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清宫前,南宫御飘然的身影已经站了近半个时辰,方才听得不远处传来通报声:“皇后娘娘驾到——”

夕颜匆匆而来,姿容却不见丝毫凌乱,一见到南宫御便挥退了身后跟着的众人,走上前来,笑道:“我来迟了,良瑛不肯午睡,一直缠着我,师兄,你久等了吧?”

南宫御想起那古灵精怪的良瑛,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没关系。”

夕颜一见他的笑便觉得不妙,再一细看,他的眸色果然透着丝丝凉薄,忍不住吸了一口气,拧眉咬唇看着他。

南宫御却真正展颜笑了起来:“做什么这幅模样?”

夕颜指了指他,如实道:“你很不对劲。”

南宫御仍旧笑着,心中却暗暗叹了口气——两人自小一处长大,果然还是瞒不过她。于是,索性便开门见山的直言:“颜颜,我想出去走走。”

夕颜脸色迅速变了,心头顿时如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各种滋味不可名状,然而一团乱的心思冲上来,还是让她忍不住红了眼眶:“去哪里?”

“嗳!”南宫御一见她的模样便再次笑了起来,“三个孩子的母亲了,还这样动不动就哭?这天下就这么大,就算我去到天涯海角,想你的时候还是能回来看你,不是吗?”

夕颜忍不住抽噎了一声,沮丧的低着头,不说话。

其实这几年来,她清楚的知道南宫御过得并不开心,也很想开口对他说,他可以离去,像从前一般做一个自由自在的逍遥公子,可是唯一怕的就是他以为她不再需要他,因此才让他走。所以,这句话这么多年来,便唯有埋在心底,从不敢对他提及。却不想今日他竟自己提出要走,夕颜却拿不准自己该喜还是该忧了。

“别哭啊,颜颜。”南宫御调笑道,“要是被不离看见,回头又该找我闹,说我欺负她娘亲了。”

夕颜又顿了半晌,方才道:“那你跟皇……说了吗?”

皇甫清宇的名字被她含糊的带了过去,南宫御一听便失笑,知道她还在为着之前的那件事犯别扭,却也不提,只道:“对我来说,跟他说是不说并不重要,不是吗?”

当初,不过是为着她那一句“不准丢下我一个人”,他方才留在京中这么些年,虽然一直不快乐,能这样守在她身边,也算是一种慰藉。只是如今,眼见着月牙儿离去,他忽然莫名觉得累了,方才小心翼翼的提出,只怕她伤心,以为自己是弃她而去。

许久之后,夕颜才终于又道:“我有条件。每年过年,你都要回来一次。”

南宫御缓缓笑了起来:“好,我答应你。”

*********************************************************************************************************

皇甫清宇虽然一早就看出南宫御的去意,却是在今早方才接到奏章,登时心下便觉不好,如此一来,夕颜的别扭不知要犯到几时去了。

果然,傍晚时分他一踏进寝宫,夕颜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便又低了头做自己的事情。

“这是在做什么?”他走上前,盯着她手中的物什。

“为南宫御求的平安符。”夕颜哼哼着答了一句,低了头继续写先前未写完的字,末了才将笔放到一边,颇是得以的看着自己的满意之作。

皇甫清宇缓缓低下头来,轻笑一声:“好没良心,什么平安符,我还没有呢,凭什么单单给他?”

夕颜立刻瞪了他一眼,咬牙道:“这东西你若需要,还会少吗?人家指不定给你求了多少呢,你倒只管问她要去啊!”

皇甫清宇这无心却挑起了火头,自觉失言,看她冷着一张俏脸,心中忍不住苦笑。

任谁也不会想到,那宋如新肯嫁给十二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

很早以前的一次宫宴,宋如新不过十五岁的年纪,随父入宫,遥遥看了这位新帝一眼,惊鸿一瞥,却就此刻在心间,挥之不去。然而她亦是极聪颖之人,耳闻目睹后宫之中的情形,知自己此生是不会有希望蒙得圣宠,因此并未多抱希望,只是默默将心事隐去。

却不想横空出来一位十二王爷,情挫受伤,竟然跑来向她父亲求婚,一来二去,二人竟然成为知己,索性遂了旁人的意成婚,却是各自逍遥。他为了不让几位兄长担心,而她,不过是为了能有机会多见皇甫清宇几次。而成婚之后,她多半的时间都是陪在太皇太后身边,代替心中的那个人尽孝心,因此,时常都不在王府之中。她也与十二说好,此事唯有二人知晓,旁人一概不许透漏。而若然有朝一日,他寻回了自己的心上人,她倒是愿意他以七出之条休了她。

因此这件颇为荒唐的事,皇甫清宇根本是不知情的,却不想他帮着十二演那一场戏,逼月牙儿远走,探出她心底的秘密,却让夕颜一口咬定他必定是知道宋如新的心思,却不说,反而默许这样荒唐的事情发生!

自此便闹了别扭,即便是当着三个孩子的面,也不肯给他半分好脸色。

偏十二放低所有一切陪着月牙儿隐匿青山绿水之间,竟不能为他解释一句,皇甫清宇甚是无奈。

喜欢神秘王爷的爱妃请大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神秘王爷的爱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月新凉并收藏神秘王爷的爱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