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社书记办公室里,张海洋端着茶杯,轻轻吹着浮在水面的茶叶,眼神却一直紧盯着陈大河。

而陈大河端坐在椅子上,两手时而紧抓,时而放松,脸上有时惊喜,有时惶恐,如果现在给陈大河一面镜子,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忍不住给自己颁发个最佳男主角奖,这简直就是影帝级的出演啊!

半晌之后,陈大河牙关紧咬,似乎终于下定决心,抬起头看着张海洋。

对上张海洋夺人的目光,陈大河似乎又有点胆怯,低下头看着自己紧握的双手说道,“张书记,这事我可以帮你做,不过,我只能帮忙联系,对方答不答应,我管不着,而且,不能私下交易,必须在交流会现场交易。”

张海洋一听顿时大喜,站起来哈哈大笑,两手还不停地下按,“没问题没问题,公平交易嘛,当然是你情我愿,到二中交易也没问题,本来就没打算赖份子的嘛,而且拉回来也方便。”

此时张海洋恨不得高歌一曲智取威虎山,任你钱卫国狡猾如狐,也挡不住我奸猾似鬼啊!呃,不对,应该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也不对,反正就是你钱卫国没我张海洋厉害,哼哼,要是让你知道自己派出的人在给我帮忙,会不会气得连吐三升血啊!不过我就不告诉你,憋死你,到时候让你看到我收获最多的时候闷死你,哈哈哈哈!

“不过,张书记,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陈大河看着洋洋得意的张海洋,小声地说道。

张海洋大手一挥,“没问题,你说,是不是想多要点粮食?没问题,回头我让人给你家送上两百斤,不够再加!张庄别的没有,就是有粮,手中有粮,心里不慌啊!”

“不是,”陈大河摇摇头,明亮的双眼迎向张海洋的目光,“我明年不是要参加高考了么,可是文科方面,尤其是历史成绩不太好,就想找些老书,还有些老物件来帮助学习,这个,不知道您这儿有吗?”

“老书,还有老物件?”张海洋困惑地抓抓脑袋,“那些个破烂东西都不能用了,还可以帮助学习历史知识的吗?”

“也不是所有东西,所有人都合适,”陈大河诚恳地说道,“就是我自己,看到真东西会比光看书本要记得深刻,谁让我记忆力没那么好呢,只能想点其他办法,老校长说这叫联想记忆法,所以,也不是所有的老物件都合适,一定要有意义的,能体现时代特色的。”

要是老校长听到背书不用看第三遍的陈大河这么说,还堂而皇之地扯着自己当大旗,肯定会对他的脸皮厚度有个新认识。

“哦,老校长教的办法啊?”张海洋抿着嘴点点头,虽然摸不着头脑,依然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老校长教的肯定是好办法,我就说嘛,肯定不能是随便什么东西都能学知识的。好,我就给你找点老物件,可是,”

张海洋为难地挠着脑袋上不多的头发,“前些年破四旧,好些东西都没了,要去哪里找呢?小伙子,你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

“啊?都没了啊,”陈大河瞪着眼睛,“我还以为都和我们队一样,舍不得丢掉,搁牛棚里放着呢,可惜我们队里东西太少,而且也没什么用,要不然也不用麻烦您了。”

“对啊,”张海洋一拍脑门,“我记得当时是准备烧掉的,是门房的老谭说,烧掉可惜了,还浪费柴禾,就拉到哪个地方丢那里了,都好几年了呢。”

正说着,张海洋拉开房门就走了出去,站在门口大声叫着,“老谭,老谭,过来一下。”

“哎,来啦,”看门房的老大爷披着件已经严重掉色,足以当棉被的军大衣,麻利地锁好大门,然后晃悠悠地踩着残雪走了过来。

“张书记,什么事啊,我那可不能离开太久。”

“叫老张,大河不是外人,”张海洋招手示意他进来,替陈大河介绍道,“这位呢,就是我们张庄的一宝,老谭,谭树林,我到张庄已经二十年,可我来张庄之前他就已经在了,你叫谭大爷就行,老谭,这是平安公社的陈大河。”

“谭大爷好,”陈大河咧着嘴叫道,笑得像个十足的乖宝宝。

“好好好,”谭大爷挥着手,“刚才我们见过,来解决副食问题的,对吧。”

“对,问题已经有办法解决啦,”张海洋双手撑着后腰,笑得意气风发,“本来想给大河一点小奖励的,不过大河品格高尚,不要那些俗物,就想在我们这边淘点老书和老物件学习知识,前几年不是破四旧,弄了一堆东西吗,那些都丢哪里去啦?”

“哦哦,那堆破烂啊,”老谭指着公社政府后面,“没丢远,就在后面的关帝庙里,不过放进去就没收拾过,那个庙也好久没人去了,里面乱得很,可不好找啊。”

“没事,待会儿我自己去看看,”陈大河笑着说道,“想有收获总要先付出的嘛。”

“嗯,这话说得在理,不愧是要上大学的高材生,”张海洋竖着大拇指说道,“不过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换物资,还有筹备交流会的事情,这种小事我来找人办,你明天过来,保证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这怎么好意思啊,”陈大河腼腆地说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用不着这么麻烦,就这么定了,听我的。”张海洋大包大揽地将手一挥。

“得了吧,”谭大爷冲着张海洋甩了个脸子,“让你晚点换副食你能等?小陈这是等不及了呢。”

张海洋诧异地看了看陈大河那张局促的脸,顿时一拍脑袋,“哈哈,对对,是我的错,这样,我现在就找人带你过去看看,要不我让他们弄几辆板车,待会全部直接拉走。”

陈大河摆摆双手,“要不了那么多,我选几样就行。”

“就是,你以为那堆东西是什么宝贝啊,还全拉走,”谭大爷瞟了一眼张海洋,然后看着陈大河说道,“这样,也不用找别人,就我带你去,后院还有个板车,然后我再给你找几条麻袋,反正你也有马,你看上什么,装麻袋里,放马车上,回平安的时候就赶马车回去,明天再把车还回来就行。”

陈大河激动地点点头,“诶,谭大爷,那我听您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