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秦屹洲,你现在手头的资源应该不多,如果我签了,还够给晚晚吗?”

  秦屹洲怒道:“你这是不相信你爸爸的实力。”

  宋唯溪:“你确定你有实力?”

  秦屹洲一咬牙,恶狠狠地说:“我去找我爸。”

  宋唯溪:......

  “现在华国两大公司分别是嘉世和华艺,晚晚,你想签约哪家公司?”

  秦屹洲回忆了一下,便道:“这样,江晚你签约华艺怎么样?我记得唯溪你女神不是叶清吗,我帮你们牵个线。”

  宋唯溪一拍脑门:“那就嘉世吧。”

  秦屹洲:“......宋唯溪你不杠我会死吗?”他说让江晚签华艺,宋唯溪却让她签嘉世?

  宋唯溪解释道:“晚晚的男神是黎渊。”

  “所以?”

  江晚微微一笑:“所以,或许秦二少你懂得什么是毒唯吗?”

  身为黎神的粉丝,江晚心中的黎神清清白白,国际巨星,才没有倒追叶清!

  江晚虽然本人喜欢唱歌,但喜欢的明星却是演员黎渊,也因此,不喜欢黎渊和早已退出娱乐圈的叶清扯到关系。

  所以她是不可能去叶家的华艺娱乐的。

  秦屹洲只好说道:“那我回去看看吧。”

  秦屹洲回秦家,想让秦信然再给星汉传媒拨点款,这时候,他签约了宋唯溪的消息被傅淮琛知道。

  傅淮琛仿佛不经意间问道:“你之前说秦先生让你照顾的小妹妹,就是你现在要签约的女生?”

  “对,对,我签宋唯溪是肯定的,我正要回去跟我爸说一下,把那个江晚也签了......”秦屹洲一本正经的说道,“否则宋唯溪肯定觉得我偏心我不爱她了。”

  傅淮琛眯起眼眸,眼底掠过一丝幽幽冷芒:“她叫宋唯溪?”

  秦屹洲立即凑上前问:“傅淮琛,你认识宋唯溪?”

  傅淮琛面无表情的摇头:“你觉得呢。”

  记忆里,在西雅图和那个女孩在一起被魏舟抢了钱包的女生,不就叫宋唯溪吗。

  秦屹洲觉得他不可能认识,这两个人完全不会有任何交际嘛,而且宋唯溪认识什么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是我认识江晚。”傅淮琛顿了顿,淡淡的说。

  秦屹洲:“啥?”

  十七岁的傅淮琛抬眸,漆黑的凤眸中压抑着阴沉戾气,不容置疑:“我认识江晚,所以这个人,我要了。”

  那一刻,秦屹洲知道了什么叫做无声的装X最为致命。

  他以为傅淮琛有多厉害,不久后,才得知傅淮琛去了一趟傅氏旗下嘉世娱乐,找嘉世的执行CEO项正青提点了一句,让江晚签了嘉世做练习生。

  然后呢?

  没了。

  他以为会发生的情节全都没有发生,傅淮琛和江晚也没有产生任何交际。

  从那以后,每次傅淮琛不屑的嘲讽秦屹洲暗恋宋唯溪,却将她拱手让人的事情时候,秦屹洲被他一剑一剑戳中心肺疼得要命同时,都会拿出江晚来做反驳。

  “傅淮琛你说老子怂,那你呢,你怎么签约了江晚就不敢说话了?”

  “啧啧啧,当初也不知道是谁牛X轰轰的对我说:这个人,我要了,要了干嘛?签嘉世给你们傅家赚钱吗?我看江晚现在也没有赚多少钱嘛,还没我们家唯溪赚钱多。”他还挺骄傲。

  “傅淮琛你知道吗,江晚和你们公司那个叫陆珩之的小鲜肉在一起了,哎你怎么脸色这么差?难受你就去追啊,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傅淮琛你知道吗,江晚和陆珩之分手了,我的天啊,宋唯溪最近每天在我耳边骂一百万次陆珩之,我都快吐了,哎你笑什么笑?”

  傅淮琛淡淡的看着秦屹洲说完,然后冷着脸面无表情回他一句话:“宋唯溪喜欢你哥秦铮。”

  秦屹洲:......

  扎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秦铮变的越来越忙,他被秦信然当做继承人来培养,两年前大学毕业后就接管了秦家分公司,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现在已经是业内被人称赞的新贵。

  秦屹洲知道秦信然以后肯定会把家业交给秦铮的,但他没有一点难过。

  从小到大,如果没有秦铮一直保护着他,他不可能安稳的当个逍遥自在的秦二少,在自己被妈妈抛弃在秦家的童年,是秦铮把他当成最好的弟弟照顾。

  秦屹洲看的很通透,所以哪怕再多人在他身边挑拨离间,撺掇他和秦铮去争去抢,他也从未想过像是帝都其他家族一样不顾亲情,心里只有利益。

  ——毕竟秦信然身强力壮还年轻不是吗,争抢家业这种电视剧桥段不可能发生在秦家。

  秦屹洲守着自己的星汉传媒,在娱乐圈做一个年轻帅气人气高的霸道总裁,每天过的很快乐。

  只是,他看着宋唯溪在自己的力捧下,越来越火,她的演技越来越好,她被越来越多的人赞赏,成为许多人心中的女神之后,他反而没有那么想象中的开心。

  她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为了能够承载宋唯溪的梦想,秦屹洲只能更努力,更认真的经营公司,让自己能一直一直,把宋唯溪护在自己羽翼之下。

  哪怕,她拿到自己获得的第一个奖项,最佳新人奖的时候,第一个打电话告诉的人,是秦铮。

  哪怕,她每一次心情好和自己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都会问一句:铮哥哥来吗?

  哪怕,她温柔如水的笑容,只对秦铮绽放。

  哪怕,她有一天喝醉了,笑着对他说:我好喜欢秦铮,眼里是他不曾见过的星星。

  秦屹洲只会说:“你获奖这么大的事儿,他肯定会来的,他要是不来哥哥就给你把他拉过来,咱们好好庆祝一下,哈哈。”

  “爱您哦秦屹洲。”

  她飞的越来越高,也距离他越来越远。

  宋唯溪,他好像真的追不上她了。

  那年宋唯溪过生日的时候,特意告诉秦屹洲:“拜托拜托,你一定要不动声色的告诉铮哥哥,我想要一整套叶清女神的专辑和签名。”

  秦屹洲冷笑:“重色轻友的废物。”

  宋唯溪:“说什么呢,我们不是好姐妹吗,我最近都没时间见他,不如我们谈谈你上次跟我说的傅先生,我觉得你们很配......”

  秦屹洲装作懒得理她的样子,一直带笑的桃花眼,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黯淡的没有一丝光亮。

  他平静的将宋唯溪想要的生日礼物转告给了秦铮。

  秦铮脸上带着一贯温和笑容,秦屹洲知道最近他很忙,还多了一个“笑面菩萨”的称号,据说是因为处理事务手段太过温和被秦信然骂了一顿。

  他的哥哥,永远那么包容,永远温和的能够经受一切负面情绪,永远能为他和宋唯溪遮风挡雨。

  即使是秦屹洲,也想不到秦铮有什么缺点。

  秦铮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扛,有秦铮在,他就能一直做逍遥快活的秦二少。

  这样的男人,当然值得宋唯溪喜欢。

  秦铮听到秦屹洲的话,点头道:“我知道了,唯溪生日是在三月二十七号对吧,我明天会去叶家一趟,拜访叶女士,专辑和签名会帮她带回来的。”

  秦屹洲颤了颤,控制不住的低吼:“那你,到底喜不喜欢——”

  秦铮没有听清楚,还是耐心的问:“屹洲,你说什么?”

  秦屹洲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他最终还是没有勇气问出那句话:

  “宋唯溪喜欢你,那你,到底喜不喜欢她。”

  他不必问,秦铮的行为早已告诉了他一切。

  他的哥哥,从没有对其他女孩子上过心,不管工作再忙,也会嘱咐宋唯溪添衣加食,会耐心的帮她挑选剧本,会为了她的生日礼物,去拜访叶清——秦铮是最不喜欢应酬和献媚的。

  公主最后一定会嫁给王子,而那个与她一同披荆斩棘的骑士......

  他也只是骑士罢了。

  在适当的时候,就应该笑着退场。

  秦屹洲没有想到,那是秦铮给宋唯溪过得最后一个生日。

  他也没有想到,一向身体强健的秦信然,人至中年,会被查出癌症,晚期。

  那天,当秦铮把叶清的签名专辑交到戴着生日蛋糕帽子的宋唯溪手上时候,接到了医生的电话。

  “生日快乐,唯溪,希望你永远年轻,新的一岁事业顺利,早日实现自己的梦想。。”

  秦铮笑着说完生日祝福,接通电话。

  秦屹洲看到一向沉稳的秦铮,手机从颤抖的手里落到地上,他转动脖子看向自己,甚至来不及向宋唯溪解释,声音颤抖。

  “屹洲......爸爸出事了。”

  那天,宋唯溪的生日是姜绾陪着她过完的,那是她二十一岁生日。

  宋唯溪拿着手里叶清的签名专辑,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晚晚,你看这是铮哥哥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就说他一定会送我最喜欢最称心如意的礼物......”

  江晚轻轻地抱住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什么事,等你的铮哥哥回来,你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前一天晚上,宋唯溪就偷偷告诉江晚:如果秦铮真的送了她最想要的生日礼物,她就向他表白。

  所以江晚现在无比心疼宋唯溪,她只能轻轻安慰着她,然后和她一起祈祷,秦家不要出什么事情。

  然而,后来宋唯溪再也没有见到秦铮。

  一个星期后,秦屹洲才第一次联系宋唯溪,告诉了她秦信然的状况,她去往重症监护室探望秦信然的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出病床上那个病入膏肓,形销骨立的男人,就是曾经风流帅气的秦叔叔。

  宋唯溪想去安慰秦铮,只看到他坐在书案边处理文件的清疏剪影。

  那个优雅如画的男子,那个她心中从来都温柔从容的铮哥哥,此时支撑着偌大的秦家,用尽了全身力气,满身都散发着压抑沉寂的气息,她知道自己上前便是打扰。

  秦屹洲和宋唯溪帮不上忙,只能离开。

  两个月后,秦信然去世了。

  身为长子的秦铮,成为秦家之主,镇定从容的处理完葬礼一切事物,却在结束之后,哭的泣不成声。

  不管世人怎么说秦信然风流倜傥,说他气死了他的母亲也好,说他要娶情人进门也好,秦铮从来没有怨过秦信然,他一直是他心中的顶梁柱。

  长兄如父,秦信然去世之前告诉他,一定要保护好弟弟。

  他一个人,在属于秦氏总裁的办公室里,将所有脆弱的眼泪混着痛苦咽下,因为从此以后,秦家只有他们两个人了,他现在,是真正的一家之主,要撑起这个家,更要保护好秦屹洲。

  “总裁,上官先生送来了一封信。”

  门外,传来秘书的声音,秦铮浑身一震,青年刚聚集起来的坚强便溃不成军。

  秦信然的好兄弟上官南,那个他平时也会尊敬的叫一声南叔的男人,在秦信然死后第二天,就毫不犹豫的露出自己锋利獠牙。

  事实上,上官南在秦信然奄奄一息的时候,就已经在秦铮面前显露出自己的目的了。

  他的目的,不是秦家,而是秦屹洲。

  二十一岁的秦屹洲俊美不似凡尘,简直像是一笑倾城的妖孽,没有人不会为他的容貌所倾倒,不论男女。

  一想到这里,秦铮的牙齿都打起战来。

  秦铮僵硬的打开上官南送来的信。

  【秦先生,在下对令弟屹洲倾慕已久,不知明日是否能与屹洲在家中一聚?上官南XX年6月12日】

  龙飞凤舞的字体,透着上官南强大的自信和狂妄。

  他料定了秦家现在已经被他攥在手心,不过是一头待宰的羔羊,根本无力做任何反抗,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他也料定了自己会为了保全秦家,放弃秦屹洲。

  可是,这怎么可能。

  那是他要保护的弟弟,是他唯一的弟弟。

  寂静的房间里,只剩下秦铮咬着牙,独自压抑的喘息。

  他摘掉眼镜,把自己的头埋进手臂里,许久,颤抖着端起水杯,然而冰冷的杯壁还没碰到嘴唇,就因为他的手抖的太厉害,水撒了一大片到信纸上。

  秦铮咬烂了自己的嘴唇,生生将玻璃水杯握碎。

  温热鲜红的血液,一滴,一滴,从指缝滑落。

  他的一颗心,跌入谷底。

  斑驳的水迹和玻璃,折射出他一双清冷却妖异的桃花眼。

  许久,秦铮拨通上官南的电话。

  “秦先生怎么亲自给我打了电话,是屹洲有事吗?”电话里,传来上官南豪迈爽朗的笑声,在秦铮耳朵里却堪比恶魔。

  “南叔也算是看着我和屹洲长大的。”

  “是啊。”

  “南叔难道不觉得......我和秦屹洲长的其实,很像吗?”

  一样的桃花眼,一样俊美的面容,秦铮看着玻璃碎片里反射着自己的脸,平静的说。

  上官南愣住,听懂了他的意思,呼吸骤然加粗:“你,你要替代秦屹洲......也不是不可以。”

  次日,秦铮亲自给上官南打开房门。

  那天的事情,秦铮记得清清楚楚,可是他忽然之间不会痛了,也不会感到悲伤难过,那些属于人的情绪都承载在另一个人身上,而那个人被他埋在内心深处,他,从此以后,只是秦家家主秦铮。

  温柔的秦铮,矜贵的秦铮,优雅温润的秦铮,深爱宋唯溪的秦铮,承载着肮脏而黑暗的记忆,永远被埋葬在心里。

  他再也没有资格喜欢宋唯溪,也再也不会喜欢宋唯溪了。

  因为喜欢宋唯溪的秦铮,已经死了。

  一个月后,宋唯溪在自己的毕业典礼上当众表白秦铮,被他毫不犹豫的拒绝。

  五年后,上官南因各种犯罪被执行枪决,上官家被秦家吞并。

  七年后,上官家最后一个流落在外的私生子,被抓捕入狱。

  十几年匆匆而过,那些少年时被时光掩埋的秘密,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

  宋唯溪和秦屹洲结婚的前一天晚上,秦铮在梦中惊醒,皱着眉,看向床头放置的近视眼镜,感觉自己的心空了一块。

  他忽然意识到......

  少年秦铮的人格,永远离开了他,哪怕那个人格才是这具身体本身的主导者。

  也只有秦铮才知道一个秘密。

  ——即使他没有了爱人的能力,即使他失去了感知的情绪,他仍旧在此后的岁月里,再一次爱上了宋唯溪。

  现在,这个秘密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

  但是,他从来没有后悔过。

  辜负了你十年的深情,宋唯溪,对不起。

  还有。

  我爱你。

  (全文完)

  ------题外话------

  至此,番外篇结束了。

  少年时这个番外,其实最早之前我是想给秦铮的番外,但是写秦铮就要写到唯溪和秦屹洲,当然还有江晚,最后成为他们每个人少年时的记忆。

  过去那十几年,哭过笑过,也爱过,奋斗过,有友谊,有爱情,有亲情,宋唯溪喜欢了秦铮十年,在第十一年发现了一直在她身边的秦屹洲,秦屹洲陪伴在她身边无数岁月,直到最后两人终成眷属,傅淮琛不想打扰江晚的人生,还好他还有绾绾,铮哥做的一切,不必为外人道,因为,他不后悔。

  天后写了快一年时间,有惊喜也有遗憾,文字拙劣,写不出他们真情实感的千分之一,感谢大家一路支持陪伴,有没有小可爱送茶一篇长评呀?

  新文还在准备中,题材是社会主义兄弟情升级版,大家懂的,电竞题材,剧情正在构思中,有兴趣的小朋友可以加群和茶一起打王者,过一段时间会发的,希望大家支持一下。

  照例,感谢:愚人EALINE 送了1张月票

  TSJ绡蹂送了2张月票

  annefan 送了1张月票

  愚人EALINE 送了1张月票

  不吃鱼猫儿送了2张月票

  愚人EALINE 送了1张月票

  愚人EALINE 送了1张月票

  151*****786 送了1张月票

  Enid尹娇送了1张评价票

  最后,大家不说再见,江湖再见~

  爱你们的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百度搜索“全本言情小说 ”看小说,还是这里好

章节目录

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新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新茶并收藏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