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鲜妻有喜,腹黑老公轻点疼全本免费阅读txt下载!

  “等事情平淡了,就好了!”肖洛凡悠悠地开口,假装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

  “平静得了吗?现在整个A市都传得满城皆知,我怕到时候会影响到LAIMI的形象,连员工的作风都不好,还谈什么生意,谈什么合作。”肖靖琪厉声开口,语气里不容质疑,一切以LAIMI为重,冠上了多少堂皇的理由。

  “作风不好,哼!”肖洛凡冷哼一声,盯上母亲的脸,“那我是这件事的男主角,那你说,我的作风能够好到哪里去?”反问一口,肖靖琪的脸色微微有点发白,刹时间不知道应该反驳一句怎样的话。

  看来这个许多多,他是保定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这不是妥协,只是没有更好的办法,肖靖琪是决不会同意许多多继续留在LAIMI的,若情非得已,此刻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失去刚刚建立在儿子心中的好母亲形象。

  “LAIMI跟凌氏的剪彩会照样开,安排在这个礼拜五,到时候隆重召开记者会,我会向媒体说明这一切,这只是被别人设局陷害的,事实的真相,根本不是这样。”肖洛凡深邃的眼神里散发出缕缕冷光,另肖靖琪也忍不住不寒而栗。

  “那事实的真相,又是什么样?到底你跟那个许多多有怎样的关系?”肖靖琪迫不急待地想要知道这一切,这两年来,外界的传闻她也听得不少,只是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本质不坏,什么所谓的黑社会也只是被那些无聊的记者冠上的罪名而已,但是只怕近墨者黑。怪只怪,自己对儿子了解得太少了,他的事情她也很少关心,现在想一次过的弥补,恐怕也来不及了。

  “事情的真相,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们大家的。至少许多多,妈,请你不要讨厌她,她是我喜欢的女孩!”肖洛凡说到句末,音量小了很多,对上肖靖琪的眼,神情里多了同分乞求的目光,像是儿时要不到糖果的小孩,只是单纯的喜欢,想要。

  儿子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肖靖琪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是徒然,事实的真相,她倒是很想见识一下。这个许多多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可以把自己的儿子迷得昏头转向,甚至是不顾一切。

  女人天生就是祸水,这句话真是没错。肖靖琪是绝对不会允许许多多进他们肖家的大门的,她会想尽一切办法去阻止,不然,LAIMI总有一天会败在她手里。

  “那我先走了,我回去换套衣服。”肖洛凡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肖靖琪办公室。现在他的办公室安排在三楼,也就是莫子夕对面。

  ……

  莫子夕办公室内,两人正为一个企划案讨论得热火朝天,不时的发出爽朗的笑声,路过的人都不禁侧目。

  “好吧,总算是达成共识了,看来我们两个是有严重的代沟啊!”莫子夕扬起嘴角的笑容,开心地说道。阳光圈圈点点的照进来,洒在莫子夕身上,一阵光芒,使许多多觉得有点刺眼。

  “代沟,或许有吧,你可是比我们先毕业两年。”许多多挑眉,微微笑,继续开口,“你知不知道,两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多少东西,包括你,还有我。”语气里有些伤感,只是那些曾经,再也回不去了,你不再是两年前白衣少年,我也不再是两年的黄毛丫头。

  “呵,对啊,你看你,越长大越漂亮了,以前只是个喜欢扎着小马尾的丫头而已。”莫子夕笑笑,对,是变了,大家都变了。甚至,他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他背叛了自己最好的大学四年一直同甘共苦的死党。

  那一段时光,他也何尝不怀念。记忆中的许多多,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你看,她脸上纯真的笑容现在还有吗?在这个社会,开始学会了隐藏,学会了讨好,学会迎合,学会虚伪,尽量让社会的这一门学科拿个满分。

  真是悲哀。

  “你说,如果两年前我们在一起,那结局会怎样?”许多多的笑容开始变得深不可测,她的心,开始连自己都猜不透了。

  这个问题,莫子夕从来都没有想过。两年前的许多多,他只把她当小妹妹看待而已。没有爱情,只有怜惜。只是那一次的拒绝,两个就彻底没有了交集,两年后再次相遇,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的东西,都已经物是人非。

  “我不想回答这种假设性的问题,如果有如果,我们也不会坐在这里聊天了!”莫子夕笑笑,随意拿起桌面上的咖啡又是一口。

  许多多也笑笑,对,这种假设性的问题,她虽然问了,但是也不屑知道答案。

  不知道为何,最近许多多也喜欢上了咖啡的味道,苦苦的,不加糖,这便是人生的味道。抿一小口,慢悠悠地享受着,静数时光的流逝,咖啡里走过的年华,有忧伤,也有倔强。

  “那我不说假设性的问题,我就说现在!”许多多四十五度角地仰起头,勾勾唇,莞尔一笑,带起脸上浅浅的酒窝,很是迷人。

  “现在?”莫子夕盯着她精致的小脸,脸上有些许疑惑。

  “对啊,就现在”许多多放下咖啡杯,迎上莫子夕的目光,微笑里多了几分玩味,“现在的你,喜欢我吗?”

  现在的你,喜欢我吗?

  好幼稚的问题,许多多不想问的,她只是想知道,此刻的她,对莫子夕来说,到底有没有魅力。她只是,不想输给舞若烟,她要看着舞若烟颓败的感觉,那种胜利的微笑,可以扯高气扬地昂头。

  莫子夕沉默,只是感受告诉他。他喜欢她!

  这一种喜欢,与权利欲望无关,只是单纯的喜欢。打从心底里喜欢。

  莫子夕咧开嘴笑着,没有回应。

  许多多没有失望,反而嘴角的弧度更深了。她对自己很好把握,她一定要让莫子夕乖乖地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乐意,她想要享受这种胜利的感觉,让那些所有伤害过她的人,都狠狠地伤回来。

  内心里的阴暗面被毫无预警地挖掘出来,有点小小的变态,想要胜利的欲望越来越强烈,许多多控制不了自己。

  “不回答,那是否就是默认的意思?”再开口,脸上绽放一抹灿烂的笑容,今天的她,一脸精致的妆容,星辰般的眸子里除了妩媚,就是蛊惑。莫子夕也无力招架,他承认自己被她煞到了。

  许多多站起来,摇曳着曼妙的身姿走到了莫子夕跟前,他坐着,她站着。低头,仰视,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得不到想要的回应,那我先走了。”许多多轻轻开口,眼神里有几份暗淡,其实并没有不开心,她清楚地知道,莫子夕已经上勾了,她就赌这一次,她要赢,必须赢。

  刚转身,莫子夕便伸出手,把许多多整个人都捞回来,一手握住她的手,一手搂在她的腰间,许多多整个人都跌落在莫子夕温暖而宽大的怀抱里。

  此时的姿势有点暧昧,许多多轻坐在莫子夕的大腿上,整个人都蜷缩在他的怀里,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娇弱而又无助。而莫子夕,刚有拥有一个温暖的臂弯。

  许多多不敢对上他的眼,她只怕,再下一秒,自己就要忍不住想逃离。为何心里会这么乱,她明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做,为了成功,难道可以出卖自己的情感?

  此刻再也容不了她多想了,她还有后悔的余地吗?没有!只能按着自己的目标前行,一切她要的,她所想要看到的,她可以!她要成功。

  莫子夕搂紧了许多多的腰,看上她的眼,不准她逃避。在她耳边轻轻喃语,“我喜欢你,我爱上你了!”蹭着许多多的发梢,弄得她有点痒,她努力忍住不去推开他。

  内心里抗拒着,许多多用力,想要把他推开,可是腰际的力道比刚刚更重了。

  莫子夕把她推倒,让她靠在在沙发上。脸上的气息,越来越凝重,安静的办公室里,甚至可以清楚地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那一脸,越靠越近,许多多清楚地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只是她无力逃,也不想逃。

  莫子夕的唇越凑越近,略过她的耳际,清楚地听得到他急促的呼吸着。许多多整个人都被他抱得紧紧地,根本无法逃脱,等她意识过来,他已经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唇。

  许多多拼命地推,极力地挣扎着。他柔软的舌头毫不费力地就橇开了她的贝齿,不顾一切地吮吸着她口中的芬芳。泪,从眼角悄然落下,是她自己玩火上身的,能怪谁呢。

  “放开她!”劈头的声音传来,惊扰了正刚刚投入状态的莫子夕。

  莫子夕恋恋不舍地放下怀里的人儿,许多多抬头,熟悉的身影浮现在眼前。肖洛凡怒着目,眼中的火气似乎可以把莫子夕整个人都燃烧起来。许多多撩了一下有点凌乱的额发,微微低下头,不敢迎上肖洛凡的眼光。

  莫子夕则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现在是怎样,是肖洛凡破坏了他的好事,难道他还要好脸相对么。懒懒地站起身,随意地整理了一下有点褶皱的西装,同意以不悦的眼神对上肖洛凡。

  四眼相对,眼神交接,诺大的空间里貌似爆满了火药味。肖洛凡一身的黑,黑色的衬衣,黑色的牛仔裤,没有了刚刚西装衣服衬托下的气度,却多了几分阳刚,多了几分坚韧。阳光洋洋地洒进来,正好落在两人的中间,形成了一条刺眼的光束,把二人隔开。

  西装男与痞子男的PK!

  果然,肖洛凡是最先忍不住的那个人,对着莫子夕劈头就是一拳,打上莫子夕的右脸颊,莫子夕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快速地扶住右侧的沙发。

  莫子夕捂着脸,有点小小的狼狈。可是他也毫不示弱,对着肖洛凡的小腹还上了一拳,肖洛凡微微蹙眉,有点难受的样子,退后了两步。就这样,两个大男人撕打在一起,谁也不肯先罢休,最后,还是莫了夕先倒在地的。

  肖洛凡抹了一下嘴角残留的血迹,盯着地上躺着的莫子夕,莫子夕睁着眼,眼神里有种不服,有点不屑,他想要站起来,左胸膛上一阵剧烈的疼痛。别的不说,打架,他是永远够不上肖洛凡的。

  对着这一切,许多多唯有漠视着,装作无动于衷。传说中的坏女人不都是这个样子的么?看着众男人为他拼得头破血流,她也不会微微皱一下眉头。

  肖洛凡对上她的眼,像是在质问,又像是安慰。许多多坐在沙发上,干脆翘起了二郞腿,摆了个很性感的姿势,勾唇,微微笑,毫不畏惧地迎上肖洛凡的眼神,这一切,都是她想要的。她应该开心才对。

  长长的刘海半盖住了他的左眼,只是看他的表情也知道此刻的他很生气很生气,肖洛凡二话不说,径直地走到许多多面前,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顾不得她的反抗,许多多努力地想要挣脱,可手臂死死地被他给钳住了,她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莫子夕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肖洛凡带走了。身体各处的疼痛传来,使他不禁哀叫了出声。

  肖洛凡!你我不共戴天,此仇不报非君子。

  哼!

  嘴角咧出一抹冷笑,莫子夕从地上爬起,艰难地在沙发坐下,衣服上有些污迹,他狠狠地把它脱下,扔到一旁,黑色的眸子里散发着异样的寒光。

  肖洛凡把许多多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门关上,巨大的声响在许多多耳边回旋。

  “你到底想干嘛?”许多多终于忍不住开口,嘴巴微大,瞪大了眼睛看着肖洛凡。

  他的眼睛,如一潭温碧的深水一样,让人望不到尽头,一但迷失,只怕再也找不到回的方向。

  许多多盯着他,看了两秒,别过脸,假装去看别的东西。

  “我问你在干嘛?”肖洛凡握住了许多多的手,甚至长长的指甲已经掐入了她细嫩的皮肤。心情有点过于激动,眼神里满满的质问,与不解,他只是太过于关心她了,害怕她会受到任何伤害。

  “在干嘛?呵”许多多冷笑一声,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眼神里有着些许不屑,半带点玩味,对上肖洛凡的眼睛。“你不是全都看到了吗?”

  肖洛凡痛苦地闭上眼,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你就那么喜欢他?”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现在的他,只想知道一个答案。

  “不,我不喜欢他。”许多多斩钉截铁地回答,她不喜欢他,她只是利用他而已。

  “那为什么?”肖洛凡不明白,甚至,他已经开始猜不透她的心里在想什么,她变了,变得好陌生,变得不再像从前的那个她。

章节目录

鲜妻有喜,腹黑老公轻点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毒一无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毒一无二并收藏鲜妻有喜,腹黑老公轻点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