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没选错,”陈大河笑着附和道,可随即口风一转,“可惜,我这些东西没打算卖给大队。”

“啊?”杨向明诧异地看着他,“你打算自己去市场卖?那要卖到什么时候去?”

陈大河摇摇头,“去市场卖可卖不动,我劝你开完这两天,就把小市场给关了,省得浪费时间,经过昨天的那一场,该买的都买得差不多,接下来一段时间不可能会有什么好生意,而且马上就要过年,就更淡了。”

“这样啊,”杨向明想了想,点点头说道,“行,听你的,反正大队上富余物质也没多少,就先歇一歇,不过,你这些东西打算怎么处理?”

“平安公社地方太小,人也太少,我打算出去找买家,”陈大河说道,“我看县城估计也够呛,可能会去地委或者省城吧。”

“不是吧,”杨向明瞪着眼睛,“还要去省城,这些东西可不算少,你怎么运过去?”

陈家人也是格外惊讶,以前陈大河虽然喜欢折腾,但也就是在平安公社这一亩三分地上,这次弄出个河西农产品交流会,已经算是出格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想折腾到省城去,省城是那么好去的吗,想到这里,陈德山和黄玉芝脸上同时露出忧色。

“我自有我的办法,”陈大河嘿嘿一笑,也没注意父母的脸色,径直看着杨向明说道,“你也别不舒服,不卖给大队也是为了你们好,原因刚才也说了,如果你们接手,那才真是坑了你们。”

“这我知道,”杨向明沉吟片刻,“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再多说什么,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吱一声。”

“哟,胆儿不小啊,”陈大河调侃道,“不怕老刘找你麻烦?”

“嘁,”杨向明撇撇嘴,“说得好像我怕他似的,放眼整个平安公社,你看我怕过谁,就算是钱卫国,那也是敬重他的为人,不是怕,不管我做什么,老刘他敢找我麻烦?”

陈大河闻言微笑不语,果然,杨向明接着说道,“再说了,通知上说的是不许任何单位为你提供便利,我以个人名义总可以吧。”

“那就谢啦,”陈大河当然不会拆穿他,笑着拱拱手,一副果然讲义气的样子。

等杨向明离开,陈德山才拉着陈大河说道,“大河,你这想法到底靠不靠谱?省城可不是那么好闯的,别到时候东西没卖出去,人倒出了啥事!”

“不会,”陈大河笑着说道,“茜茜暑假的时候去过省城,那里治安什么的都挺好的,而且我还不一定去省城呢,如果能在地委就把东西都卖光,自然最好了。”

“嗯,如果能在地委卖掉当然最好,”陈德山也点点头,可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可地委也远啊,那里管得也严,会不会不让卖?还有,这些东西要怎么运过去?”

陈大河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也不怪老爸小心,耐心地说道,“虽然公社发了通知,不许为我提供任何便利,可之前给我的介绍信可没收回去,这样的话,我去地委也好,省城也好,就有了一层保障,就算卖不出去,也不会出什么事。至于运输的事情,我已经有了办法,等下我会去找黄大利,通过他找人帮忙。”

听了这些话,陈德山终于放心了些,可注意力又转到另一边,“黄大利,黄老虎?他一个不务正业的二流子,能有什么办法。”

“老爸,”陈大河无奈地看着他,“黄老虎是外面的人给他起的诨号,怎么你也叫上了。他不过就是有些游手好闲罢了,最起码,至少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吧。”

“他敢,”陈德山瞪着眼睛,“就这已经很不对了,他还敢干坏事?老子打断他的腿。”

“对对对,”陈大河举手投降,“你打断他左腿,他老子打断他右腿,让他哪里都去不了,正好也不用干活。”

“腿断了有什么打紧的,又不是手断了,”陈德山不以为然地说道,随后立刻反应过来,“不是,我是在问你找他干嘛,少扯这些有的没的。”

陈大河觉得很无奈,是你先歪楼的吧!

“黄大利虽然不务正业,每天在外面和人鬼混,游手好闲的,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认识的人才多,”陈大河摁下怨念继续说道,“据我所知,他同县委车队吴队长的弟弟认识,而且交情还算不错,我想让他们在中间穿个线,如果能说服吴队长,把这些东西运走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你这不是以公谋私吗?”陈德山瞪着他,“谁教你这些歪门邪道的?”

“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么?”陈大河感觉嘴角直抽,“车队除了正常的任务调配,还有盈利的责任,我又不是不给钱,只是这样更快一点,这也算是给国家做贡献好不!”

“是这样的吗?”陈德山叭着烟杆眨眨眼睛,想了想似乎是这个道理,顿时感觉老脸有些挂不住,索性一脚将陈大河踢了出去,“那还不快点去找他。”

被屋外凛冽的寒风吹着,陈大河感觉身冷心更冷,大晚上被赶出屋子喝西北风,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最关键的是,那黄家到底歇了没有呢?

黄大利家就在同一个队,陈大河连马灯都没提,趁着月光直接就摸了过去。还好,等黄家出现在视线里的时候,还能清除地看到堂屋里亮着的煤油灯,屋子大门敞开,堂屋里人影晃动,似乎人还不少。

陈大河又加快脚步,很快就走到黄家门口,里面突然传来一阵咆哮声,“你跟老子听好,老子要不是看你是老子的老子,老子现在就把你放扑到地上你信不!”

短暂的死寂过后,屋里响起一道声浪更高的咆哮,“老子打死你个王八蛋!”

陈大河站在屋檐下满头黑线,好嘛,儿子对着老子称老子,老子反过来骂儿子王八蛋,黄大利要是王八蛋,那你自己不就是王八了么,哪有这样骂自己的,看来黄大利混不吝的性子总算找到出处了!

嗯,这下要是黄老虎被他亲爹打死,自己老爹也省了打断他腿的功夫,陈大河毫无同情心地暗自偷乐,突然被屋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惊醒,自己来是干嘛的?

不好,陈大河脚一蹬就串了出去,同时满脸惊恐地往前伸出右掌,摆出一副后世表情包的经典表情,大声叫道,“棍下留人!”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