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亦宸在西山天一大师处已经住了好几天。可即便是这样,他的心还是静不下来,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一般。当他看着风行海亲手奉上的圣上口谕,他近日来越发消瘦的面庞更多了一丝悲凉的神色。

“太子殿下,皇上让您赶紧回宫呢!”

楚亦宸淡淡的笑着,可笑容里却满是自嘲的意味:“穆晟夜竟然为了她什么都不要了?”

娄烨和风行海一对难兄难弟互相对视一眼,谁也没敢说话。

楚亦宸的目光看向佛龛中冲着他大笑的弥勒佛祖,而这弥勒殿此时所有的字迹都显得这样的醒目刺眼。

世上尽多难耐事,自作自受,何妨大肚包容。

“自作自受?”楚亦宸看到这几个字,脸上的笑容更加苦涩了。

开口便笑笑世上可笑之人。

“可笑之人?”

笑古笑今,笑东笑西,笑南笑北,笑来笑去,笑自己原来无知无识

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观上观下,观他人总会有高有低

“无知无识?总有高低?”

楚亦宸想着穆晟夜为苏茉儿做的一切,心底格外的难受。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你才选择他吗?就是因为他为你放弃了所有的女人,为了你放弃了在别人眼中梦寐渴求的高官厚禄?

今时今日,从来目光中傲然无一物的楚亦宸第一次感受到了无力的挫败感。

风行海看着主子落寞得让人心疼的样子,心想这个苏侧妃你怎么就这么能折腾人呢?我家太子殿下才是情场中的高手高手高高手,玩鹰的人从来没有被鹰啄到的时候,可却折在了你这个菜鸟的手里?

“太子殿下,万岁说,这次北冥的使者已经在路上了。安陵鹏在这个时候还敢派使臣来,不知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而早先北冥在我天朝预留的细作肯定也会有所行动,万岁莫非是要您在北冥使者入宫前,将之前的细作先揪出来?”

楚亦宸收回思绪,看着手里的圣谕,嗤笑道:“想跟隐藏在天朝内的细作接头?我倒要看看安陵鹏派的是什么人来?”

天气越来越热了,苏茉儿坐在凉茶铺里喝着凉茶,还是热得嗓子冒烟儿。只见远处的官道上由远及近的弛来一座马车,转眼间便已经停在了凉茶铺的近前。只见从马车的前面先是跳下来两个侍从,然后车门缓缓的打开,紧接着便是一个玄色衣袍的男子从马车上下来。

就是因为这件衣服的颜色,苏茉儿不自觉的多看了这个男人几眼。遥记得她第一次见到穆晟夜的时候,他身上便是穿得这个颜色的衣裳。那时,她第一眼看到他,他玄色的衣袍随风摆动着,又让他好似从鬼狱中步出的魔尊。脸上流露出的表情不是后来的温暖,而是孤绝的神色。让她面前仿佛看到了悬崖峭壁上的一株红莲,冷傲如霜,妖艳盛开。

后来穆晟夜才告诉她,那时他的身上有伤,白色的衣服沾染上血迹看着格外的触目惊心,可是玄色的衣袍即便流多少血,别人也看不见。这样想着,苏茉儿竟不由的心里划出了心疼的感觉。

可是眼前的这个男子,身形比穆晟夜还要高大些,却看起来更加壮硕,走在这小小的茶棚间,显得格外扎眼。他人未语,嘴角便先勾起了笑容,那笑容异常魅惑,辗转间便能在天地间种下桃花朵朵。这是她继楚亦宸和穆晟夜之外见到第三个长得如此能祸害姑娘的男子。

哎,又是妖孽一枚。

苏茉儿收回了目光,继续喝着自己杯中的凉茶,可却不想那妖孽竟然一直走到了苏茉儿的近前,指着她对面的座位道:“这位小哥,这里可有人?”

苏茉儿并未易容却也是男子打扮,她近来的个子长高了不少,所以一般人应该不会怀疑她的身份。更何况她已经知道楚亦宸不会捉他回去,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没人!”

茶铺里人没有全满,却也还有不少的人。随有空位,可有人选择坐在她的对面,却也不显突兀。

男子谢过,又冲着她颠倒众生的笑了一下。

苏茉儿面无表情的继续喝茶,现在的公孔雀连在男人面前也不放过展露魅力的机会了。可她也隐隐的发现了,这个男人对身旁的侍从言谈举止,每个细节都充满了上位者的霸气和从容。

这个男人的身份。

这样想着,苏茉儿不禁皱起了眉头,心底的疑团正在悄悄的扩散。

“这位爷,您喝点什么,我们小店除了凉茶还有红枣茶、酸梅汤您要不要尝尝?”

一旁的侍从道:“先给我加爷拿一大壶酸梅汤来。然后再来一壶滚水。”

不多时小二哥将早已经晾凉了的酸梅汤端上来,又将滚水放在一边道:“我说几位爷,这大热天的喝酸梅汤正对时候,可要这一大壶的开水来做什么啊?您几个还嫌这天不够热啊?”

苏茉儿嫌弃的往另一个方向挪了挪椅子,离那壶冒着热气的滚水远一点。小二哥说的没错,这大热天的要开水,这帮人不是从外星来的吧?

侍从也不搭理小二哥,而是从包裹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瓷瓶来,轻轻的揭开盖子,好像宝贝一样,把里面的粉末用更小心的姿势倒在了瓷碗中。然后端起开水壶,向瓷碗中倒了滚水。顷刻间,在茶棚中弥漫起了一股异样的浓香之气来。

其他的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香气,可苏茉儿却是狗鼻子一样马上闻出来了,这是二十一世纪的咖啡,这个时代被她研制出来,具有专利权的久香茶。

苏茉儿心底无比的兴奋。看着自己的‘发明创造’被人如此的喜爱着,心中充满了自豪感。

这时,只听男人笑道:“这位小哥。方才用滚水冲的便是在北冥境内卖到一壶一金的久香茶。你要不要尝尝?”

苏茉儿差点咬了舌头,“一壶一金?”北冥貌美的太后娘娘也太会做生意了吧?一壶一金,这不是明抢吗?不过这种强盗行为,她怎么就那么喜欢呢?若是这么说,她苏茉儿现在在北冥不知不觉已经是大财主了?

喜欢嫡女侧妃很倾城请大家收藏:()嫡女侧妃很倾城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嫡女侧妃很倾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蕖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蕖华并收藏嫡女侧妃很倾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