊,你不鸟他,”黄家全冷冷一笑,“那他找你赔两块钱,看你去哪里找。”

“他想钱想疯了吧,还两块,两毛都没有,”黄大利脖子一甩,“老子才不给他,”

随即整个身体往后一缩,“哎哟,老妈轻点,疼。”

原来扯着伤口了。

王家凤连忙把手缩回来,想了想还是起身说道,“我还是去煮个鸡蛋,拿鸡蛋敷一敷,要不然明天可能下不了床。”

黄家全探着头看了看,“没那么严重吧。”

“你自己打的心里没数?”王家凤横了他一眼,转身去了后房。

这一通吵闹,陈大河算是听明白了,说来说去就是几个鱼篓的事,如果放在后世,可能说上几句就完了,连吵架都吵不起来,可要放现在,都够得上去派出所了。

不过虽说杨洪索要赔偿也是正当诉求,可开口就是两块就有点讹人的意思,难怪黄大利会跟他吵起来,黄家全为了息事宁人,最关键的是省那两块钱,也不得不揍儿子给人看,今天要不是陈大河过来,指不定会闹出什么结果,弄不好明天开村民大会都是轻的,扭送派出所都有可能,到时候哪怕是一个队上的社员,也不免结下仇来。

现在两边都借坡下驴,杨洪看着陈大河面子上,走的时候也没提赔偿的事,估计就算过去了,只要黄大利不再犯浑,这事就算到这里结束,以后两家人都不会提这一茬。

“呐个,”陈大河也不知道怎么称呼黄家全,索性略过称呼不提,直接说道,“我看大利老这么闲着也不是一回事,要不,这段时间就先跟着我,回头我再找杨老大给安排个活,你看怎么样。”

“真的?”黄家全一听,顿时大喜过望,连连给陈大河作揖,“那可真是太感谢了,我就担心着小子在外面鬼混,不知道哪天就会出事,要是有叔管着,肯定能学好。”

陈大河笑道,“学不学好那再两说,不过肯定不能让他学坏了就是。”

眼看着眼前这两位你一言我一语地把自己的路子给定下来,黄大利却愣愣地说不出话来,有心拒绝吧,可看到亲爹那欢天喜地的样子,确实有些不忍心,可要答应吧,一想到每天要管陈大河叫叔爷,顿时有种想死的冲动,一时间心里纠结万分,脸色也古怪之极。

兴奋过后,黄家全又有些担心,“叔,大利这小子容易犯浑,不会给你惹什么麻烦吧。”

“不会,他犯浑都是闲的,”陈大河笑着摆摆手,“我看大利就挺不错的,做事有原则讲义气,要不然身边那些朋友也不会服他,只要他能把心思都用在正道上,未必不会做出一番成就来。”

这里三个人就陈大河年纪最小,可他说出这么一番话,另外两个都没有觉得哪里不对,而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虽说是在夸自己,可黄大利听了却愁眉苦脸,“叔爷,我这人天生懒散,你要让我做事,还不如让我作死来得痛快。”

“放心,不是让你去做劳力,”陈大河瞟了他一眼,“正好我最近有点事,要用得到你,所以现在才过来找你。”

“哦,”黄大利应了一声,随即抓了抓脑袋,“可是我又不像你一样这么有本事,能帮你做什么啊。”

“你不是没本事,而是没有能用得到你本事的地方,”陈大河说道,“你以为我是随便哪个都能用的,我用人也是要看能力的,有这个本事才会找他,没本事的,求着我也没用。”

“这么说,我也是有本事的?”黄大利顿时喜笑颜开,心里暗暗盘算着,自己的本事看来真不小,连叔爷都惊动了,可到底是什么呢,想不出来啊,难道是走街串巷脚力好,还是聊天侃大山嘴力强?这优点太多数不过来啊!

“那是当然,”不知道黄大利小心思的陈大河笑着点点头,“不过我这事挺急的,你这伤明天能下地么?”

黄大利立刻拍着胸脯,“叔爷你放心,这点伤算个啥,我老爹这点力气一看就是没吃饱饭的,现在我能连跑二十里你信不?”

“信你个大头鬼,”黄家全一个巴掌拍在后脑门上,“是不是要我吃饱饭再揍你一顿?”

黄大利顿时缩着脖子不说话了。

“叔,”黄家全看着陈大河说道,“你放心,等下我给他用鸡蛋赶一赶,保证误不了事。”

“那行,”陈大河拍拍大腿站起来,“那我就先回去,你明天上午过来找我。”

“哦,对了,”陈大河刚走了两步,又回头说道,“别来太早,省得打扰我睡觉。”

“没问题,”黄大利一副找到同道中人的眼神,“我保证吃了午饭再过去!”

黄家全顿时满头黑线,有点小怀疑把儿子交给陈大河是不是个错误呢?!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