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澈打电话,秦翱已经在医院等着了。

萧恒墨实在不想去,不过他心情极好,换了衣裳跟爷奶招呼一声,就去了医院帮秦翱针灸。

秦翱看他一身风华,满脸光彩,神清气爽的样子,鹰眸暗了暗。

于澈早就做好了准备,压下心里的苦涩,淡笑着看萧恒墨,等着他跟自己打招呼。

萧恒墨黑了下脸,不过还是叫了一声兄长。

于澈笑着应声,让他准备好回门礼。

萧恒墨给秦翱针灸完,直接回了家。

家里的桌子上摆了一架琴,是临溪。

姚爷爷和姚奶奶都有些奇怪,这琴不是还给贺蔺了,怎么又回来了?

萧恒墨问了贺蔺没有出现,就是一个快递小哥把临溪琴送了过来,这才哼了一声。

“小墨啊!这琴是还回去,还是留着啊?”姚奶奶看他脸色,就问他。

萧恒墨想了下,“留着吧!”这本来就是小乖乖的,如果贺蔺不再出现,把琴送来,他也睁一眼闭一眼了。

晚上一家四口坐在一块吃饭,真正融洽的一家了。

萧恒墨也没敢再碰姚若溪,克制着亲了亲她,就放过她了。

姚若溪连休息了两三天才好起来。

回门应是回娘家,因为爷奶和他们一起住,所以回门是回于家。

于二婶和于润于清还没有走,俩人都惦记着学武功,姚若溪和萧恒墨一来,瞅着空闲,就拉姚若溪进屋说话。

姚若溪就教给两人如何修炼,如何运气。

于清好奇,“那现今社会,是不是也有不少隐士高人?”见姚若溪点头,又问,“那怎么都找不见他们?以前的武功传承到现代,竟然都不见了。”

不仅不见了,像贺蔺练的武功,也好像没有掌握对方法似的,姚若溪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这修炼武功一事,也看个人缘法吧!”

于润点头,他们兄弟若没有缘法,也不可能认识姚若溪,认了她为于家女儿,成了他们的姐姐,教给他们武功。

两人学的很认真,萧恒墨却很窝火。

秦柔美更是满腔妒火被一纸新闻浇灭,又再次激起。姚若溪那个贱人,竟然是于澈的妹妹!竟然是于家认的女儿!她明明要嫁给萧恒墨,却还勾引把持着于澈!害的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于家嫁女,女婿是世界武术比赛冠军萧恒墨的新闻在医政两界都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如此一来,于家虽然没有找强劲的姻亲联姻,但一个姚若溪医术奇特,简直妙手回春。一个萧恒墨在国际上次次掀起浪潮,于家如虎添翼,更遭人眼红嫉妒。

于润把工作调了过来,于清也提前毕业了,于润工作还算轻松,工作之余就勤快练武。

于清如鱼入大海般,不是混在武馆里,就是狂练武功,要么就学编程代码。

姚若溪把她的内功心法也传给于澈。

外界把于家的变动看在眼里,猜测不出于家这是准备做什么。

过年的时候,于润和于清的外祖家不满于家对两个外孙的放纵,提醒女儿女婿不听,就暗语警示于老爷子和于老太太。

于二婶拉着母亲劝话,说于郅有安排,现在不好说,劝住了她。

儿子学武功的事儿她是知道,丈夫和她都支持,这是好事儿,别人求都求不到的。她没敢透露给娘家知道。

等家宴过后,别人都走了,只剩下自家人,兄弟三个小小的露了一手。

几个人看于润和于清接着楼梯飞上飞下,于澈隔空一掌,沙发直接退了两个位,都十分高兴。

于老爷子沉声发话,“虽然认小溪做义女有留她在医院的原因,但小溪那丫头是个好的,值得真心对待!以后她就是我们于家子孙,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了!”

于郇和于郅兄弟对视一眼,于太太和于二婶也都点头。老爷子说这话是要把姚若溪当亲孙女了,他们也是喜欢那丫头,自然当亲人一样了!

于老太太觉得这于家之前医治了万千病人积福才让他们和姚若溪成了亲人,让于澈兄弟好好对待姚若溪。

于澈不同嘱咐,他自然会好好爱护这个妹妹。

过了新年,姚爷爷和姚奶奶也在城里住习惯了,实在不想和小孙女分开,干脆回老家一趟,把家里打点好,从此和小孙女都住在一起。

萧恒墨像开启了新模式一样,结婚一年,还仿佛身上有太阳光芒一样,除了涉及他很厌恶的,变的好说了,笑容也多了。

让陈昊和武馆的一众学生说,就是有了教练夫人之后,教练开启了性福生活模式,腰不酸腿不疼,整个人都更加年轻,更加俊美绝伦了!如果有几天他脸色不好看,甭猜,肯定是教练夫人来例假了!

萧恒墨正想着拿到这次比赛的奖金,就带媳妇儿出去玩一段时间。她从进了医院上班,除了后来有星期天,都没有歇息过。

结果却发现媳妇儿每次都提前两天的月事,推后了两天还没来。他心念一动,一检查,果然有了,双活胎。

姚爷爷和姚奶奶很兴奋,于家的人也都很高兴,开始让姚若溪进补,减少病人,即便有病人,也不派那么多疑难病症,让姚若溪放松些。

于澈经过一年的修炼,内功也大有所长,现在他已经能灵活运用内功到医治上。姚若溪那边的病人,不太严重的,就转到他这边来,减轻姚若溪的工作量。

十月之后,双胞胎兄弟降生,两人除了一双凤眼,都像极了萧恒墨。

姚爷爷和姚奶奶抱着两个白胖胖的大外孙,每天都乐的不行,最怕的就是于家来人,要接两兄弟过去‘住几天’。

而所谓的‘住几天’不住十天半月绝对不让回来。谁让于澈一直不结婚,没对象,醉心武功和医术研究,于润虽然也二十好几,可也没准备早早结婚,于清刚刚二十出头,更别想了。家里两个活宝自然都争相抢着要抱抱。

两个儿子越长越大,萧恒墨越来越发愁,搞个什么允许不允许生二胎的,他把二胎准生证办下来了,就等着生个和小乖乖一样的小女儿,可是姚若溪却一直没再有孕。

难道他还不够努力?

晚上回家多来几次,早上的更好,反正明儿个媳妇儿不上班。

萧恒墨丢下武馆对打的正热闹的学生们,直接回了家。

陈昊嘴角狠狠抽了抽,噙着泪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他好不容易找到女朋友,这个家伙一点不体谅他,说撂挑子就撂挑子!这都太阳还出着,他又紧着跑回家了!三天两头这样,他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他很多钱啊!?

对萧恒墨来说,求女之路是必行滴!

他看见两个长得和他一样的儿子,成天没事儿和他抢媳妇儿,就讨厌!

【番外完】

喜欢田园小当家请大家收藏:()田园小当家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田园小当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蓝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牛并收藏田园小当家最新章节