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七十九章福喜双全

我是姜喜,爹娘和天子哥哥都叫我阿喜,今年十岁。

爹娘在咱们南瑞国大大地有名,坊间流行的戏本子里有好几出都讲的是他们的故事,雀姨姨领着我看过几遍,每回都看得又哭又笑,样子可丑了。我偷偷在心里笑她,若是她知道那些戏本大多是娘无所事事时的杰作,又该是什么表情?

娘说过,戏本子里说的事,大部分都信不得。我想也是,戏本子里说前帝后即我家爹爹是一名温厚宽容的谦谦君子,我非常不认同。爹爹他平日总是笑眯眯没错,但每回夜里我要求跟娘一道睡觉时,他的眼神就跟腊月里的寒风似的直往我身上招呼,压根也没因为我是他唯一的小囡而留些情面。妙音舅娘说爹这么做是为了给我添个小弟弟或是小妹妹,但他和娘努力那么久也没成果,还不肯让我参与帮帮忙,实在令人费解。

爹爹做的坏事还远远不止这些。为了不让我缠着娘亲,他逼我从五岁起就开始到国子监上学,六岁起开始习武,说是将来可以保护娘亲和未来的夫君。

好吧,保护娘亲我可以理解,为什么我还要保护夫君?!那么没用的夫君,我才不要。

皇舅公说得没错,爹爹是坏蛋。_

虽然爹爹恶行滔天罪大莫及,但我一直都觉得爹爹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其次是天子哥哥和老实舅舅。因为爹爹会给我和娘做糖饼,天子哥哥会带我放纸鸢,老实舅舅常抱我逛街,给我买一大堆小玩意儿。

天子哥哥小名叫阿福,娘亲常说,我和天子哥哥的名字连起来便福喜双全。说到天子哥哥的时候,她总是带着笑,笑里又带了些说不出的灰,像是勾起了什么回忆。

天子哥哥的娘子妙妙姐姐是老实舅舅的女儿,算辈分他们倆排的上表兄妹。但天子哥哥不是我娘的亲生儿子,其实是我娘的表侄子;而我娘也不是老实舅舅的亲妹妹……我家的人物关系极其复杂,每回想到这儿,我总是头疼,也难怪爹总是遗憾地摸着我的脑袋,说我完全继承了娘亲的思考方式,想不得复杂的事情。

我挺难过,天子哥哥安慰我说这不是笨,是大智若愚。虽然依然有些怪怪的,但总比笨好听了不少。

天子哥哥很疼我,却跟爹娘挺疏远。他每月出宫来看爹娘时,总是站得远远地,规规矩矩行礼,不像我那样抱着爹的胳膊扑进娘怀里撒娇。雀姨姨说天子哥哥长大了,又做了一国之君,自然不能像小时候那样随心所欲地粘着爹娘,我却觉得不是。天子哥哥看我和妙妙姐姐的时候眼神很温暖,看娘亲和爹爹的时候却不太一样,我可都看得明白得很。

后来,我跟娘亲进宫去看天子哥哥和妙妙姐姐的宝宝小坠子,听见天子哥哥和妙妙姐姐在里头说话。妙妙姐姐向来是轻言细语,温温柔柔的样子,这一回却像是挺生气,声调比平常高了许多。

我听见她激动地说:“姜华年,我真看错了你!”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妙妙姐姐直呼天子哥哥的名字。娘亲停了脚步,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我拉了拉娘亲的袖子问:“娘,哥哥和妙妙姐姐是不是在吵架?”

娘亲弯下腰,朝我莞尔一笑。“阿喜乖乖,我们先回去好不好?看来你哥哥姐姐他们正忙,还是别打扰的好。”

我似懂非懂,疑惑地问:“是您和爹爹夜里的那种忙么?”

每回我夜里发了噩梦想去找娘亲的时候,奶娘也说他们在忙。大人真累,夜里要忙,白天也要忙。

娘的表情变得很怪异,脸腾地一下变得通红。“当-当然不是。”

天子哥哥的声音忽然传来,低了许多,我很勉强才听见他在说:“妙妙,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还有什么好说的?难怪我总觉得你对姑姑和姑父的态度有些怪,原来你到现在还在查当年饶城地震的事,还对他们心存芥蒂?既然你把他们当仇人,又何必要娶我?”

“妙妙,这跟我和你之间的感情无关。我只是不明白,当初我的亲娘和他们同时陷在岩缝里,为何他们活着出来了,我娘却没有?”

“你怀疑姑姑他们害了你娘亲?”妙妙姐姐的语速越来越快,娘亲搭在我肩上的手也随之越来越紧,攥得我发疼。“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姑姑把你和父亲大人从饶城接到奉朱,你们恐怕现在还在饶城那个贫瘠之地;如果不是姑姑将你过继为子,又让位给你,你怎么能得来皇位?忘恩负义之事,绝非君子所为!”

“别说了。”天子哥哥叹了口气。“我也很矛盾。我知道母皇待我好,但一日不弄清当初的真相,我便一日打不开心中这个结。我记得娘她明明待在饶城安置灾民,怎么会突然跑出城去了流霞山?其中的怪异之处太多,父亲大人也从来未对我言明真相,不能不令我疑心。”

“姑姑和姑父是什么样的人,难道这么多年,你还看不清楚?”

“我知道,母皇她不是那样的人。”天子哥哥顿了顿。“可是父后——他可不是普通人。当初姑姑即位前后,朝堂里风云变幻,他在其中的作用不小。连皇祖父也说了,安爹爹的手段非一般人能及,心机之深沉亦难以揣测捉摸,若为敌人,实在是个强劲的祸害。”

我生气,十分生气,气得举起拳头就要往里头冲。虽然我听不太懂他们究竟在说什么,但最后这一句我却懂了。他是说爹爹是坏人。

爹爹坏不坏,只能由我和娘亲来说,其他人,哪怕是天子哥哥也不行!

娘亲一把拦住我,好言哄我说:“阿喜,我们先回去。”

我不肯,娘却把我抱了起来往外走。我满心委屈和愤怒,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娘一抖,立刻来捂我的嘴。我挣开娘亲跳下地正要往回跑,却看到一片蓝色衣角,接着我便被人抱了起来。

我止住了眼泪,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姨父。”

来人岑姨父,是天子哥哥的亲生父亲。

娘也跟我一眼呆在原地,天子哥哥和妙妙姐姐听到动静,已经匆匆走来,两个人看上去挺惊讶。

岑姨父掏出一方手帕,替我擦了擦泪,接着眼睛转向娘亲。

“遥妹妹。”他的神情挺平静,带了些歉意。“当初你为了不让华年恨他的娘亲,不让我告诉他真相,如今他却反过来猜忌你。只怪柏清教子无方,才让你蒙受委屈。”

天子哥哥的脸色很不好看。我恨恨地瞪他,谁让他说我爹娘坏话了?

“柏清。”娘亲终于开了口。“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罢,不用再提。华年,”她转向天子哥哥。“我最后说一次。你娘不是我和你安爹爹所害,你如果还不信,尽可以去查,我们问心无愧。”

天子哥哥低下头,握紧了拳头。妙妙姐姐连忙上前道:“姑姑,华年他也是一时糊涂,你别怪他好不好?”

娘亲摇摇头。“我不怪。”

“不必再查了。”岑姨父朗声道:“你不是想知道真相?为父今天就告诉你当年的真相。”

“柏清!”娘连忙出声,似乎想阻止他说下去。

“华年他已经长大成家,是可以知道真相的时候了。”岑姨父摇了摇头。“我们不必再隐瞒下去。”

“父亲大人。”天子哥哥忽然抬头。“请告诉我真相。”

岑姨父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脸色微微发灰。“你娘之所以出饶城,是为了去追她的心上人。她和那个男人一起掉下了山缝,最后被余震撼动的巨石压死。而遥妹妹和安妹夫,他们为了救你娘亲,也同样被余震波及掉了下去,差些送了命。”

天子哥哥睁大了眼,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妙妙姐姐同样也很惊讶。

“这就是你想知道的真相。”岑姨父叹息了一声。“我们之所以瞒着你,是因为你当初年纪尚幼,还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如今你该明白了罢。”

天子哥哥面色灰败,像受了很大的打击。妙妙姐姐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众人沉默了一会儿,神情各有不同,却都挺黯淡。岑姨父把我放了下来,我左右看了看,走到娘亲身边,拉了拉娘亲的手。“娘,咱们回家。”

从这一天开始,天子哥哥再也不是我心中的好男人了。他惹我生气,后果很严重。在他不给娘亲和爹爹赔礼道歉之前,阿喜绝对不理他。

谁知道过了没几天,天子哥哥和妙妙姐姐一同来了我家。

天子哥哥穿得很单薄,刚一进门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庭院里,怎么也不肯起来。妙妙姐姐也陪他一起跪了下来。

爹和娘对视一眼,挺惊讶,随即又变成了然。

“母皇,父后,请你们原谅孩儿。”天子哥哥狠狠地磕了一个头,妙妙姐姐跟着也磕了一个头。

“这是做什么?”娘赶紧要过去,却被爹不动声色地拦了下来。娘嗔怪地看了爹一眼,爹微微一笑,依然不说话。

一直到天子哥哥磕满了三个头,爹才放娘过去,把两人扶了起来。

“知道错了就好。”虽然已经年过四旬,爹爹的眼神却依然挺犀利。“你伤了你母皇的心,区区三个响头又算得了什么?你是皇帝,难道连自己的判断也没有么?”

“父后教训得是。”天子哥哥满脸愧意。“孩儿不该对父后母皇生疑心,不该不相信自己的判断。”

“好了。”爹爹摆了摆手。“你母皇心软,若非如此,我定要你磕满三十个响头才算数。”

“好了,锦哥哥。”娘扯了扯爹爹的袖子。“华年,妙妙,进来说话。”

虽然爹和娘原谅了天子哥哥,但我可没打算那么容易原谅他。后来天子哥哥出使西凉杞国,让我也跟了去,还对我努力讨好了许久,我才勉强原谅了他一点点,但他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却毫不留情地被我在杞国西凉认识的小糖心和颜哥哥挤了下去。

小糖心比我小两岁,长得像我最爱吃的棉糖,白白嫩嫩,可爱得不得了。我最爱捏他胖嘟嘟的脸蛋,每回都捏得他脸颊发红,他却只是瘪瘪嘴,委屈地看我。没办法,谁叫他娘亲喜欢我呢,临走时还让我带了好些礼物回家,说要让我转送给我娘和小姨。颜哥哥比我大了好几岁,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他笑起来的时候,我心里也像洒进了太阳,暖洋洋的。

爹爹知道我对他们的评价之后,看上去很不高兴,嘟嘟囔囔地唠叨了许久,说颜家那小子有什么好,居然得了我这么高的印象分。

我没空顾及爹爹的情绪,因为我也很烦恼。小糖心和颜哥哥都说以后要娶我做媳妇,小糖心很可爱,颜哥哥很好看。该选谁呢?

苦恼,真是苦恼。

天子哥哥笑眯眯道:“我们的乖阿喜是南瑞的长公主,怎么能嫁给他们?让他们都入赘到南瑞还差不多。”

我茅塞顿开。

果然是福喜双全,夫婿双至。

喜欢夫君谋请大家收藏:()夫君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夫君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听风诉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听风诉晴并收藏夫君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