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无现在在火车上,临时突然有事,现在是让编编帮我更新,不过不在家的这几天小无会坚持更新的,先在这里祝大家情人节快乐,祝所有情侣甜甜蜜蜜和和美美,祝所有单身的今年桃花朵朵,遇到两情相悦的另一半~

***=======》《=====***分割线***=====》《=======***方氏快步朝家里走去,一个劲儿地抬手抹眼泪,生怕乡邻瞧见,可旧的眼泪擦干了新的又流了下来,压根儿就控制不住,最后见村里压根儿就是空无一人,干脆也不管了,任由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走了没多远就听见祝永鑫在后面喊自己,方氏顿时加快了脚步,但是毕竟没有祝永鑫的脚程快,刚走到晒谷场的边儿上就被他追上,从后面扯住了胳膊。

“你放手!”方氏用力甩开了祝永鑫的手,怕被人瞧见干脆直接往干草垛里面走过去。

祝永鑫几步追上去道:“大冷天的在外头哭小心吹病了。”

“你别管我,也用不着劝我,我不回去。”方氏转到草垛后面的背风处,“你让我一个人呆会儿。”

“大过年的你不回家在外头呆着干啥,还得回去做年夜饭呢!”祝永鑫伸手揽住方氏的腰说,“你若是不肯回家,我就把你扛回去。”

方氏的力气没有祝永鑫大,挣脱不开他的手,气得用力捶了他几下哭道:“反正你说什么我都不回去,你把我扛回去我就再走,有本事你把我捆回去。”

“咋地,回咱自己家过年还得捆着你?”祝永鑫歪头看看方氏,松开手转身边走边说,“那我自己回去了!”

方氏见他是朝自家的方向走而并不是祝家的老房子,顿时愣住了,半晌才想起来追上去,有些难以置信地问:“你、你是说咱回自己家过年?”

“咋跟过来了,不是说得我把你捆回去吗?”祝永鑫故意问道。

“你个……”方氏本来想说你个死鬼,但是忽然想起要过年了说死不吉利,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忍住想要勾起的嘴角,压着声音问,“不管咋地都咱自己过?”

“那是,我啥时候骗过你?”祝永鑫慢下脚步等着方氏跟自己并排。

方氏这下终于破涕为笑,伸手往祝永鑫的肋下掐了一把,顺势就抓住了他的袖管子,“走,咱回家做年夜饭去。”

祝永鑫和方氏往家走的时候,孙家来的管事和伙计正在装蘑菇,荷花在门口看着孙家的人给蘑菇过秤、装车、盖棉被。

今个儿的天干冷干冷的,下不来雪还时不时的刮风,荷花招呼两个车夫到西屋去取暖,自己双手拢在棉捂子里,跟孙家的管事一起躲在门洞里,好不容易等两车蘑菇全都装上了车,她盯着两边都拢上了暖炉,严严实实地关上了车门,又跟来拿货的管事对了账数了钱,等钱货两讫了,她才从袖子里掏出个红包塞给那管事道:“辛苦了,大年三十儿,这么冷的天儿还得出来忙活,没多少钱,不过是讨个吉利,过年好,明年大吉大利,顺顺当当,家宅和睦,金玉满堂。”

那管事听了这一连串儿的拜年话,推辞的话是不能说了,就也笑着接过了红包道:“多谢祝家小姐,也祝您新年心想事成,家里生意越来越红火。”

荷花跟管事的客气了几句,扭头看见祝永鑫和方氏一前一后的回来,顿时奇怪地问:“爹,娘,不过是装蘑菇,还用得着你俩回来干啥,我们看着就得了。”然后就看见方氏有些红肿的眼睛,面上不由得露出疑惑的神色。

祝永鑫见方氏装着不在意,但是眼神儿一直往自己身上瞟,顿时笑着说:“咱家今年自己过年,我和你娘当然得回来了,你们赶紧都装好了车,然后来帮忙做年夜饭。”说罢就到柴棚里抱了一抱的劈柴往屋里走去。

方氏闻言心里舒坦地抿嘴笑了起来,看着荷花的眼神儿,知道自己瞒不过这个鬼机灵的丫头,只冲她使了个有事一会让再说的眼色,便也跟着祝永鑫进屋去了。

荷花看着他俩回来,直觉就觉得这里头肯定有事儿,尤其是见方氏的眼睛又红又肿,虽说这会儿见她的神色似乎心情已经好转,但还是很不放心,不过她也知道这会儿不是说话的时候,先要把蘑菇都弄好把孙家的人送走,便又收敛了心思,回身给两个伙计和两个车夫每人一个小红包,道了声辛苦,说了两句拜年的话。

孙家的人都高高兴兴的离开了,荷花这才回身进屋,就听祝永鑫对芍药道:“芍药,你别忙活了,去你爷奶那边帮你四婶儿做年夜饭吧,今晚就在那边守岁,大半夜的不用折腾回来了。”又扭头对博荣道,“老大,你送芍药过去再回来。”

芍药闻言怔了一下,似乎想问什么,但看看祝永鑫的脸色,又见方氏一言不发的在干活,到底还是没有开口询问,轻轻点点头道:“行,我这就过去,用不着大哥送我了。”

博荣已经等在门口了,听了这话说:“你自己过去我哪儿放心,跟我还客套什么。”

等芍药跟博荣出门之后,荷花终于忍不住问道:“爹,娘,到底是出啥事儿了?”

祝永鑫蹲在灶坑前添柴,方氏见荷花一副不问出缘故不罢休的模样,拉着她进屋把事情大致的说了,荷花顿时就急了,把手里的棉捂子摔到炕上道:“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芍药姐在咱家住了这几年,虽说爷奶每年都给粮食,可也都只是够吃饱的份量,其余的还不都是咱家贴补的,穿得用的,爷奶给的能有多少,不也都是咱家拿的,咱家都没一句抱怨的,她倒是嫌咱们亏待芍药姐了?我之前就怕奶会因为芍药姐的事儿跟咱家找茬,到时候让爹和你夹在中间难做,所以哪怕她小心眼的跟我藏心思,我还是给了她一成的利,如今只落得这个?”、

她一番话说完觉得心里还是憋屈,见方氏似乎一副差不多就息事宁人的模样,想起之前芍药的举动和言语,不由得觉得心里发凉地说:“娘,我知道你不愿意一家人闹得不愉快,而且你也总觉得芍药姐可怜,所以我也一直尽力帮她,可是咱掏心掏肺的对别人,不见得就能换得人家全心全意的相待,前阵子的事儿我都没跟你们说过,我本以为……只此一次以后不管也就算了,谁知道这还惹出更大的麻烦了,真是斗米恩升米仇,奶既然说要让芍药姐跟她去住,那也正好,这回咱们就把账算个一清二楚,别让她觉得咱家亏了她的宝贝孙女。”荷花说罢就跑回屋开箱子拿了账本,扭头就往外跑。

方氏追出去道:“你这丫头,怎么说是风就是雨的……”见荷花已经跑远了,回屋去推祝永鑫道,“你还不赶紧去把荷花追回来,爷还病着呢!”

祝永鑫借着灶底坑的火点了烟,吧嗒了两口吐出个烟圈儿才道:“荷花是个心里有数的,你就少操心了,赶紧做饭吧!”

荷花抄了不太好走的小路,又是一路跑着过去的,倒是比先走的博荣和芍药快了不少,她进屋后倒是没急着发作,过去跟老爷子说了会儿话,等到博荣和芍药到了,这才起身儿拍拍大毛和二毛,扭头对老祝头道:“爷,你上西屋来,我问你点儿事行不?”

她说罢又到灶间招呼了祝老四、杨氏和林氏,一起到了西屋之后她关上门才说:“爷、奶,正好现在四叔和四婶儿,还有芍药姐都在,我有点儿事想跟你们说个清楚,我是个小辈儿,现在岁数也不大,若是说得到不到的,你们是骂我还是罚我都行,但若是我说的有理,我也希望你们能凭心说句……”

荷花的话还没说完,杨氏就起身儿道:“行了,你也用不着说什么,是你娘回去以后抱怨了是吧?她自己咋不来说?这事儿我跟你一个孩子没啥好说的,刚才我是在气头上,所以话说得也不好听了些,可不管是什么话我都已经说了,我是她婆婆,难不成还让我去给她赔礼道歉不成?”

荷花从怀里掏出账本放在炕桌上,等杨氏把话说完之后,这才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地说:“奶,我娘回去啥也没跟我抱怨,不信你可以问我大哥和芍药姐,我娘啥都没说不代表我们看不出来有啥,我不是来给我娘找啥场子的,也不是过来埋怨你的,只不过觉得奶既然要让芍药姐搬回来住,那有些事儿咱就趁着大家都在当面儿说清楚,一来省得你再为这事儿生气,二来也省得以后说不清道不明的,那有啥黑锅就得自己背着了。”

杨氏听了荷花最后的话又要发作,被老祝头伸手拦住道:“你先听孩子把话说完!”

“爷,奶,你们可能还不知道,但是芍药姐在我家住了这几年,她应该知道,如今我家管账的不是我娘而是我。”荷花摊开账本,“我先说明我不是来找你们要钱或者是表功,账本上的东西都是我一笔一笔记上去的,至于是真是假,芍药姐心里也最清楚,若是有一笔是弄虚作假的,那用不着奶罚我,我自己扇我自己行不?”

老祝头从没见过荷花这样,不由得皱眉问:“这到底是咋回事,你们一个两个就是成心不想过年了是吧?自己不想过也不想让我过好?”

***=======》《=====***章推的分割线***=====》《=======***

《农门娇》——地里能出金,农门里也能飞出骄凤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欢田喜地请大家收藏:()欢田喜地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欢田喜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无名指的束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名指的束缚并收藏欢田喜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